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27章 各自糗事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无聊嘛,也是闹着玩。

    任佳期跟祁行之到的时候,没有按门铃,而是打得电话。

    “开门吧,满月。”

    林满月就小跑着到门后,门打开了却没有让开的意思。

    “祁律师,来的时候佳期是不是告诉你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要哭了?”

    祁行之很正常地回答:“没有啊,什么不要哭啊?”

    装得真像!

    要是著名律师都是喜形于色的话,那么容易就被对方发现自己的情绪,那还打什么官司。

    林满月是不信的,往旁边站让他们两先进来。

    “好久不见啊祁律师。”米安笑着跟他打招呼,嗯,好朋友佳期就是点头颔首。

    祁行之也笑:“明明在同一座城市,不约的话还真见不到。一些不想见到的人,不约都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就是所谓的墨菲定律吗?”

    林满月端着水果过来,闻言怼:“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深奥啊,我是学渣听不懂。”

    米安跟随林满月的脚步,点头附和:“对对对,我也是学渣,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祁行之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们几个还真是……

    任佳期没说话,她在防着林满月。当然不是那种意义上的防备,是为了那个赌约,在防着林满月说感人的话题,她好跟随节奏岔开话题。

    林满月还真像电台访问主持人那样,开问:“对了祁律师,你爸妈还在国外吗?”

    祁律师很配合:“嗯,上次跟二老提过,他们有退休了之后回国的想法。”

    林满月接着问:“你们一家人都是律师,祁律师你小的时候,爸妈很忙吗?”

    聊童年、聊父母,都是软弱的话题。

    任佳期算是摸到了林满月暂时的规律,进行打扰:“叔叔阿姨很忙的,导致祁行之从小就非常独立,据说他五岁就能自己给自己换尿布。”

    祁行之:“……”

    阿禾:“……”

    林满月跟米安每天忍住,喷笑出来。

    什么鬼的形容,五岁还要用尿布吗?

    成功打破了悲伤的氛围,任佳期得意极了,有她在,想要把祁行之说哭绝对不可能!

    扶额的祁行之,偏头问坐在他身边的未婚妻,“你听谁说的?”

    任佳期还煞有其事地解释:“上次跟阿姨视频聊天,阿姨说得,你五岁就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了。”

    好吧,祁行之没再问了。

    林满月笑过之后,又把话题放在了祁行之身上。

    赌的就是祁行之,不跟他说话跟谁说?

    “律师这种职业,肯定很累。祁律师你有没有遇到过挫折的时候?遇见挫折又是怎么克服的呢?”祁行之的嘴巴才张开,还没说出话来,就被任佳期抢先:“他啊,遇见最大的挫折就是一次开庭之前痔疮犯了。法庭上,律师要激烈辩护才会站起来,基本上都是坐着的。他要是全程都站着,估计得被赶出

    法庭。那次官司,他胜券在握又不放弃,只能忍痛去坐着了。事后,住了一周的院,去治痔疮。”

    祁行之:“……”

    他今天是来盛三少和林满月的家干什么来的?

    林满月跟阿禾,又一起笑出来。

    简直了!简直了!

    连一向冷漠的阿禾,唇边都带了一丝微笑。任佳期拍了拍祁行之的手背,还宽慰他:“谁没几件丑事啊,真的好友,就要经得起丑事。我自报一件,小的时候,我爸妈管我的零花钱管得特别严,我就想到自己赚钱。班上的男同学都喜欢看小黄书,我

    就用积蓄购买了一些小黄书,在班上租给他们看。”

    祁行之:“……”

    林满月跟米安都笑倒了。

    真的是任佳期干的出来的事!任佳期也把她自己给说笑了,等两位好朋友笑得差不多,才继续说:“有一次我在角落给男同学租小黄书的时候,肩膀被拍了。我没回头看,就直接出价白天在学校看两块钱,带回家要两块五。男同学们都

    不说话了,我再回头,是年级主任。”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满月抱住了米安,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祁行之无语的脸上,增添了一抹无可奈何。任佳期揉了揉笑眯了的眼睛,“主任一查下来,知道我已经开租了两个月的小黄书,气得立刻给我爸妈打电话叫到了学校,那个时候我妈在电视台已经算是个领导了,看在我妈的份上,只在办公室里教育了

    我,没有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批评我。为此,我爸妈再也没有在零花钱上紧过我,总是给我足够的。我也是有羞耻心的,被闹那么一次,没想着赚钱要很多钱了。”

    听着最后的形容,还略带那么一丢丢伤感。

    年少的时候,谁没做过几件傻事?

    任佳期的在学校租小黄书给男同学看,真是放下了负担,说给他们听。

    这会儿,还有谁哭吗?

    笑得那么开心,才不会悲伤呢。

    日子过一天,人生的一天就不再重复,为什么不开心地过呢?

    任佳期催她们三:“你们呢,有没有什么糗事?说出来大家乐乐。”米安抱着笑倒在她身上的林满月,点头:“我的家庭环境你们都是知道的,我爸爸一直没有再娶,我妈那边的亲戚又特别烦。那会儿见我那么小,可以骗什么的,就总是当着我说一些我爸爸要给我娶后妈的话。我不懂事啊,就当真了。有一天晚上我爸爸下班回家,我在窗户那里看到了跟他下车的还有女人,于是就吭哧吭哧地下楼,等他们一进来就骂那个人是狐狸精。我爸爸呵斥我不该没礼貌,我就哭了,那个女人蹲下来,我才看见他脸上的胡子。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男人也是可以留长头发的。那位叔叔是画家,居无定所,特别爱他那一头飘逸的长发。要是被一些收藏画的人知道,我管他们喜爱的

    画家称为狐狸精,他们会是什么表情?”

    回味以前,又好笑又傻。米安抿唇笑,那位叔叔的名气是真的很大,却被她看“走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