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45章 仙人跳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林满月生气生的那么明显,外婆和宋姿都没有说她说话过份什么牢饭,纷纷选择不做声。

    早饭吃完,两人就找了借口,带着盛宝贝出门了。

    家,还是留给他们舅甥吧。

    林满月还在慢吞吞地吃,放下筷子都用了十几秒,擦嘴用了两分钟。

    来得早等得久,项以轮有足够的耐心。

    客厅是能看到餐厅的情景,林满月的故意拖延时间,他没有催。

    本来平时只要一两分钟就能完成的,林满月硬生生给拖到了十几分钟才完成。

    慢吞吞地走到客厅,林满月白眼一翻,“项先生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项以轮:“……”

    预想过会被林满月说些刺心的话,这才开始呢,项以轮的心脏就不怎么受得了了。

    盛家要是寒舍了,别的地方连茅草屋都不算了。

    “满月,对不起……”

    “别别别,你的道歉,我受不起。”项以轮吞口水,都尝到了苦味,“盛启泰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在医院里当着梁川的爸妈说把梁川的男朋友逼出来,再逼着分手,好让梁川给梁家传宗接代。那是人说得话吗?那嘴张开就是毒,眼睛看人也全

    是鄙视,我是动了要杀他的念头。”

    林满月猛地把头转过来,项以轮继续说:“喝酒了,没考虑周全。是梁川找到了我,阻止了我。”

    “!!”林满月吸气呼气,让自己冷静,才问:“你跟梁川都关机,就是为了防止我?”

    项以轮点头。

    卧槽!

    这两个混蛋啊!

    林满月握起拳头,真想一拳捶死他们!

    项以轮还真有点怕拳头上身,往后坐了坐,“我跟梁川临时改变了主意,不要盛启泰的命,但要给他一个血的教训。”

    林满月还在顺气中,但也有认真听项以轮的下文。

    项以轮实话实说:“找到了女人,设计她跟盛启泰发生关系,然后再告盛启泰强奸。证据确凿,盛启泰再怎么强辩都没有用,坐牢,名誉尽毁。”

    “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林满月不是担心盛启泰被设计其中。

    而是,担心那个无辜的女人。

    可能,也不无辜,跟项以轮有约定拿了金钱做了交易。

    总归,这件事被她和盛大佬给制止了,那个女人白白牺牲了身体给盛启泰,绝对不要。

    项以轮说:“第一步,找到了合适的女人。酒店都安排好了,盛三少的人及时来了。”

    林满月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及时去了。

    盛大佬的能力,就是这么强。

    “盛启泰人呢?”

    “酒店。”

    林满月没作声了,她是在想什么事情。

    两分钟后,林满月问:“那个女人呢?”

    “还在酒店。”

    “不要闹太大,更不要闹到报警,就用这件事吓一吓盛启泰,给他一个教训。那个女人也不要牺牲身体,就演一演。”

    “你不生气了?”项以轮当然是希望让盛启泰吃苦头的。

    不然,梁家一家子被盛启泰给打扰成那样,梁川的爷爷两次送去急救,就这么算了?

    明面上,是真拿盛启泰没什么别的办法,背地里不是不可以。

    林满月再白眼一翻,“该有的教训要有,不能便宜了盛启泰。至于你,我生什么气哟,主意大的很,还要杀人呢。向往吃牢饭,我能生什么气?”

    项以轮:“……”

    不常跟女人打交道,反正项以轮认识的女人当中,就没林满月这样的。

    好难哄啊,说话可扎心了。

    是不是每个女人都这样?

    项以轮赔礼道歉:“这次是我的错,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啊,项先生你真牛逼,需要我来为你鼓掌吗?”

    “没有下次,这是最后一次!”

    “哼。”

    林满月把头别过去,不理他了。

    盛三少出门前是要他来做检讨的,项以轮说了好半天的好话,才被林满月给轰走。

    还是没有原谅,只是轰走项以轮去做正事。

    再拖延,酒店的盛启泰就醒了。

    极速开车回了酒店,项以轮口袋里是有盛启泰住的这间房间的门卡的,但他还是按了门铃。

    门迟迟都没开,项以轮一直按。

    屋里的人有了反应,是一个女人来开得门。

    项以轮手按着额头问:“你是谁?”

    “我被那个男人强奸了,他还不认账……”话还没说完,只穿着一条内裤的盛启泰来拉开了女人,迅速把门关上。

    对着项以轮,盛启泰就是解释询问,喝断片了根本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醒来身边就躺着一个女人。

    女人很会演,指着脖子处的肌肤的抓痕,说去做鉴定,一定有盛启泰的指纹。手腕处也有强迫的按痕,都青紫了,一看盛启泰就心虚以为他真把这女人给强了。

    门铃声之后,有那么一种直觉是遭遇了仙人跳,现在看到女人身上那么多被他打过的痕迹,盛启泰就信了。

    告强奸,不管事后结果他做没做,他的名誉是要毁了。

    回到盛家,不再有可能。

    丢了那么大的脸,韩轩会跟他断绝父子关系的。

    盛启泰认栽,问女人:“你要多少钱?”

    女人竖起三根手指,盛启泰说:“三万块,我等下去银行取给你。”

    “三万,打发叫花子吗?”女人尖锐的声音,听得盛启泰耳根子疼。

    “那你要多少?你这样的姿色一晚上能值多少?”

    “三百万,不给,我立刻报警!”

    报啊!这是盛启泰心里的话,实际上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现在的他,要拿三百万出来,很难的。

    女人把目光移向项以轮,“你没有,你朋友就没有吗?”

    对的!

    怎么把这个便宜舅舅给忘了!

    他们昨天一起去喝酒,这女人就是那个时候沾染上的。

    盛启泰说:“你借我三百万吧,等我以后周转过来了还给你。”

    空头支票而已,有没有钱,盛启泰都没打算还的。

    女人切了一声,“我去外面等着,你们两说好了后,叫我。”

    明显的,要躲开之后的对话。

    没听见,才是安全的。盛启泰就没有多留意,一心扑在算计项以轮上,完全没发现被算计的是他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