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18章 自己都觉得理由牵强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打着赤脚,站在土地上,是很冷的。

    对金条的热情,让林真真考虑不了脚的冷。

    终于,挖到了硬物。

    林真真趴下来从坑里面拿起来看,是一个盒子。

    盒子很难打开,林真真用了好大力气,借着墙外的路灯看清了里面的金条。

    林家还没倒时,这点金条不值得什么。

    现在身无分文,这就是巨款了。

    有警察在监视她,房间里摆放的任何东西,可能都会被检查。要是突然多了金条,肯定会被上缴的。

    也不能便宜了林满月,就算林满月再有钱,她连一毛钱都不愿意跟林满月分享!

    确定了还有金条,林真真再把盒子放回地下,再埋上土。

    悄悄的,再轻脚轻手地回了卧室,就像没发生这件事一样。

    次日早上,女警来敲林真真的房门,叫她一起来吃早餐。

    揉着眼睛,林真真来到餐厅。

    早餐极其简单,小笼包和豆浆。

    林真真问:“就吃这?”

    女警没有回应,坐下来开始吃。

    林真真扯了扯装小笼包的白色塑料袋,“还是肉馅的,就不能有海鲜馅的吗?”

    女警喝了一口豆浆,“经费有限,你将就着吃。”

    刁难的终于让女警开口说话,吃东西挑好坏不是林满月的目的,她就是为了让女警开口而已。

    吃饱了,林真真打了个饱嗝,问女警:“我要跟林满月见一面,你们安排一下吧。”

    “抱歉,上级没给我这个任务。”

    “见林满月,就是帮助办案。”

    女警又不说话了,只负责监视林真真,其他的事情是做不了主的。

    跟一个肉哑巴相处,林真真怎么样刁难,就是说难听的话,都刺激不了女警。

    就差对女警人身攻击了。

    但这没必要,得有个界限在,过度了会着到报复的。

    无事,林真真在林家上下闲逛,每间房间都看了,每个角落都查看了,没有看到有摄像头。

    桌底和沙发底下,还趴地上看了,没有监听装置。

    估计,是在女警身上了。

    总不能把女警的衣服脱下来看吧?

    不能直接,就间接。

    女警在客厅看电视,林真真倒了一杯水,给女警送去。

    “林家是经你们排查过的,不会再存放毒,我又连门都出不去,水是干净的你喝吧。”

    为表说得是实话,林真真自己给自己倒一杯喝下。

    女警还是没喝,看着她的电视。

    不上当是吗?

    那就装作劝喝水,林真真倒了满满的一杯,给到女警的手边。

    女警拒绝接,林真真就劝着往前推,一来二去的,手没拿稳杯子,整杯水都倒在了女警的胸前。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真真放下杯子,扯着纸帮女警擦胸前的水。

    衣服上大面积湿透,擦是擦不干的,林真真就催着说:“快把衣服脱了,不然要感冒了。”

    不等女警自己动手,林真真手已经把女警外套的衣领抓住往下拉了。

    忍无可忍,女警一下就握住了林真真的手腕,用了力度,林真真挣脱不了。

    “不要耍什么花样,老实待着。”

    女警一松手再一推,林真真就趴倒在沙发上。

    衣服湿了,女警回房间去换了。

    沙发上的林真真,被“粗鲁”对待没有歇斯底里,还在笑。

    关心都不接受,这些人都避她林真真如洪水猛兽了。

    经过特别训练的女警,被林真真啰嗦打扰,该有的思维还是在。

    任务就是守着人,其他的要求一概不答应。

    捉贼捉脏,引着白哥出来,不是见面的,而是要在进行交易的时候,人赃并获地抓起来。

    警方那边安排好后,就派了一个以女警男友的身份来林家,与林真真进行沟通。

    因为林家附近是有邻居的,林家有人出入,好奇的人在一问,原来是林真真回来了。

    豪门争斗,于路人甲们来说只是饭后谈资,林家衰落成这样,在这附近还是很出名的。

    很快,林真真回家了的消息就传开了。有心人都把这消息传给了林满月,关于赵文清的死,还没个定性的。警方当年是以证据不足放了林呈里,道义上看客们还是认为是林呈里杀了赵文清,林真真肯定是帮凶。现在帮凶都回来了,林满月不报

    仇吗?

    对于那些话,林满月置之不理。

    她比看客们早知道林真真的归来,报仇不是冲上去打一顿就完事,还有更多的方式。

    林蕊蕊也知道林真真回林家了,但林蕊蕊不敢去林家。

    直觉告诉林蕊蕊,林真真的出现绝非只是回来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都没有联系她,她还是不要跟林真真有过多的接触。

    更有,那些人要传话给林满月没得到回应,就再传给任佳期和米安。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平静的生活过太久,大家都等着吃瓜豪门恩怨纠葛。

    任佳期约着米安,一起去了盛家。

    不知情的米安问:“林真真回来了,你听说了吗?”

    林满月回:“嗯,有人告诉我了。”

    米安迟疑了。

    平时林满月是不怎么容易爆发,但知道这件事的任佳期,一句意见都没有表达出来,太奇怪了。

    最喜欢打抱不平,按照规律此时任佳期应该已经提出来去打林真真一顿的,怎的什么都不说呢?

    案子的进展不能透露出去,任佳期憋的受不了,因为太重要了,她是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也知道不能乱开口的。

    反正问的是满月,让满月来说好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是任佳期所想,米安的疑问之炮对准了任佳期。

    “一路上都不说话,林真真那么欺负满月,身为朋友,你不说点什么吗?”林满月没有要帮任佳期解围的意思,任佳期自圆其说:“我觉得啊,满月肯定不想被外面那些人议论林家姐妹相互残杀相煎太急。公司倒了,家也散了,以后林真真过得很惨,满月的生活跟林真真是天壤之

    别,惩罚就达到了。”

    这个理由,任佳期本人都觉得牵强。在案子破之前,不能多说啊,以后再跟米安解释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