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85章 高兴的事情,是挠痒痒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盛莉华的视线立刻转到了病床上。

    阿禾这才去揭了盛启泰脸上的被子,脸色没有像死人那样的苍白无血色,要是仔细看还能看到盛启泰的鼻翼因为被子的离开动了动。

    盛莉华:“!!!”

    怀疑跟害怕,差点把她给吓晕。

    到头来,盛启泰根本什么事都没有!

    当然不相信她杀了盛启泰了,人都活着,就不存在杀。

    被林满月耍得团团转,差点以为自己要进监狱了。

    情绪像蹦极一样上下,心脏不好的完全没法适应。

    盛莉华还是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气。

    担心后怕的后遗症,没事了,盛启泰没死,她就没杀人。

    看着盛莉华的样子,林满月是真爽,只是没有表现在脸上。

    耍盛莉华的感觉真爽,掌握了盛莉华的情绪了一样。

    这样自私的人,谈什么是为了盛启泰好呢?

    一定要照顾盛启泰,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医生说了,最好让盛启泰住院观察几天。我很你民主一点,是你在医院照顾盛启泰,还是我派人来?”

    盛莉华抹掉眼角的泪,只要盛启泰活着,任何事都有希望。

    如果人到了林满月手上,她就真没有任何盼头了,说:“我来照顾,你可以派人来协助我。”

    “把盛启泰害得三天两头住院的人是你,照顾他是你躲不掉的责任,还要我派人来协助你,好名声都让你一个人占了,我出了力气任何人都不知道,要不我们打电话给警察来评评理。”

    报警!

    绝对不能。

    盛莉华立刻说:“不用派人来了,我一个人能照顾好你爸爸。”

    叶教授是人证,林满月就没跟盛莉华多话,跟叶教授一起离开了病房。

    医院不是个什么好地方,林满月的步伐有点快,叶教授满是心事,不知道该怎么问。

    司机把车开到门口,林满月要送叶教授回家,叶教授没有拒绝。

    车开出了一段路,副驾驶上的叶教授才回头,问:“盛莉华这样折腾盛启泰,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外人看来,火灾这件事,责任全在盛莉华身上,狡辩都没有用。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是亲哥哥啊!

    林满月答:“盛莉华做事从来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从来都是那么自私,这一点叶教授深有体会。

    唉,这人啊,习惯一旦养成了,很难改变的。

    “既然盛启泰都精神错乱了,要不满月你跟韩轩商量,还是你们自己多加照顾盛启泰,盛莉华这样折腾盛启泰,每次也是你们自己来收拾残局,还会被人误会你们。”

    “我也不是敷衍教授您,盛莉华那个样子,我们就是有心要给盛启泰养老,盛莉华也会制止的。”

    是啊,善心也是有限的。

    经常瞎折腾,自然是不愿意管了。

    车停在叶教授现在居住的小区外,叶教授下车,林满月才再对他说:“教授你房子的损坏,我会派人去修补的。”

    “哪需要你……”

    “就这么说定了,教授再见。”

    林满月都不给叶教授拒绝的机会,摇上车窗嘱咐司机开车。

    站在原地的叶教授,都没有抬腿迈步进小区。

    一直看着林满月乘坐的车,眼神送别。

    &nb

    sp; 当年只是觉得那孩子有才华,就给推荐到了国外的学校,并没有报其他的任何想法。何况他推荐到国外上学的孩子,也不止林满月一个,但也只有林满月一个是长大之后跟他有频繁往来的。

    可惜,没有读完专业,要是能在声乐方面有一个好的结果,就好了。

    一声叹息,抛开其他的不考虑,现在的林满月过得也挺好的。豪门少奶奶,有疼爱她的老公,还有可爱的儿子。

    命吧,这就是命,善良的人都会被老天爷温柔对待。

    林满月坐车去了公司,秘书说总裁在见重要客人,林满月就没强行进办公室,而是去了总裁办休息室。

    闲着没事,林满月就叫阿禾跟她打牌。

    两个人,纯属打发时间。

    林满月每次都赢,不管她抓了多么烂的牌,都会赢。

    都说一孕傻三年,前几圈她还以为是牌好,只在烂牌出现才看出来。

    这样还有什么意义?

    再一次,林满月出一个10,阿禾都说要不起。

    10能有多大!

    玩不下去了,林满月把阿禾手上牌夺过去一看。

    好家伙,一对二还有一个小王,10都要不起……

    小声抱怨:“你总让着我,不好玩啦。”

    阿禾面不改色地说:“夫人你现在怀着孕,要有好的心情。”

    “你次次让着我,管得了的牌都不管,我哪里会有好心情哟。”

    “那夫人你要怎么样才心情好?”

    怎么样?

    一下子,林满月还真想不到,她的心情也不是很差啊,只是让的太过份玩牌玩不下去了而已。

    就在这时,盛韩轩过来了,阿禾立刻站了起来。

    盛韩轩坐在了林满月旁边,握住了她的手,“我半个小时后回办公室。”

    林满月知道,盛大佬是抽时间来陪她,其实忙的很。

    也没有催他回去办公,人都来了,桌上的牌还没拣,就拉着盛大佬一起打牌。

    无独有偶,打了三回,都是她赢。

    没有再用烂牌来证明盛大佬的让,三回就知道了。

    他们,有必要吗?

    不打了。

    又小声对盛大佬抱怨:“明明可以赢,为什么要让着我啊?又没有什么赌注,真是的。”

    盛韩轩抿了抿唇,“被发现了吗?我已经尽力做到掩饰了。”

    林满月:“……”

    要是没有阿禾的前车之鉴,她是不会轻易发现的。

    盛韩轩倾身过去,亲她的额头,“赢了,还不高兴么?”

    又不是凭真本事赢的,怎么高兴哟。

    看了看手表,盛韩轩说:“还有十五分钟,我们来做点高兴的事。”

    林满月推他,这里是总裁办的公共休息室,在知道总裁大人在里面是没人会闯进来,他们也不能肆无忌惮呀。

    盛韩轩再靠近,手伸向她的腰间。

    林满月躲,“别这样,来人了不好的。”

    盛韩轩看着她的眼睛问:“你是不是又想歪了开心的事?”

    “什么?”林满月没躲了。

    然后,盛韩轩的手指在她的腰间挠痒痒,把林满月给挠笑了。

    笑声很愉悦,林满月就是腰间怕痒的,触碰是不会笑的,挠就受不了。所以,高兴的事情,是挠痒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