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54章 臭豆腐水上身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车里的钟折恺,把盛韩轩的所有话都听进耳朵了。

    几个意思啊?

    他是误会什么了吗?

    看着林满月和盛韩轩十指紧扣走了,钟折恺一咬牙,下车追上去。

    走得并不远,小跑一段路就追到了。

    还没说话呢,就挨了林满月一记白眼。

    哎哟,女魔头可千万不要误会,他又没想过要跟盛韩轩搞基,他在心里千万次地拒绝了。

    人都说女人多面孔,没看出来盛韩轩也有多副面孔。

    在车上时,那么温柔跟他说话。

    一见到林满月,就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地招了要搞基了。

    钟折恺辩解:“我摸着我的良心说,我没有要跟韩轩搞基的,是他有意。”

    林满月又一记白眼,“你的脸真大,我的男人会弃我,跟你混一起?”

    脸盘子还真的有点大,但林满月的意思不是指他的face,是别的意思,说他不要脸呢。

    “那么喜欢脑补,早晚给你脑补出病来。抱一下你,就是要跟你搞基,你是凤凰肉,碰不得了?”

    一下就说到了点子上,林满月都不用猜的,钟折恺想太多,最爱脑补了。

    盛大佬就是因为她的诚意,才答应要抱的。

    看钟折恺给变味的,真是欠抽。

    落后这对夫妻几步,钟折恺又追上去,“一向不跟任何人亲近的韩轩,连手都不愿意握的,他抱我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单单就是抱一下,还有什么意味?

    真想打开钟折恺的脑子看一看,里面是什么结构。

    “是我叫他抱得你,怎么了!”

    “你?你为什么要他这么做?”

    “还有为什么,你这么多问题,你是问题少女吗?”

    钟折恺:“……”

    要是三两句就被击退了,他也不是曾经的心理医生了。

    对骂,他都不怕的。

    事件,必须要搞清楚,不然他睡不着觉的。

    “我不是女人,我是带把的,韩轩他抱我,是你的意思?”

    “闭嘴。”

    盛韩轩出声呵斥,语气严厉。

    嘴上没把门,什么话都往外倒。

    可林满月是女人,盛韩轩不想林满月听到那些词。

    委屈极了!

    钟折恺急得跳脚,在车上还好好的,怎的一下车就变成了这副样子?

    林满月加快了脚步,要求真相的钟折恺自然立马追。

    进了家门,林满月的脸就板得更严肃,“佳期的车被人扔了动物内脏。”

    咦?

    还有这事儿,钟折恺没听任佳期说起过。

    那就是跟他有相同的遭遇了。

    但,跟今天这事儿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任佳期的车被扔了动物内脏,所以盛韩轩要跟他拥抱?

    逻辑呢?

    看钟折恺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快想歪了。

    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做到心理医生的,或者是做心理医生的时候,把毕生的智慧都给用完了,只带着一个空脑袋回国。

    事情的前前后后,林满月给钟折恺捋了一遍。

    然后问:“现在懂了

    吗?”

    茅塞顿开,指明灯啊!

    钟折恺没有直接回答:“那就是,韩轩不跟我搞基了?”

    “听着,你很遗憾呐?”林满月松开盛大佬的手,握拳骨节清脆地响。

    这一招是跟阿禾学的。

    打人痛不痛先不求,就这样就够吓人的了。

    钟折恺双腿一闭,站岗的站姿,“我没有,求领导明鉴,我是一颗心都向着领导的,坚决不破坏领导的家庭。别人来破坏,也得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德行!

    前一刻就跟世界末日的,这一刻就到了春天。

    思想跳脱这么广,难怪容医生会那么暴力。

    面对钟折恺这样的人,拳头是最好的沟通方式了。

    拥抱了,还是在盛家蹭了一顿饭。

    钟折恺快十点了才走,回到家,门口没有了动物内脏。

    嗯,即使有,他也不怕。

    现在他空余时间就去练拳击,攻击力已经练出来了,只要不是阿禾那种级别的,他都不会怕。

    第二天早上,钟家门外也没有动物内脏。

    任家门口也没有,干净的很。

    林满月和盛韩轩的拥抱起了作用,验证了朋友的身份。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那个中年男人,背地里做这些事,林满月一点都不感激。

    是在给她和盛大佬拉仇恨。

    钟折恺跟任佳期是心宽,遇到个小心眼的,都不会愿意跟她和盛大佬做朋友的。

    关系一不好,就被打击报复,可不是要远离么。

    跟真正的变态打交道,真的心累。

    这件事才有了一点小眉目,还没有彻底断除,另外一处的问题又来了。

    林满月好几天没去找熊叔叔了,就怕那个变态对熊叔叔下手。

    熊叔叔,先给她打了电话,在电话中语气很严厉地说以后都不要再去找他们,他们不配跟有钱人来往。

    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那话说得她是把熊叔叔给得罪了。

    为何啊?

    面都没有见到,生气从何而来?

    带着阿禾,林满月再一次去了熊叔叔的家。

    敲门,熊叔叔一开门见是林满月,又立刻关上了。

    这是真生气了。

    上次见面好好好的,怎么会?

    林满月又敲,过了一会儿,门才开。紧接着,就是一盆水浇了出来。

    要不是阿禾拉得快,这水就是浇到林满月身上了。

    好心上门,被这么对待,阿禾质问:“熊先生你太过份了,我家夫人是尊敬你,但不代表我家夫人可以随你侮辱!”

    “谁侮辱谁?派人来我家,把我老婆羞辱一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明明不是林呈里的女儿,倒跟林呈里像极了!”

    林满月把阿禾推开一点,“我从来没有派谁来过,熊叔叔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林呈里的女儿,你是不是知道我的亲生爸爸是谁?”

    熊叔叔气愤说:“再不走的话,我就要泼脏水了!把你的千金之躯弄脏了,我也不怕!”

    怎么可能走!在熊叔叔情急之下听出了苗头!

    真没走,熊叔叔就真去取了一盆脏水,要泼的时候阿禾从外面把门给关了,水被门挡着冲到了熊叔叔身上……臭豆腐的水上身,喷一瓶香水都去不掉臭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