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11章 到了,下车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年轻女人的长腿,的确是极具有诱惑力的。

    一个精神错乱的人,还会有兴趣去看女人的腿,眼神中还带着不舍得移开的意味?

    正常时的那些毛病,还一直跟随着盛启泰吗?

    阿禾没有去问盛启泰什么,按照之前的计划,叫保镖先把盛启泰带上车。

    阿禾走到了一边,打了十几分钟电话。

    再上车时,副驾驶位置上的阿禾,有从后视镜看后排的盛启泰,还是目光呆滞。

    司机启动车,阿禾就戴上了墨镜,胳膊抵在车门上手撑着头,问盛启泰:“去疗养院之前,先去理个发。”

    盛启泰看向前方,“理发?”

    没有精明的算计,像极了小学生在问老师问题的模样。

    “对,理发搞好个人卫生,给那些护工和护士一个好的印象,以后会更加尽心尽力照顾你。”

    “我要韩轩,见韩轩。”

    “能的,进了疗养院,就能见到你想见到的人。”

    阿禾这话,跟哄小孩子似的。

    没有可信度,说得很敷衍。

    盛启泰也没有再问,头偏向车窗,好奇地看着车外的景观。

    阿禾依然是手撑着头,在观察盛启泰。

    没别的事,就用来查看盛启泰的表情了。

    真傻还是假傻,试试就知道了。

    对于盛启泰来说,心心念念的有什么?

    想回盛家最好做掌权者,再就是跟总裁大人父子关系变好,再就是跟宋夫人复婚,再就是美色。

    前面三样,暂时没法来跟盛启泰实验,最后一样,是能试试的。

    理发,去的不是那种发型设计连锁的高级店,就是随便在路边选了一家。

    现在盛启泰都精神错乱了,也不需要去高级地方,打发一下就可以了。

    盛启泰一进去,就被女人拉着手往里走,按在位置上坐下,给他按摩头部问他需要什么服务。

    明明就是一家理发店,门上的广告牌也是写得理发店,进来后的感觉就是如此微妙。

    阿禾板着脸说:“理发,把他的头发稍微修剪一下。”

    理发师笑着说是,因为头上还有伤,所以没有洗而是给先按摩。

    此时,阿禾的手机响了,接了说了几句,没有挂断再走过来问理发师:“要等多久?”

    理发师说:“半个小时左右。”

    “我半个小时后来接他,你帮我看着他,不要让他乱走。”

    阿禾拿出了三百块,放在了柜台上,转身走时又开始讲电话了,有急事要去忙。

    理发师先把三百块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继续给盛启泰按摩。

    盛启泰看着镜子中的女人,年轻漂亮,手指轻轻在他的头皮上按摩,相当于是在他的心上点火。

    没错,被人殴打这一次,给了他重大的刺激,让他想起了很多事。

    自然的,医生都没有发现,其实他恢复了,连盛莉华都没有告诉。

    痴傻的样子回盛家,韩轩和林满月一定不会防着他,那么他才有机可趁。

    如果让盛莉华提前知道了,演技不好,可能让事件败露。

    心里想着事,镜子里的女人,对盛启泰又是一种冲击。

    好久好久,都没有如此靠近女人了。

    这么年轻,这么有活力

    ,皮肤一定很好。

    不是整容出来的那种脸,纯天然的。

    就是不知道,手感好不好?

    阿禾要半个小时才回来,就算提前,给他二十分钟就可以了。

    盛启泰说:“把门关上。”

    “关门?”

    “对,关门。”

    盛启泰突然站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理发师:“别人包你一次多少?”

    “我不是……”

    “时间有限,有钱你不赚吗?”

    “一千。”

    “那给你两千,找个塑料袋来。”

    翻倍了,理发师真去找了塑料袋,顺便把门给关了。

    二十五分钟后,理发店的门再次打开,坐在镜子前的盛启泰头发有稍微变短,理发师还是跟之前一样在给他按摩。

    五分钟后,阿禾回来了。

    什么都没问,领着盛启泰就走。

    上车后阿禾说:“头发剪了,再去买衣服,夫人说务必要以最好的一面去疗养院。”

    盛启泰还是呆滞着听从。

    不再是路边是服装店,而是去了名牌男装店。

    里面的服务生,穿着制服画着淡妆,特别精致干净的感觉。

    笑着推荐店里的服装时,说话的声音都是甜甜的。

    盛启泰穿衣服时,有没有穿整齐的地方,服务生还帮着整理,那双小手抹平褶皱时就像是在抹着盛启泰的心。

    与理发师的感觉不同,在白帜灯下的这些服务生,想多跟她们说说话,多买一些衣服哄她们开心。

    能够哄女人开心的男人,才是成功的男人。那些连买件衣服都抠门唧唧的男人,是最失败的。

    只是,有阿禾在,盛启泰不能表现出来,试穿了一套就付钱出来了。

    再到下一层,给盛启泰买鞋。

    一身上的东西,全部换掉了。

    “饿。”盛启泰摸着肚子,说了一个字。

    阿禾停下来,说:“去疗养院就有吃的了。”

    “饿!”

    阿禾没理。

    “饿!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盛启泰连着喊了三遍,来强调。

    没有被阿禾暴力对待,难得的,阿禾说:“去了疗养院就能见到你想要见的人了,还有饭吃,走吧。”

    盛启泰就蹲了下去,不愿意走。

    耍赖了啊。

    反正他精神错乱,做点这些事,也不是不合理。

    只要能重回盛家,丢点脸算什么。

    有人看到林满月的人连东西都不给他买着吃,就会知道林满月在虐待他这个生病的公公,所谓的好人形象就会消失。

    还有,盛启泰是真饿了,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阿禾叮嘱盛启泰在原地别动,她去给他买了汉堡来。

    没有挑剔,吃饱了就跟着阿禾离开了商场。

    头发服装都重新换了,接下来该去疗养院了吧。

    盛启泰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见到韩轩,总是父子关系血浓于水,这辈子韩轩都是他的儿子,这个标签没法抹去。

    当车停下来,盛启泰一看那扇铁门,脸色就变了。阿禾指着精神病院的大门,“到了,下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