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28章 怎么哭成这样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比不上任佳期的糗事那么夸张,但已经是米安为人的极限了。

    性格不同嘛,一些上学的男生,估计都比不上任佳期的豪放租小黄书。

    米安说完,大家笑一番,气氛是越来越欢快了。

    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还怎么流泪?

    任佳期是稳操胜券,谁都不会哭,将乐呵呵进行到底。

    眉尾一挑,任佳期问林满月:“你呢,应该也有颠覆形象的事情吧?我们都这么牺牲了,你也说说呗。”

    林满月还在笑,的确是牺牲啊,祁行之那么正经的一个人,连一次开庭之前犯痔疮都被拿出来,牺牲太大了。从米安身上起来,林满月坐好,咳了一声,“有的,那个时候我妈已经在给我弄出国读书的手续了,也不能让我天天都待在家里,学还是要上的。老师也知道我快出国了,对我上课不认真听讲或者逃课,往

    身上贴纹身贴纸,都不再管了。”

    任佳期打岔:“纹身贴纸?”

    她们的年龄差不多,林满月是小学没上完就出国了,那个年龄阶段往身上贴纹身贴纸,还是超出任佳期的成长范围。林满月点头,“被电影影响的,觉得纹身帅爆了,有纹身的才是老大。那天我就往身上贴了一大块纹身贴纸,就连脸上都有一个刀疤纹身。拖拖拉拉走到校门口,上课铃早就打了的,基本上没有其他同学了。正当我要进去时,看到对面那边围了人,好奇多看了几眼,才注意到人群外丢了一个书包,好巧不巧,那书包就是我的小胖子同桌的,应该是被欺负了。我大喊了一声陆迪,得到了回应,这才冲过去。

    那些人的手上有刀,在逼搜陆迪的身所要保护费,裤子都被那些人给扒了下来。”

    呃……任佳期跟米安对望,她们实在是无法想像,现在一身正气的陆迪,还遭遇过这样的事。林满月继续说:“还是受电影的影响,我问那些人:你们混哪条街的?在我爸的地盘上还敢抢劫?他们看我的样子,也不像是个好学生,就拿着刀问我爸是谁?我说我爸是龙哥,这地方的老大!那些人吓得

    连刀都快拿不住,全部跑掉了。裤子脱掉的陆迪,吸引了门卫的注意,抢劫的事情才被老师注意,那些抢劫的人报警被抓了。警察叔叔还来找了我,把我妈吓了一跳,才知道我在外吹嘘爸爸是黑道龙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任佳期很没有形象地大笑。

    果然是好朋友啊,曾经都那么豪放。

    她租小黄书,林满月装黑道家属,差不多啊。

    祁行之忍俊不禁,“伯母把你送出国,还是有先见之明的。”林满月给了祁行之一个你懂得的眼神,不需要大家来说,林满月从来都觉得赵文清女士把她的人生规划的很好。要是留在国内,家庭环境是那样,她绝对会长残的,更不会有今天的境遇。她有一个疼爱她

    的亲妈,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之一。

    任佳期手压着肚子,“哈哈哈哈,我是说为什么满月你看着弱弱的,陆迪却是很崇拜你。原来小的时候,你就是大姐大了啊!”

    “小孩子都不懂事,陆迪小的时候很胖的,好多人欺负他。我就帮他打回去骂回去,所以什么同学会,我都没被邀请过。那些同学,恨我恨得要死。”林满月语气中却是没有遗憾的。

    什么同学会,她真不稀罕。

    有一次被陆迪邀请过,也再也不想去第二次。

    她成长的轨迹,怀念更多的都是国外的生活,那些好友成为了名人,也没有断了联系。

    “其实,我也没有参加过什么同学会,我也一直找不到同学们不喜欢我的原因。”米安这话说出来,语气中就不免多了遗憾。

    任佳期手揽住米安的肩膀,很亲热地开导:“管那些人做什么,他们不喜欢你,是他们的损失。我们的长公主这么好,才不稀罕那些人呢。”

    米安笑了笑,现在是看开了,以前她是没法释怀的。

    林满月给了阿禾一个眼神,再随便一个借口把任佳期和米安叫到了阳台,还不忘把玻璃门给关上。

    祁行之一个人在客厅,女人间有些私密话要说,他总不能强行加入去听。

    阳台上不算凉快,坐三个人是可以的,林满月有话没话地跟她们聊起来,仿佛已经忘记了屋内的祁行之。

    只要不哭,这次的赌注就赢了,所以任佳期也没多去关注,聊天就聊天呗。

    任佳期不知道的是,室内的祁行之,快被呛死了!

    下厨的阿禾不知道在炒什么,那带着辣味的烟就直接往客厅飘来。

    先是一点点,最后是弥漫了。

    吸入喉咙刺入眼睛,受不了地咳嗽,眼睛一闭眼泪就流了出来。

    此时忘记了任佳期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要哭,只想去看看,阿禾到底在炒什么!

    烟雾弥漫之中,祁行之摸到厨房的门口,微微睁开眼皮,从眼缝中看到了厨房里的阿禾戴着头盔。

    祁行之:“……”

    阿禾是听到脚步声的,没有犹豫拿起了放在手边的手机和小风扇,对着祁行之吹起,再快速清晰拍下祁行之流泪的照片。

    祁行之:“……”

    这些女人的脑回路,简直了!

    照片上的祁行之样子有点丑,泪流满面却是很真切的。

    阿禾才关了火,再开了抽油烟机,厨房的烟快速地被抽走。

    戴着头盔的她,又拿着吸烟的设备,在客厅走了几遍,客厅不再那么烟雾弥漫地呛人了。

    呛人还是有的,烟雾差不多都没有了,阿禾再拿着无毒的清香喷雾,在客厅的各个角落喷洒。

    清香味代替了辣味,不细细去嗅,闻不到的。

    阿禾这才脱下头盔,拉开落地窗帘,去敲了玻璃门。

    林满月兴奋地看过来,见到阿禾点头,急忙就进屋。

    跟在林满月身后的任佳期,不疑有他一起进去,当她看到泪流满面的祁行之时,心情是日了狗了。怎么哭成这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