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95章 找到了放生的人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因着林满月一直没有回复信息,在等候的任佳期她们,直接发了群聊视频请求。

    正好,林满月已经查到她想要查的东西了,顺手按了同意。

    几个人的脸同时出现在屏幕上。

    林满月说:“你们等会儿,我可能有点线索了。”

    等会儿就等嘛,视频中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有了线索,自然第一找盛大佬分享了。

    抓着手机,林满月进了洗手间。

    在冲泡沫的盛韩轩,回头看向闯进来的她。

    “盛家前方,是有小土丘和野草地的是不是?”

    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盛韩轩说:“是。”

    视频中的任佳期,提出疑惑:“不是,满月,我貌似听见了流水声,你去哪里了?”

    卧槽!

    还在视频呢!

    林满月终于想起来她手机屏幕上的几张脸了。

    幸好摄像头是前置的,她们只能看到她的脸。

    要是按了后置,那就是给盛大佬洗澡来了一次直播……

    没有犹豫,林满月按了挂断键,再按黑了屏幕。

    “有可能那、你为什么挡着脸?”

    是因为话没说完,见着盛大佬手抬起来,她才话锋一转。

    盛韩轩说:“身体都一样,挡住脸了别人也不知道洗澡的人是我。”

    “噗……”林满月直接喷笑。

    那被毒蛇进家的烦躁情绪,被大佬这话给逗的,烟消云散了。

    明知道他不是那种智商欠费的人,是演出来的大有成分在,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跟着他高兴,情绪都是被他牵着走的。

    “快洗吧。”林满月转身跑出了洗手间。

    心情稍微好了些,困扰她的难题也有了线索,她就不那么烦了。

    立马打电话给徐磊,让徐磊去查最近有没有人组织放生活动。

    徐磊的办事效率因为查放生的活动得到了证明,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收集好的资料送到了总统套房。

    放生活动,有些的确很有意义,让那些动物的生命得以重拾,放生的人也得到了大慈大悲的救度精神。

    但是,某些就不提倡了。

    比如说放生的动物是蛇,或者是侵略物种,把这些动物放归大自然,并不是环抱而是一种灾难。

    放生,应该是放去大自然或者是河里海里,盛家周围出现那么多带着剧毒的蛇,是什么意思?

    盛家没有靠近山,也没有靠近海,那样去放蛇,确定是佛祖的救度精神而不是害人吗?

    但忽然了,这都是林满月看了徐磊送来的资料有感而发而已。

    盛家出现蛇,还得查,要有证据。

    走正规渠道,林满月打电话回去叫保姆报警。

    捕蛇者还在继续对盛家以及周边进行抓捕,数据在不断更新中。

    从私人的事,上升到了集体。

    那些蛇要是爬远了,就不止咬伤盛家的人了,还有更多无辜的人。

    捕蛇是一方面,警察也调取了路边的监控录像,找到了那群放生动物的人,把他们都给控制了起来。

    录口供的时候,民警都差点想动手了,是身上的制服提醒要保持冷静。

    吵吵闹闹的太伤耳朵,才把这几个人分开。

    警方说了毒蛇咬人事件,他们却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只答应会去医院看望那个受伤的人。

    放生其实是做善事,按照放生的人的说法,众生平等,都有活下去的权利。

    闹成这样,警方也不能把他们全部拘留了,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事情还要等着盛家的主人回来,相互协商。

    林满月也没有因为毒蛇出现的事件一直躲在外地,等盛大佬忙完工作,立刻就回来了。

    先没有回家,而是去医院看望千姐。

    盛家的保姆,每一个都是值得尊重的。

    腿差点截肢,那么严重,林满月要是还不露面,就太冷血了。

    把盛宝贝暂时交给米安照顾,林满月带着阿禾去了医院。

    住的病房是单间,林满月进来的时候,里面有一个保姆守着。

    屁股才刚坐下,就有人敲门,进来的人,林满月不认识,两个保姆也不认识。

    阿禾挨在林满月的耳朵边小声说:“是放生者。”

    那些人的资料,事后徐磊都查到了,林满月没有细看,那些人打着放生的幌子害人而已,她为什么还要去看他们的脸?

    毒蛇诶!

    放在盛家附近,说是谋杀都不为过!

    而且,林满月还怀疑,这是有人故意组织的对盛家进行破害的手段。

    先有出现一具女尸身上有叶虹茜的证件,再有放生者来盛家附近放蛇,巧合吗?

    天底下的巧合多了去了,林满月就是不相信关于盛家发生的这些巧合。

    林满月只看了进来的人一眼,就觉得恶心,一挥手,“赶出去。”

    阿禾上前,扭着放生者的手,强行赶出了病房。

    放生者没有就此走掉,整理了一下扯乱了的衣服,说:“我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状况,是佛祖保佑,那个被咬的人没有大碍。”

    阿禾没有搭理,就站在病房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谁都别想进去。“你是被咬那个人的家属吗?住这么好的病房,我想你们也是不缺钱的。我们这个组织刚刚组成不久,都是受过生活苦难的人,想通过放生来得到解救。既然你们那么有钱,我想你们也不会像警察说得那样

    要我们做出赔偿的吧?”

    这又是你穷你有理,我富我活该了。一句都没得到回应,放生者才好商量地说:“我们不是不想负责,是负不起这个责。住高级病房,太贵了。不如这件,我进去拍几张她的伤口照片,再让她对着视频哭着说自家有多穷,然后我再放在网上发起筹款。积水成多,到时候治病住院的钱筹到了,还能给她筹到营养费。对,最好是说她有孩子在上学什么的,家里负担不起都是孩子自己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艰苦学子最能获得同情了。被蛇咬到了,对

    于那个家庭是雪上加霜。”

    沉默的阿禾,是真的无语了。

    这样的人,还有脸谈放生是做善事积累吗?欺骗玩得这么溜,确定不是第一次发起筹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