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44章 别人喜欢吃牢饭,看不上我们家的早饭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便宜舅舅,遇上亲家,自然是要表示一下的。

    项以轮把盛启泰带到了高级餐厅,大吃了一顿。

    这于一向都是奢侈生活的盛启泰来说,不是什么特别的。

    然后,项以轮很是贴心的,带着盛启泰去了会所。

    点了最贵的酒,叫了最漂亮的小姐,那叫一个尽兴。

    在项以轮的的灌酒之下,盛启泰醉得不省人事,叫都叫不醒,睡得跟死猪一样。

    会所的人帮着把他们两人送上车,车开到路途中,司机被叫下车。

    因为地方毕竟偏僻,项以轮还给司机多给了很多小费,叫司机打车走。

    这荒郊野外的,去哪里打车?

    司机看出来项以轮不想他再跟着,还是拿着钱走了。

    走了好远,才遇见有空车来,司机坐回会所,立刻就把路上的经过告诉给了经理。

    经理又马上汇报给大老板章东来。

    此时,章东来跟一群朋友在打牌,接到这个消息就终止了牌局,联系林满月。

    林满月又派阿禾按照章东来提供的地址去找,荒郊野外并没有项以轮的车,附近也没有他们的踪迹。

    这……林满月有点担心了。

    不是担心盛启泰,林满月是担心项以轮对盛启泰下手,反而把他自己给搭进去了。

    盛启泰就是个人渣,不值得啊。

    梁家那边一团糟是盛启泰惹出来的,还有更多的办法,傻事不能做。

    盛韩轩回家,就见自己的女人坐在床上发愁。

    他的女人,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给摘,只要她开心。

    林满月也看到了盛大佬,脸上堆起一个笑容:“你回来了哇。”

    笑的,嗯,很刻意,不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盛韩轩眼皮一抬,“在我面前,你不用强迫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事让你不开心了?”

    说吗?

    反正也是隐瞒不了的,还是说吧。

    用最简短的语言,把项以轮把盛启泰带走联系不上的事告诉给了盛大佬。

    一个是她舅舅,一个是他爸爸。唉不是林满月包庇自己的舅舅,就是不想项以轮为了盛启泰毁了自己。

    盛韩轩表情不变:“项以轮的电话打不通?”

    “关机,我想着既然司机是在半路中下车,真要做什么的话,司机也会是一个证人,项以轮应该不会那么傻。那他的手机为什么不通呢?”林满月是问自己,也是问盛大佬。会所就是章东来的地盘,发生任何事,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她这里来。项以轮在国内又没什么亲人,除了她和梁川。还有,梁川的手机也是关机的状态,真不知道他们两人在搞什么,又不是十三四岁的

    小年轻,要她替他们担心。

    盛韩轩给出一个理由:“也许,手机没电了。”

    林满月:“……”

    这说法,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我会派人去找,安心了吗?”

    “啊,有你真好。”林满月一改她的无奈,很热情地跳下床,朝着盛大佬扑去。

    稳稳地接住她,抱着还转了个圈,手托着她的大腿是让她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的。

    “好不好,你用了这么久了,早知道了。”

    热气呼在了她的脸上,脸不由红起来,心也跟着速跳。

    &nb

    sp;老司机的他开起车来,她是踩不住刹车的。

    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再说话。

    他却是因为她脸红害羞的模样,笑了起来。

    笑的很畅快,胸口都在抖,抱着的她也跟着在抖。

    有这么好笑吗?

    林满月红着脸问他:“不许笑,有什么好笑的?”

    盛韩轩摇头,眼中的笑意越发浓烈。

    笑吧笑吧,平时都不笑的人,多笑笑对身体好。

    笑一笑十年少呢,这是要年纪好些岁的节奏。

    盛大佬笑的那么开心,林满月内心里的阴郁也被一扫而空,跟着他一起笑。

    他是嘴巴被捂着的,只有她发出了悦耳的笑声。

    相拥相抱,别的什么都没做,足矣。

    到了睡觉的时间,林满月就跟盛大佬一起睡了。

    他说了会派人去找,她就是相信他的。

    这个世界上,她连盛大佬都不能依靠了,那就找不到人依靠了。

    模糊中,听到手机振动的声音。

    奇怪的是,林满月醒了,视线不是很清楚地看见盛大佬起来,拿着手机要下床是要去外面接听的。

    一个扑身,林满月上前去抱住了他的腰,醒后的嘶哑声音跟他说:“不要走,我要听。”

    盛韩轩反手摸了摸她的头,在卧室接听了。

    “嗯,位置知道了吗?阻止项以轮,就说是我的意思。”

    电话讲完,林满月都没有完全听明白,反正是知道人找到了。

    手机放下,盛韩轩转身过来,把她抱回到枕头处,亲了亲她的额头,“睡吧,不会有意外情况发生了。”

    林满月是很相信他的,都没问细节,回亲了他下巴一下,闭上眼睛睡了。

    第二天早上,盛韩轩出门上班,在门口遇见了抽烟的项以轮。

    背靠着墙而站,微微的疲惫,像是一晚上没睡。

    项以轮没掐掉烟,只是从口中拿下来用手指夹着。

    盛韩轩问:“等了多久?”

    项以轮笑:“一个多小时。”

    门铃都没按,不着急,那又来这么早干嘛?

    “我的女人为你担心,你等她睡醒后,好好检讨一下你的行为。”

    丢下这句话,盛韩轩坐上车,这件事就跟他无关一样。

    项以轮从力不从心的笑,变成了苦笑。

    检讨么?

    舅舅跟外甥女检讨?

    在盛家门外,再站了半个多小时,项以轮才按门铃。

    保姆是认识他的,直接过来给他开门。

    项以轮进盛家屋门,林满月她们在吃早餐,见到项以轮人,林满月的嘴停顿几秒后继续咀嚼,没鸟项以轮。

    生气呢。

    外婆和宋姿,都很热情地叫项以轮上桌吃早饭。

    林满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别人只喜欢吃牢饭,哪里看得上我们家的早饭。”

    外婆:“……”

    宋姿:“……”

    一大早,火药味怎的这么重?

    以前也不这样的啊。项以轮摸了摸鼻子,“没事,你们先吃,我去客厅坐一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