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26章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蔡总与原配视线相对,“你找那么多人来威胁吓唬别人,我已经叫你道歉了,被打是你自找的。”

    “我自找的?我自找的?”

    重复了两遍,瘦弱女人才把放在脸上的手拿下来,问:“你女儿就是跟她生的吧?她是什么肚子你这么护着?还打算给你生个儿子,好传宗接代吗?”

    “蔡总,对不住了。”阿禾往后退了两步,反手就是一耳光。

    为什么要打人?

    因为她不愿意跟蔡总的原配对骂,没那个心情。

    动手,是最直接快速的办法。

    左右脸一边挨了一巴掌,均匀了。

    讲道理是没有用了,蔡总在妻子站稳时,就把妻子的手困住,再用请的口吻说:“我后备厢里有绳子,麻烦你帮我拿来一下。”

    阿禾戴上手套去开蔡总车的后备厢,里面的确是有绳子,是用旧了的那种。

    蔡总拿到绳子之后,就把妻子给绑了起来,再扛着扔进了车后排。

    全身都捆着,除了嘴巴之外,都是不能动的。而嘴巴,无法解开身上的绳索。

    蔡总再次来跟盛韩轩和林满月道歉。

    看完怎么绑妻子全过程的林满月,还是不由问:“你这不是第一次绑她吧?”

    无他,从蔡总绑人的手法看出来的,很熟练。

    印象中,蔡总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干不出绑人这种事。

    蔡总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没有别的办法了。”

    真没有。

    绑着只是不让动,蔡总是没对妻子动过手的。

    还不知道事态会这么严重,妻子劝着他生个孩子,他是很尊敬妻子的。后来的后来,方向越偏越远,他始终都没有动过手。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你总是用绳子绑着你妻子,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盛太太有什么好建议吗?”

    “没有。”林满月一口就否决了。

    这种事,只要用心,就能想到解决办法的。

    但是,那是人家的夫妻关系,她一个外人好过多的插手吗?

    再说了,她跟蔡总不是特别熟,管好了还能得到理解,管不好反而会被埋怨。

    蔡总掩饰了眼中的失望,与盛韩轩夫妇告辞,开车载着妻子离开了。

    林满月重重地出了一口气,那个女人爱得太偏执了,得不到自己男人的理解和关心,反而会把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一直没开口的盛韩轩,这才闻:“就这样?”

    林满月改叹息为喜悦,“就这样吧,我是没有受伤,为肚子里的宝宝做点好事。”

    盛韩轩的视线落在她肚子上,“那个女人,不一定会感激你。”

    “无所谓,我做好事不是要对方来感恩的,我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啦。你把盛宝贝弄醒,把我们送回家就去公司吧,不用再陪了。”

    这是计划之外的情况,她不知道蔡总的妻子有派人跟踪蔡总,拍了几张照片就认定了小三。

    总不能,上她家门来骂她吧。

    她也不会开门让人骂。

    盛宝贝醒了,盛韩轩只把林满月送回家,换了一套西装后,带着儿子一起出门。

    林满月试着问:“今天也要带儿子去公司?”

    “嗯,让他习惯。”

    “习惯?”

    “呆坐着玩玩具,还不如感受办公室的熏陶。”

    林满月:“……”

    谁会喜欢办公室?

    再说了,他们的儿子也不是经常玩玩具的啊。

    母爱涌上心头,林满月又说:“其实盛宝贝平时在家里,跟我说话居多,总是问我一些我一时间没法回答的问题。”

    “留在家里他是那么啰嗦,我就更要带他走。”

    “……”反而,增加了让儿子去公司的原因啊。

    不是这个意思啊,她的意思是……算了吧,越说可能越乱,到时候盛大佬天天都带着儿子,她儿子就没童年了。

    眼瞅着妈妈不开心了,盛宝贝板起他的小脸,“爸爸,你来骂我,不要骂妈妈,我是男子汉,妈妈是小女人。”

    林满月:“……”

    儿子帮忙出头,并不是很开心是怎么回事……

    最后的结果是,盛宝贝被盛韩轩带去了公司,林满月慵懒地躺在客厅沙发上玩手机。

    第一时间分享蔡总的极品妻子。

    当然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只提到了把阿禾错认为小三的事。

    任佳期:“阿禾怎么可能做小三,要做也是我抛弃掉祁行之,跟阿禾双宿双飞。”

    米安:“佳期,祁行之那人挺好的,你这么嫌弃的口气,他会哭的。”

    任佳期:“哭吧,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祁行之哪天真要哭了,我裸奔给你们看!那臭律师,心不知道有多硬!”

    米安:“……”

    林满月一下就坐起来,双手快速地按手机:“真的吗佳期?要是祁行之哭了,你真裸奔的?”

    任佳期:“祁行之那人,连着给他放十部苦情片,他都不会哭。”

    林满月:“你就说,要是祁行之哭了,你裸奔不裸奔?”

    任佳期:“奔啊!随便奔!满月不是我不相信你,我是太了解祁行之了。”

    林满月:“晚上你跟祁行之一起来我家。”

    任佳期:“好,要是祁行之不哭,那满月你的惩罚是什么?”

    林满月:“我裸奔!”

    任佳期:“卧槽!这太刺激了,盛三少知道了会杀我灭口吧!”

    米安:“强烈要求围观。”

    林满月:“准了,都来啊,佳期你不要后悔。”

    任佳期:“老娘做事,从来不后悔!”

    说定了,还没到下班时间,米安先来。

    她跟林满月同是无业人员,时间太多了。

    好奇地问林满月的办法,林满月保密,“等下你就知道啦,先都不说。”

    好嘛,反正都是来闹着玩的,米安就没问了。

    另一边,任佳期下班后,直接去得祁行之的事务所,接到人后就不厌其烦地叮嘱。

    祁行之耳朵都快念出茧子了,“我知道了,不能哭,就算大家都哭了,我都不能哭。话说,就是上次你要跟我提分手我有湿过眼眶,你看我什么时候哭过?放心吧,是时候让你看到我铁石心肠的一面了。”咦,这话说着,貌似也不是很好的意味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