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16章 我的意见,不放人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面对那么长的针灸针,盛启泰失态了。

    还失态的很严重,面子啊尊严啊地位啊这些全部都不顾了,推开阿禾拿着针灸针的手,手脚并用地爬远。

    地毯上的血,和盛启泰的样子一样的,狼狈。

    没往别的地方爬,而是爬向了门口。

    眼看就要到了,阿禾再一个箭步上前,身体挡在了门口。

    简直要崩溃了!

    盛启泰嘶喊:“滚开!滚开!滚开!滚开!”

    从之前看着林满月的背影说给林满月打电话,再到如今的崩溃大喊,宋姿真的怀疑盛启泰是疯了。

    没疯,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

    宋姿微微蹙眉,内心里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感受,反正就不是怜悯。

    阿禾在没得到林满月的命令之前,没有让开。

    处于崩溃状态中的盛启泰,握着拳头朝阿禾的腿挥去。

    没打到,被阿禾给挡开了。

    一下没成功,就两下三下四下的,其实就是对着空气在挥拳头。

    不仅是宋姿觉得盛启泰疯了,连林满月都有这种感觉了。

    前后设局,给盛启泰大大的希望,又让落空,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的确是很难平复心情的。但是,盛启泰的心理素质不好吗?曾经的大人物,应该有一颗顽强的心才对的啊。

    林满月出于真心地问盛大佬:“需要叫医生吗?”

    盛韩轩还没说呢,盛启泰本人就炸了。

    “不要不要!我脑子没病!没有病!”

    盛启泰回头吼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着的,眼角可见有泪珠。

    被针灸针刺进脑子里这一事儿,给吓哭了……

    啧,谁叫他装晕倒的呢?

    要是心平气和的沟通,也不会说得那么吓人的。

    好的吧,林满月见盛启泰是无法沟通的状态,就不说话了,反正说了也是白说。

    一直沉默的盛韩轩,开口:“让他滚。”

    阿禾就从门口走开。

    没有阻挡,盛启泰就快速几步爬到门口,打开门跑了出去。

    林满月这才吩咐阿禾:“你跟去看看,让他安全到家。”

    宋姿看着阿禾离开,才感叹地说:“满月你的心地真善良。”

    可不是么,盛启泰都那么算计她了,到最后还在顾及着盛启泰的安全问题。换做别人,才不会管盛启泰的死活。

    林满月勉强的一笑,她不是善良,顺手的事情而已。

    给盛启泰涨点记性,以后不要再动不动就陷害她了。好好活着,作妖是会害到他自己的。

    来给儿子送胃药的宋姿,既然是盛启泰扯谎的,宋姿就先走了。

    林满月还是留在办公室里的,保洁部的人先来清洗了地毯上的血,秘书已经在联系地毯厂商。

    当盛大佬下班,携着林满月从公司离开,地毯厂商才来盛世集团,在秘书的监督下换了总裁办公室的地毯。城市的另

    一处,林真真转做污点证人配合警方办案有了进展,庞大的地下洗钱组织的中心人物名叫白哥。身份长相身高家庭住址这一切林真真都不知道,很少有人见过白哥,林真真只听过白哥的传闻未见

    其人。

    涉及的金额太大了,给出的信息却只有一个小名,给警方出了一道难题。

    单从小名,就能抓到人吗?

    不过还是从林真真提供的消息中得出,那个白哥在林真真回来之时,人是在本市的。

    知道人在这里,却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具体的名字,就跟大海捞针一样。

    总不能,把市里所有姓白的人查一遍吧?

    有多少姓白的人,真要全部查完,得到什么时候?

    还有,小名叫白哥,也不一定是姓白,搞错了方向只会浪费警力。

    只把洗钱组织的小喽啰们抓住,惊动了白哥,等同于给了白哥逃走的机会。

    专案组开会讨论,打算以林真真放出来为诱饵来把白哥给引出来。

    一方人同意,一方人不同意,吵的不可开交,吵到最后没有定下来,

    陆迪是坚持不放人的,林真真那么狡猾,放了人等同于放虎归山,别说白哥,连林真真本人都会逃不见。

    不是不相信警方的办案能力,是有些罪犯真的太狡猾,防不胜防。

    已经很多天没睡个好觉的陆迪,这天下班的很早,也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盛家。

    林满月见到陆迪的样子,笑:“你不会是来跟我诉苦的吧陆警官?”

    有规定,案件的进展是不能向外泄露的,陆迪摇头:“林真真太狡猾了,她给出的每一个证据,在帮助我们的同时,还给我们一个隐含的讯息就是,放她自由她能立刻帮我们把整个团伙都抓住。”

    林满月小声问:“你们提审嫌疑人时,会严刑拷打吗?”

    文明办案,问一句答一句,聪明的人就会给自己留后路,比如林真真。

    可有些人,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给点苦头尝尝他就喜爱跟你玩心眼。

    陆迪回答:“我没有过。”

    说话的艺术啊。

    他没有过,也没说其他的同事有过或者没有过。

    不在严刑拷打上纠结,林满月说出她对林真真的了解:“想方设法地要出来,除非你们在林真真身上放追踪器,追踪器还得打进肉体里面,不然绝对是不会再抓到她的。”

    陆迪没作声,显然是不可能,局里是有追踪器,打进身体里的那种是没有的……“林真真她没有结婚没有孩子,林呈里在精神病院是最好的养老方式,她无牵无挂做什么事都敢放开胆子去搏。相对的,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会利用起来拯救自己,不让搏来的成果给浪费掉了。看似不怕

    死,其实怕死的很。我猜啊,她就想着你们放她出来,趁监视她的人不注意,换个身份逃走。陆迪,我的意见是左右不了你们办案的,但我还是要说,林真真那个人,不能放。”

    倒不是怕林真真有了自由报复什么的,从来没有轻敌过林真真,敢来的话林满月就能应付。“你的意思我明白,这点我也会坚持的。”陆迪很想抽根烟让自己不那么烦躁,余光瞥见盛三少过来了,就立刻挺直了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