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74章 谁都不能利用她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改邪归正?

    说给小孩子去听吧,林满月是不会相信的。

    她跟盛大佬到来到这里,也不是为了听盛莉华的解释,他们是来警告盛莉华的。

    林满月说:“过去的事情,是非对错你我心里都有衡量。未来的日子,你们不要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日子就过得下去。”

    不快已经写在了盛莉华的脸上,练出了隐忍的心性,没有骂人,还是再不耻下问:“不该有的心思,是指什么?”

    同一个姓氏的人,想要回归家庭,就是不该有的心思吗?

    林满月没回答盛莉华,她真不是来答疑解惑的,继续说:“盛启泰的这个样子,该给治我们会治。至于那个被你们请来的‘演员’,我们不会管。”

    被说成演员的假爸爸,人都出来了,看到林满月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毫不犹豫。

    林满月回头,蹙眉看着地上的人。

    她不喜欢别人动不动就跪她,即使是有仇恨有矛盾,都不喜欢。

    这些人,膝盖就这么不值钱吗?

    “满月……”

    盛韩轩立刻打断假爸爸的话,“我女人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一个假货而已,想做他岳父,可笑至极!假爸爸惧怕盛韩轩的威严,遇见鬼之后鬼就住在了他心里他更怕,求着说:“我只是求财,根本没有想过要害你的。泻药是盛启泰叫我下的,事后我非常后悔的。你跟你奶奶说,放过我吧,我不是盛家人,

    我不该被牵扯进来的。”

    真要有这个觉悟,就不该跟盛启泰一起做假。

    林满月怎么可能听这人的废话呢,不管吓成什么样,她都觉得是活该。

    敲门声响起,来的人应该是他们这边的,不然外面的保镖不会让敲门。

    阿禾去开门,项以轮走了进来。

    再次见面,项以轮依然是光鲜亮丽,假爸爸则是狼狈地跪在地上。

    一言不发,项以轮朝假爸爸走去,解开领带就绑住了假爸爸的脖子用力一扯。

    项以轮面目冷然地说:“三少带满月走,接下来发生的事不适合她看。”

    岂止是接下来不适合看,现在就不适合了好吗?

    假爸爸在挣扎在乱弹,脖子被领带勒着脸都胀红了,快断气的结果。

    来的突然,动手的突然,盛莉华心中闪过一计,要是项以轮在这里杀人了,林满月是项以轮的外甥女,到时候传出去,林满月就是杀人犯的亲人了。

    那个快断气的假爸爸,盛莉华才不心疼,又不是她什么人。

    死在这里,给林满月带来巨大的打击,还让项以轮坐牢,可以说死得还是很值得的。

    林满月本人呢,真是被项以轮的冲动给气到了,严厉地出声阻止:“项以轮你是三岁小孩吗?果断松手听到没有?”

    命令性不强烈,项以轮还是紧紧抓着勒住假爸爸脖子的领带。

    “项以轮!”

    这三个字,林满月喊出了名字,把项以轮的火气给喊减低了一些。

    松开了手,假爸爸得到

    自由,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可惜了。

    盛莉华盯着地上的假爸爸看了好几眼,确定是在喘气,心里很是遗憾。

    死了多好,死了项以轮就跑不掉了,再有钱也不能逃过杀人罪的。

    项以轮对着林满月一笑,再蹲下去,把领带从假爸爸的脖子上取了下来。

    以为会再被打,假爸爸连忙往墙根躲去。

    项以轮很嫌弃地拎着领带,问:“你再说一遍,你是谁?”

    “我不是赵文清的前男友,我是假货,你们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假爸爸身上的骨头跟没了一样,瘫靠在墙角。

    “还有你。”

    项以轮手指向还在遗憾中的盛莉华,“我姐姐是去世了,她的娘家人还在。再发生拿我姐姐做幌子的事,我这个人不是什么绅士,会动手打女人。”

    就刚刚那拿领带捆绑对方喉咙的架势,看得出来不是好惹的人,随便一个动作就是直击对方的要害。

    盛莉华否认:“认亲的事情,我毫不知情……”

    项以轮不耐烦地打断:“我不是来听废话的,是来告诉你们,我姐姐她特别好,谁都不能利用她!”

    国外长大的人,受了国外的影响,不是应该很绅士的吗?

    打女人,还是不是男人了!

    盛莉华气的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头,果然是贱种的基因,跟林满月一样贱的无敌。

    暂时不拿假爸爸开刀,项以轮又到处看,“还有盛启泰呢?人躲在哪里的?给我滚出来!”

    目光定在了林满月身后的房间,项以轮走过来,盛莉华及时伸手,想要拦住他。

    都说了不是绅士,项以轮自然推开了盛莉华,要进去。

    林满月斜了项以轮一眼,“够了啊你,我们走。”

    这回项以轮很听话,没有再强行进去了,而是跟着林满月他们走了。

    人都走完了,盛莉华眼中全是怒气。

    绝对是故意的,明明可以早就制止项以轮,却要在项以轮推了她之后,林满月才开口!胳膊不是特别痛,但盛莉华觉得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那个项以轮,怎么不去死啊!带着林满月一起去死好了!

    还有,盛莉华听盛启泰提起过,貌似林满月在项家时,跟项以轮不清不楚的。

    能理解了,项以轮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死了的人动怒来打人呢,为的是林满月那个小贱人!

    等着吧,一定会让林满月跪着求她,她再一脚踹在林满月的脸上,把林满月的所有牙齿都拔下来,再叫林满月吞下去,尝试打落牙齿和血吞是什么滋味。

    现在的遭遇,以后都要通通还给林满月!

    项以轮,跟着林满月他们回了盛家,今天也在盛家住下了。

    林满月还在拿眼睛斜项以轮,就没有正眼看过。

    项以轮摸了摸鼻子,“满月,不能再这样看下去了,眼睛不疼吗?你行行好,别斜眼睛了。”疼倒是不疼,林满月就是气,问:“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假的?细节我没跟你提过,难道你背着我查了那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