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08章 他们这些人,都是猪脑吗?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病床前的阿禾,折叠军刀从盛启泰的身旁伸过,然后很轻松插了床头柜放着的苹果,把苹果举起来,再回头看向门的玻璃。

    盛莉华跟录像的阿禾来了个对视,急忙把手机放下来。

    还以为阿禾是来杀盛启泰的,那刀都亮出来了,谁知道是削苹果的!

    以林满月跟他们兄妹如此决裂,阿禾是林满月的走狗,绝对不会对盛启泰这么好。

    人都看到了,再站在门外,显得心虚了。

    谁都不知道盛启泰是怎么受伤的,当时只有她跟盛启泰两人,她又在盛启泰的背后下得手。

    这么做的目的是想把盛启泰的正常样子给打出来,另一方面,盛莉华又想对林满月等人进行栽赃陷害。查不到证据,用谣言传一传,也是有用的。

    盛莉华走进病房,阿禾在削苹果皮,一条下来没有断线,直到把最后一点削掉,扔进了垃圾桶。

    而苹果肉呢,阿禾喂进了她自己的嘴里,很清香很清脆。

    来看望病人,不给病人吃苹果,自己吃的,有没有?

    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狗,目无人,跟林满月那个小贱人一样。

    阿禾都没站起来,一边嚼着苹果一边说:“夫人派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没有。如果你无法照顾盛启泰,夫人的意思是把盛启泰接管过来。”

    “不用你帮忙,我能照顾好我大哥!”

    “能照顾好,是被伤住院?你们这样,不如给盛启泰在医院办个年卡,还能打折。”

    盛莉华一口气没出出来,堵在喉咙,差点被气晕过去了。

    阿禾跟没看见一样,继续吃着苹果。

    “谁知道你们是怀着什么想法,我大哥好好的精神错乱,还有人不放过他要置他于死地!”

    “我是问你有没有帮忙的地方,其他的话没问不要说。”

    太欺负人了!

    盛莉华盛怒之,想到了一个整人的主意。

    不是要假好心来帮忙吗?

    那看看,真好心好是假好心!

    盛莉华指了指床下,“你去把尿壶的尿倒了,再把尿壶给清洗一下,要洗干净。”

    吃着苹果的阿禾,脸色都没变一下,“可以。”

    可以?

    这么好说话吗?

    盛莉华是持怀疑的态度。

    那么难缠的林满月,教出来的狗会是听话的?

    苹果三两口吃完,阿禾把核扔进垃圾桶,再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手,“尿壶在哪?”

    真的?

    盛莉华还是不怎么相信,但是她的手指向了床下。

    阿禾弯腰,看到了尿壶,没有嫌脏地蹲下去拿起了尿壶。

    算是盛启泰的亲妹妹,盛莉华以前给盛启泰倒尿都很排斥。

    绕过床尾,阿禾没有走去洗手间,而是来到了盛莉华的身旁。

    阿禾说:“我没洗过尿壶,你能教一下吗?”

    “这都不会?把里面的东西倒掉,再接水进去晃几下清洗。”

    “晃几下?”阿禾说着晃动了,然后里面东西直接撒向了盛莉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盛莉华尖叫地躲开。

    来不及了,已经沾在身了。

    床的盛启泰被尖叫声给叫醒了,眼神呆滞地看着病床边的两人。

    阿禾把尿壶放下,转身走了。

    身被撒了那种东西,盛莉华怎么可能放阿禾走,报复心蒙蔽了她的双眼,拿起尿壶追了出来。

    此时的走廊,阿禾已经走很远了,有两位护士小姐和病人家属路过。

    盛莉华的狼狈样和她手的东西,使得他们全部退开。

    这层楼的宾芳都是带独立卫生间的,拿着尿壶出来干什么?

    “你别跑!”盛莉华不顾这些人的怪异眼神,去追阿禾。

    而阿禾,自然不会站在哪里等着盛莉华来泼,跑了。

    盛莉华追到楼层电梯口,被通知赶来的保安给拦住了。

    躲进楼梯间的阿禾,也在这个时候,再次出现。

    看到阿禾,盛莉华眼睛里是怒火,要对其进行报复。

    不需要阿禾自己防备了,保安们直接把尿壶给夺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是她先泼我的!你们拦着我做什么?”盛莉华不放手也被逼着放了。

    护士长过来,呵斥:“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安静!”

    阿禾默不作声,盛莉华要爆炸了:“她拿尿泼我,你们不帮我,却是帮她?难道因为她是林满月的人,你们助纣为虐了?”说得好,护士长跟林满月有过接触,觉得林满月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没有架子平易近人。相反的,听说了一些盛莉华的事迹,伙同外人侵吞自家公司利益,还有最近在海边发现的那具女尸,警方都还

    没有确定是盛莉华的女儿,盛莉华打闹警局,要警察把林满月给抓起来。传开来,谁不知道盛莉华是个只会使坏的人,没人信她。

    阿禾适当地反驳:“我家夫人派我来看望盛启泰,你不让我插手,还准备拿尿壶泼我。见到我跑那么快,往你自己身泼了,好名正言顺地出来追我。”

    黑的都被说成了白的,以前不知道,阿禾这条狗的口才还这么好。

    是被林满月给教出来的,好狗!

    盛莉华怒骂:“阿禾你说谎,小心被天打雷劈!”

    护士长又帮着阿禾说话,呵斥盛莉华:“够了!这里是医院,不是给你吵架的地方!”

    “是阿禾往我身泼尿,我不能泼回去,还不能说了?”盛莉华是有苦都说不出了。

    谁会往自己的身泼那种东西?

    他们这些人,都是猪脑吗?

    阿禾否认:“我没有做过。”

    “你敢发誓吗?敢发毒誓没有做过吗?”

    “为什么要发毒誓?跟你这种人发毒誓,有意义吗?”

    “你是心虚!敢做不敢承认,全都是林满月的那一套,我大哥头的伤,是不是你们干得?”

    越说牵扯的范围越广,把盛启泰的伤都说了进来。

    这样呢,更让盛莉华的话失去可信度。

    “我家夫人是一个弱女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还能伤到盛启泰?相反的,盛莉华你一手的劲,是不是你伤了盛启泰?”说到了点子,盛莉华心虚了。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