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46章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车顶车窗玻璃上,粘糊糊的沾着,恶心中带着恐惧。

    这得多大仇啊,扔动物内脏!

    带着血,带着粪的,都有。

    又脏又恶心,把车窗都给模糊完了。

    看着,都想吐了。

    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都得吓出心理阴影出来。

    对于钟折恺这种,全世界只怕盛韩轩的心理素质,纯属恶心他了。

    叉腰就骂,问候了扔动物内脏的人一家,没有得到回应。

    是啊,这空旷的地方,足球场空旷,停车场也是无人守的。

    徐磊先跟公司的其他几位同事沟通,不要把此事说出去。

    本来就是来放松的,为了这么一件事,的确有煞风景。

    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丢动物内脏的人,是故意的。

    因为钟折恺的车是停在中间位置的,要是无意地作案,那应该是第一辆或者位置稍前一点的车。怪就怪在,有且只有钟折恺一个人的车上有,挨着的两辆车,连动物内脏的臭水都没有沾一滴。

    目标太明确,就是冲着钟折恺来的。

    私人恩怨了。

    不能把钟折恺给怎么样了,就这么偷偷摸摸做恶心钟折恺的事。

    同事们先走了,留下朋友们,听着钟折恺在骂。

    虽然平时章东来最喜欢跟钟折恺怼过去怼过来的,这个时候并没有落阱下石笑话钟折恺。

    往车上扔动物内脏的人,是变态!

    被变态盯上,章东来只有同情钟折恺的。

    “骂够了,就停。”盛韩轩这么一说,钟折恺还真没骂了。

    不得不说,钟折恺某些时候,是真有把盛韩轩当做“大哥”的。

    一改骂人时的满嘴脏话,钟折恺自己分析:“查附近的监控没有用,他敢往我车上扔这么东西,必定是全副武装的,可能连眼睛都没有露在外。还不弄脏你们的车,就证明此人是知道我们的底细的。”

    祁行之问:“有怀疑对象吗?”

    “有。”

    然后,钟折恺看向了章东来。

    目光所至,章东来没气出一口老血来。

    他还没对钟折恺落阱下石,钟折恺倒怀疑上他了。

    就不该同情这种人,到处得罪人,被报复了吧!

    章东来不爽:“你是怀疑我?我他妈是修仙成功了会分身,一半在球场上一半来了停车场?”

    钟折恺也不爽:“激动个屁啊,我说你了吗,咋咋呼呼的闹鬼啊!”

    “你没说我,但是你看我了,不是怀疑我是什么?”

    “我看你?你以为你长得很帅还是很有钱?我是看你所站的位置所指的方向,那个方位有我得罪过的人。”

    大家都顺着钟折恺所形容的方位看过去:“……”

    还真是闹鬼了,就这么一看,谁知道是什么方位,谁又知道钟折恺得罪的人在那个方向?

    表达的这么模糊,谁都会误会。

    章东来真恨不得一拳把钟折恺的鼻

    子给打歪,这家伙就是欠捶。好好说不就行了,非的故意那么高深莫测的去看方位,以为他自己是风水大师吗?

    盛韩轩冷着声音说:“你是怀疑,江重瑞?”

    钟折恺打桩机似的点头,找到了知音的感觉,眼神中是被理解的欣喜。

    众人:“……”

    到底是怎么样从一个眼神看方向,就看出了得罪的人是谁?

    江重瑞,他们是认识的,还曾经亲眼目睹江重瑞出丑,跟那方位又有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一脸疑惑的表情,盛韩轩只看向林满月,跟她解释:“因为那边有条江。”

    林满月:“……”

    众人:“……”

    有条江,江重瑞姓江,这种强行联系在一起,心好累……

    钟折恺热忱忱地望着盛韩轩,盛韩轩的眼中只有林满月,一个望一个的,林满月又成了所有人的目光聚集点。

    咳了一声,林满月催钟折恺:“你确定是江重瑞所为吗?”

    才不是怕了江重瑞,至少要有证据。

    怎么样结下的仇,林满月算是参与进去了,不止钟折恺一个人,她和盛大佬都把江重瑞给得罪了的。

    难道江重瑞是惧怕盛大佬的势力,不敢朝盛大佬的 车下毒手。

    江重瑞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几个是一条船上的,只要是钟折恺遭受到了这种肮脏的攻击,他们不会坐视不管。

    “不能确定,我没有人证物证,只是猜测。江重瑞跟金姐抢儿子的抚养权在打离婚官司,那次在海边就是导火索,对我恨之入骨。”“那天我们大家都在,你去金家还是顶着我派去的名义,要说江重瑞应该更恨我的。还有他私生女的曝光,是韩轩叫人安排的,他也恨韩轩。我们两辆车是挨着停的,只扔你的没扔我们的,我觉得是江重瑞

    的可能性很小。忙着打离婚官司,金权又给江重瑞找了那么多麻烦,他自顾不暇。”

    林满月是理性分析,不是为江重瑞说好话。

    “除了江重瑞,我谁都没有得罪。我在公司里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下属们都特喜欢我这个领导,我这样可爱的人物能去得罪谁呢?”

    钟折恺的一番言论,把他自己美死了,有点后悔出门出得急忘记带一面小镜子。

    要是这个时候再照一照镜子,看着自己英俊的脸庞,多么有氛围。

    如此自恋,还敢当着盛世美颜的盛三少的面夸自己人见人爱,吹牛高手钟折恺是也。

    不过,大家看钟折恺的样子,没怎么被动物内脏影响心情,还能自娱自乐呢。

    这样的心理素质,一般人是没有的。

    林满月又问:“还查吗?”

    “查啊,这么恶心人的事,浪费我的洗车费,我是心里想得开没怎么样。这样的人要是不制止,再对下一个车主做同样的事,那车主是个想不开的,开车自杀了可怎么办?社会危险份子,我绝不姑息!”

    义正言辞的,钟折恺身上都在闪光。

    林满月想说,收集动物内脏,也是一件麻烦事,又脏又臭的。

    仇恨很深,才会去这么做的,不然谁去废那个功夫?车脏了,钟折恺没开,打了修理厂的电话让他们拖车来处理,坐盛韩轩的车离开了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