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48章 报仇变成寻亲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闲着没事,林满月也一同去了。

    她也想看看那个变态扔动物内脏的人是谁。

    到了目的地,山羊潘捋了捋他留的山羊胡,劝着林满月:“林小姐要不还是在车上等着,我跟钟先生去,必定把所有的情况都详细说给林小姐听。”

    即便有阿禾在,山羊潘还是担心林满月的安全问题。

    他跟钟折恺受伤了无所谓,反正大男人嘛。

    就是不能让林满月受伤,盛三少那边没法交代。

    钟折恺也有此意。

    他妈的什么长嫂如母的言论,差点把他雷死。

    关键是考虑到盛韩轩,如若真的是不管不顾的变态,钟折恺大不了和对方打一顿,发誓都要把内脏塞进对方的嘴里让吞下去。

    这么喜欢乱扔,吃进去好了!

    一个推车过来,有隐隐的臭味。

    侦探山羊潘先反应过来,扯了一下钟折恺的衣服。

    钟折恺正跟向林满月灌注看热闹要在安全的地方看的观点,被山羊潘打扰,还甩了一下手。

    动作提示没有用,山羊潘就说:“你要找的那个人,来了。”

    来了?

    车里的林满月和车外的钟折恺,一起看了过去。

    钟折恺更快速,双臂张开,整个人挡在了车窗外,母鸡护小鸡一样把林满月挡在了身后。

    此时不管是动物内脏,还是什么脏东西,都仍向他,不要伤到林满月。

    推车过来的人,见着钟折恺的防备样,停下来不解地望着他们。

    豪车,西装笔挺,这是有钱人的标志之一。

    “是不是你,扔动物内脏的是不是你?”钟折恺手指指着那人,动作是极其不礼貌的。

    “是我。”

    对方马上承认,还带着不屑。

    哎哟,终于找到了。

    钟折恺是没见过这人的,什么都没问就从后备厢里取出来一个塑料盒子,里面全是他家门口收拾的动物内脏。

    说了要把这些东西喂进所扔人的嘴里,就要扔!

    车窗没被挡着时,林满月就看到了那人。

    会闻到的那点臭味,是因为推车上的简易广告牌写着臭豆腐。

    能不臭吗?

    那还是没有下锅,当过了油之后,臭味更浓。

    钟折恺打开塑料盒盖子,就要去跟对方拼一把。

    “阿禾,拦住他!”

    已经在车外的阿禾,从车头上飞跃而过,稳准狠地拦住了要干一架的钟折恺。

    塑料盒里的东西拿不好就会泼出来,钟折恺怎么可能泼到心爱的姑娘身上呢,保存着一点点理智,“阿禾你让开,今天我要用这些东西灌饱这龟孙子!”

    “容阿姨去上班之前说了,你冲动的话母亲要拦一拦你的,我不能看着你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

    林满月顺便还占了钟折恺的便宜。

    不占白不占,占了没白沾,耸肩~~

    都这个时候了,钟折恺没跟林满月去捋辈分,气愤地说:“他都承认是他把动物内脏扔我车上的了,我还冲动?今儿我不把这些东西喂进他嘴里,我就不姓容!”

    推开车门,林满月下来,“不是他。”

    “他承认了!”

    “承认只是曾

    经做过扔动物内脏的事,你车上的那些不是他所为。”

    “可他承认了!”

    “一直反复这句话,你复读机啊?”林满月翻了个白眼,“你一来就问别人扔没扔过,以为你是有目的,他就承认了曾经有做过。”

    这有区别吗?

    绕晕了的钟折恺,手上的动物内脏,还是没先扔出去。

    理论了一番,林满月再转身,恭恭敬敬地问推推车的男人:“熊叔叔,你还记得我吗?”

    叔叔?

    亲戚?

    钟折恺拿着塑料盒的手一紧,脑海中疯狂运转,林满月姓林,项以轮姓项,又把这个人称为熊舒叔叔是姓熊的,应该不是亲戚的叔叔吧。

    推推车的男人,目光一软,“你是、满月?”

    林满月一笑:“我是满月。”

    认识的啊!

    也的亏钟折恺是个心宽的,要是个小心眼,还以为是林满月派着人去钟家门口造乱呢,再跟着一起来混水摸鱼来帮着脱罪。

    “这么多年不见,熊叔叔还是在干老本行啊。”林满月的视线,落在了推车上广告牌“臭豆腐”三字上。

    熊叔叔也笑:“我只会这个,你妈妈最厉害,做了大老板。”

    钟折恺有一点懂了,他也不是一味的冲动。林满月的家庭背景,盛韩轩的岳母,是摆地摊起家的,有做生意的头脑就越做越大最后开了公司。这个卖臭豆腐的,当年就是跟林满月她妈一起摆摊的小商贩。年岁是有很久了,林满月这么一问,双方都

    认了出来。

    这么一出口就提到林满月去世的妈妈,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

    钟折恺没有打岔,林满月主动上前,走到了熊叔叔身边,“我妈妈她去世了,熊叔叔这么多年过得还好吗?熊婶婶还好吗?”

    “你妈妈去世了?”

    “嗯。”

    “什么时候的事?”

    “几年了。”林满月不怎么想提到她妈妈的去世,再侧身介绍钟折恺。

    “我朋友他的车和家门口,都被人扔了动物的内脏。我们通过侦探查到了熊叔叔你曾经有做过这种事,所以就来看看,是误会了。”

    没问,就直接说是误会,钟折恺气着哼哼了两声。

    熊叔叔没了被钟折恺问时的愤怒,增添了一丝坦然,“那开车的女人欺负你熊婶婶,我气不过就跑进菜市场抓了一堆东西扔向了那人身上。”

    林满月听了就理解了。

    为什么对熊叔叔印象这么深刻,除了熊叔叔炸得臭豆腐好吃,还因为熊叔叔的老婆熊婶婶身体残疾,夫妻两却是很恩爱。欺负一个残疾人,有没有脸啊!

    熊叔叔说:“我还以为,你们是来给那个女人报仇的。”

    “不是的,都是误会。熊叔叔住在这附近吗?熊婶婶是不是在家里?”

    “是的,这里房租便宜。”

    “我能去看看她吗?”

    “可以啊,我等下去摆摊。”

    说着,林满月帮着推推车的这头,倒回去了。

    钟折恺:“??”

    什么节奏?

    报仇的呢?

    “阿禾,你家夫人是几个意思?”

    阿禾小声说:“夫人遇到故人,应该是问夫人她妈妈当年的事了。”卧槽,明明是来报仇的,怎的就变成了寻亲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