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05章 失望之后,恢复微笑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林满月眼皮一抬,“阿禾再怎么能打,她也是个女人。”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盛启泰即将要说得那些话给打了回去。

    女人和男人上厕所的时间,真要细算的话,的确是要多花点时间。

    那个保镖算什么东西,值得他去推敲去猜想上厕所的细节吗?

    盛启泰再也没问了,只在心里想,该死的保镖要是一个不小心打滑摔死就好了。

    那死属于意外,跟他盛启泰没有任何关系,他还进行过阻止呢。

    楼上的阿禾,戴着手套几乎把每间房间都看了个遍,也许是因为盛启泰刚起床不久的原因,卧室没有反锁。

    枕头上留了两根长发,这应该就是敷面膜的那个女人了。

    除了这,再也找不到其他有留宿的痕迹。

    原路返回,阿禾出来,手上的水珠都还在滴,就是一副刚上完洗手间的样子。

    林满月与之眼神对视,就知道是找到了女人留宿的痕迹。

    很好,没有白来。

    不是不允许盛启泰复婚什么的,在章东来问的时候,林满月说得盛启泰已经跟宋姿离婚,再婚是个人自由不是气话。

    但盛启泰这样藏着掖着,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林满月说:“你既然不要保姆的话,那就用别的方式来补偿你吧,哪天天气好,你带着你的朋友登豪华游艇出海玩吧。”

    盛启泰猛地看向她,“韩轩给你买豪华游艇了?”

    盛家是有足够的资金买游艇,盛启泰曾经就提议要买私人飞机的,被盛韩轩否决了。才出盛家没多久,转手就给林满月买游艇?有了媳妇忘了爹!

    林满月知道盛启泰在意盛大佬对她这么好,游艇是没买,既然盛启泰喜欢误会,她也不解释游艇是谁的,误会去吧。

    “你选时间吧,定在哪天就给我打电话。”

    不欲多说,林满月站起来就往外走。

    盛启泰很想叫她再等一等的,开门的时候又在赶走她们的意思,前后态度不一他自己都没脸。

    关键是,盛家购买豪华游艇了吗?

    他怎么不知道!

    这样的一掷千金,会被传出来津津乐道的,怎的一点风声都没有?

    还是按照韩轩平时的行事,低调购买,低调享受?

    真要是低调的话,那根本用不上豪华游艇的,那就是奢华的炫耀。

    盛启泰内心里纠结的跟猫抓那样的痒,要说出入高级会所,是男人的一种享受,带着女人出海,那才是乐趣。

    心动了,他真想出海。

    立马拿手机出来查看天气预报。

    从盛启泰这边出来的林满月,打电话给了徐磊,她要租用游艇。

    没错哇,是租哇。

    就是要买,时间上也不允许了哇。

    以盛启泰那种爱玩的个性,不出几天就会打电话给她的,先做准备的好。

    出海,难道会是几个大老爷们儿在游艇上相谈甚欢吗?

    比基尼美女和香槟,是标配啊。

    刚定下固定伴侣都带回家里去了,盛启泰不会邀着一起出海吗?多么好的炫耀机会啊,盛启泰会放过?

    林满月承认,她是给盛启泰挖了无数个坑,但只要盛启泰没那方面的心思,也不会掉进坑里的。

    终究是,经不起诱惑啊。

    心情正好呢,米安打电话来说三缺一,林满月就去了。

    会所棋牌室还是章东来的地盘,林满月从进门,就被服务生热情的欢迎:“盛太太这边请,米安小姐她们在等您。”

    啧,米安这个未来老板娘,份量很重啊。

    见到米安她们人,林满月才懂三缺一的准确意思,还有梅若好在。

    上次在海边见过一次面,挺漂亮的一女人,能跟同学的女朋友相处不算太差,梅若好这人就不止外表好了。

    大家都是朋友,没有真赌很大,就是消磨时间的小赌怡情。

    麻将桌上,米安主动说起了梅若好的事,听说是过不久就要出国定居了,留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是要替亡夫找一个故人,转交一个遗物,了了心愿就出国。

    长那么漂亮,老公却不在了,难免唏嘘啊。

    章东来不可能每天都陪着梅若好,出于同学情谊,就拜托了米安。

    正大光明,没有一丝一毫见不得光的地方,米安自然不会拒绝。

    任佳期好奇问:“要去哪个国家啊?那里有亲人朋友吗?”

    梅若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k国,有朋友在那里。”

    打麻将打到中途,米安准备定外卖的,阿禾则提出来要吃什么列个单子,她跑腿去买。

    太熟了,没有客气,点了一大堆。

    没点辣的米安,肚子有点疼,要下桌去换卫生巾了。

    可是一翻包包,没有!

    “咦,我记得我有放的啊,难道是忘了?”米安里里外外翻了几遍,都没有翻出来。

    任佳期则说:“我出去给你买吧,来的时候注意到旁边就有小商店。”

    米安感激:“好吧。”

    梅若好很为难地说:“任小姐能否顺便帮我买一盒口香糖?”

    “好的呀,要什么味的?”

    “薄荷味的。”梅若好都拿出钱了,被任佳期给还了回去。

    两人相互推了推,被任佳期胜利,钱放在麻将桌上站起来就走。

    “等等。”林满月叫住任佳期。

    “满月你也要带什么吗?”

    “你不用去了,我包包里有。”

    说着,林满月就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软绵绵的卫生巾,递给了米安。

    这些东西,林满月都是随身携带的。

    以防万一嘛,有时候忘记记日期,出门在外包包里有备用,也不用着急。

    “满月你真贴心。”米安接着就小跑出去上洗手间了。

    有了换的,那就真不必再买了。

    只是,口香糖,怎么办?

    要任佳期给梅若好跑一趟,不是不可以,又不是什么大事。

    可梅若好并不是跟米安那样不方便啊,任佳期再这样跑出去为买一盒口香糖,太那什么了。

    如果是林满月需要,任佳期是会去的,梅若好嘛,任佳期转身走回来了。

    林满月跟任佳期都没有发现,梅若好低头时,眼眸中闪过的失望和可惜。再抬头时,梅若好又恢复到她微笑的表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