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15章 老子是装的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血落在地毯上,立刻就起了印记。

    盛启泰还没完,捂着胸口再一咳,又一口血吐了出来。

    地毯的一小块被染红,配合着盛启泰的咳嗽声,像极了患了某种绝症。

    气到怒火攻心吐血,边咳边坐了下来,站不稳了。

    林满月这才从盛大佬的腿上下来,用不解的眼神看向坐地的盛启泰。

    缓了好久,盛启泰才把那口气给缓过来,眼神带毒地瞪林满月:“耍我!又在耍我!林满月你是不是想我去死?啊!”

    最后那个“啊”字,声音极大,有冲破屋顶之势。

    林满月事不关己:“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不要给你叫急救电话啊?”

    盛启泰又被气到,抚着胸口给自己顺气。他进了三次韩轩的办公室,第二次进来的时候,撞破了韩轩了好事。林满月完全可以把脸露出来,是故意躲着不给他看。

    “你说谎,我第二次进来的时候,你绝对听出了我的声音!”

    “我为什么一定要听得出你的声音?你很重要被我记在了心里?还是你的声音有辨识度?做人还是不要盲目自大,给皮球充气充多了,皮球是会爆的。”

    盛启泰又一咳,吐出带着血丝的口水。

    很脏很脏,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故意装的很着急,林满月你太假了!”

    “你说韩轩胃病复发,我担心能不着急?心想你毕竟在血缘上是韩轩的亲生爸爸,应该能看出韩轩的异常,才相信了你给妈妈打了电话送胃药来。韩轩你跟我说实话,你的胃疼吗?”

    盛韩轩很配合林满月,“不疼。”

    宋姿松了一口气。

    家里准备了很多胃药,以备不时之需。不用是最好,至少是韩轩的胃病没复发。林满月话锋一转,“刚刚我听到了什么,你说韩轩玩女人,所以第二次进办公室是把我认错了。但你还给我打电话谎称韩轩胃病把我吸引来公司,好来看你所谓的韩轩在办公室玩女人吧?盛启泰,自从我跟

    韩轩结婚,你就处处看我不顺眼,现如今你还自编自导自演这么一出影响我跟韩轩感情的戏码,你到底是想要我怎么才能不插手我跟韩轩的事?”

    反问的话更是铁锤般的证据打在了盛启泰的身上。

    宋姿脑袋转的不快,经林满月这么一顺前后的原因,就明白了盛启泰的用意。

    儿子儿媳感情好,家和才能万事兴,这样不好吗?

    英雄救美的戏码才上演几天,又来说谎造假!

    宋姿骂:“盛启泰你真是死不悔改,搅屎棍一样搅得大家的生活都得不到安宁,你就满意了?”

    搅屎棍这个东西,的确不是很雅观。

    但用来形容盛启泰,还是很符合事实的。

    盛启泰捂着胸口,“是林满月引我上钩,她要是接电话的时候告诉我在办公室的人就是她,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林满月反驳:“电话里,你跟我提到办公室里的事情了吗?你告诉我要做一个称职的妻子,要关注韩轩的胃病。我怎么回答你办公室的女人就是我?”

    哑口无言,盛启泰嘴都张不开了。

    小贱人脑子转的太快,处处追着她的话题咬。

    就算是林满月故意布局,在逻辑上,他都差了一大截圆不回来。

    “你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打电话叫我到办公室来的呢?要是真有别的女人,我看到那样一幕,会不会崩溃到发疯是吗?”

    是的,就是要看林满月失魂落魄,但是盛启泰不会再承认。

    林满月问:“你自己心怀不正,却反过来咬我一口说我引你打电话?”

    宋姿骂:“哪有望着儿子出轨的爸爸,简直不配做爸爸!你自己是禽兽,韩轩是正人君子,才不会做你做的那些事!”

    一个质问一个骂,盛启泰一句话都反驳不了,一不做二不休,眼睛一闭倒了下去。

    有地毯的承接,摔的不是特别痛,躲避一下责骂还是可以的。

    才吐血又晕倒,这样逻辑就能连贯了。

    只要传出去,外人不知道细节,他是被抬出办公室的,那就是林满月他们欺负他一个了。

    但是,盛启泰的如意算盘,还是被阿禾给识破了。

    立刻就蹲下来,暂时抛开了脏不脏,拇指用力按着盛启泰的人中。

    那力道,真不是盖的。

    盛启泰不是真晕,疼得受不了,还是忍着没有醒来。

    阿禾哪能没看出来眼皮下的眼珠有动,不是真晕,那就好办事了。

    “夫人,麻烦你去总裁办休息室把针灸的针拿来,可能伤到头部了,我要用长针刺进他的脑子里去,做急救。”

    默契达到,林满月这才相信盛启泰是装的。

    于是问:“针灸的针那么长,你确定刺进脑子里去了不影响智力吗?”

    “倒的这么突然,不做急救很有中风的危险,这方面我跟着乡村医生学过的,夫人你快去吧,救人要紧。”

    乡村医生……

    林满月没笑出来,装模作样地跑去拿针了。

    阿禾还在一下下按着盛启泰的人中,拇指使用的力是不轻的,人中处全红了。

    盛启泰还是没有醒,势必要装下去,等着他们打急救电话被抬走,这样才能显得他在办公室是弱者。

    从总裁办休息室,真找到针灸的针,林满月拿了来。

    摊开布包,上面插着长长短短大大小小不同的银针。

    “你要哪一根?”

    “最长的那一根,条件有限没法做严格的消毒处理,用打火机烧一下。”

    林满月真把那根最长的银针拿了出来,故意说出来它的长度,“我天,比我的手指都要长,这要插进脑子里,针尖得到鼻梁那里吧。”

    “乡村医生告诉我,突然摔倒的人,脑子里可能会有瘀血,要放血才能得救。”

    再次提到乡村医生,阿禾人还真来自于乡村,增加了可信度。

    当人中得到轻松,那拇指没再按时,盛启泰更加紧张了。

    手换了别处,去拿针了吧!

    一个乡村来的土包子,科学道理都不懂,还要给他放血!

    盛启泰只想从办公室抬出去是有气的,而不是变成尸体从办公室抬出去。

    眼睛一睁开,就见一根很长的针悬在他的额头上空。

    头往旁边一挪,盛启泰再装作懵懵懂懂的坐起来,“我这是怎么了?”

    阿禾说:“你别动,可能脑子里有瘀血,我来给你放一放血。”

    盛启泰是手脚并用地爬开,样子极其滑稽,躲着阿禾。

    阿禾劝:“你千万不要动,刚刚才磕到脑子,再动荡会增加病情的。不要耽误救治时间。”

    说着,就拦住了要爬走的盛启泰,捏着针作势要刺进盛启泰的头部里去。

    盛启泰抱着头喊:“我没病!”

    “怎么会没病呢?都倒下了啊?”“装的装的,老子是装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