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40章 看了,就要负责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稍愣之后,林满月还是没让盛大佬等她的回答太久。

    “喜欢!”

    惊喜也是惊吓。

    背对着的,盛韩轩只听出惊喜。

    他站起来,走到她背后,把她拥入怀。

    “喜欢,不用喝完,喝几口就可以了。”

    还真是!

    大杯装,这么晚了喝一大杯,真是要撑破肚。

    林满月没有问他为什么要包装的那么隆重,大佬喜欢就好。

    多少,跟外婆有点关系的。

    外婆一直说外面的食物不干净,当然也包括奶茶的。

    黑色塑料袋挡住了盒子,盒子更遮住了杯子,外婆是猜不到那是奶茶的。

    谁又能猜到,那会是奶茶!

    一杯奶茶而已,包装成了贵重物品,除了盛大佬也没谁了。

    不能只顾前不顾后,东西带回家,扔垃圾桶林满月是没有的。

    为了扔剩下的奶茶,林满月把东西放回那盒子里,开车出来扔。

    人都出来了,没急着回去,去了梁川工作室。

    太久没见面,梁川瘦了。

    看着怪可怜的,林满月良心发现,“工作很忙吗?不要那么拼吧,身体要紧。”

    “订单多了,忙不过来,熬夜成了家常便饭。用工作麻痹自己,挺好的。”

    哎哟,这是有故事啊。

    林满月挤眉弄眼地问:“跟项以轮吵架了?你这嘴,还怕吵不过项以轮?”

    “我就不信你跟盛三少没吵过架,吵架自然是把最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你知道项以轮对我说什么吗?”

    “有屁就放,你们两吵架我不在现场,我能知道他说了什么?”

    没有耐心,林满月才不会跟梁川玩你问我答的游戏。

    “项以轮他骂我混蛋。”

    这……林满月为自己的舅舅说话:“骂人是不对,你是做了什么事,让他那么生气?”

    “我爷爷安排我去相亲,我就跟对方喝了杯茶,留了个电话,他就不干了。”

    “喝茶留电话?那你是要发展下去的意思,他肯定生气。”

    “留电话是那女的要来工作室做旗袍,我能不留?我又不是朝秦暮楚的人,他竟然怀疑我!”

    “你们异地恋,他没有安全感很正常。他要是跟谁去相亲,你也会质问他的。”

    梁川不干了,“满月你怎么回事啊,一般你都是骂项以轮的,怎么今天你全是为项以轮说话?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我给你设计了那么多套旗袍,都是白做了?”

    还论起关系了。林满月切了一声,“我自己订做的,我都有按照你工作室的价格付钱。你给我免费做旗袍,我是免费穿得吗?去一些场合,别人一讨论我的旗袍,我就给你打广告。那些阔太太都喜欢跟风,多少是因为我的

    活招牌来你这里订做?你给我做一件,收获了多少件?”

    被说透,梁川不是生气了,而是赔小心。

    就是把林满月当成了移动的广告,盛三少的老婆,地位就是那些阔太太们看重的中心。锦上添花的是,林满月长得漂亮啊,身份加长相,绝对是活招牌。

    当初是想要林满月做模特来着,林满月没答应。

    后来渐渐熟悉了,林满月多有穿他工作室的旗袍,一是因为他做出来的旗袍好看,二是给情面做广告。<b

    r />

    “我的姑奶奶哟,我就是吃醋你维护项以轮,又不是真生你的气。最近新来了一批布料,我来给你设计一套,包你穿着出门艳压四方。”

    彼此之间的辈分,已经忽略不计了。

    林满月高傲地一扬下巴,“不好看的我不穿。”

    “绝对好看,我家姑奶奶不是人配衣服,是衣服配我家姑奶奶啊。”

    梁川又说了一火车的好话,把林满月给哄好了。

    女人嘛,谁又不喜欢听赞美自己的话?

    特别是,梁川这张嘴,把谄媚都表现的那么自然,全都是发自肺腑的。

    梁川又是跟阔太太们打交道的,别家的那些八卦知道的特别多。

    跟林满月聊着聊着,就说到了金家那件事上。

    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双方不仅是要对薄公堂,还发生了口水战。

    无辜的人钟折恺,就成为了金家女儿女婿离婚风波的炮灰。

    林满月却说:“钟折恺他一点都不无辜,他是自己主动卷进去的。”

    话中有瓜啊,不明真相的观众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喋喋不休的梁川,后续的话没说出来了。

    等了老半天,都没等到林满月说出钟折恺如何主动卷进别人婚姻里的。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受到了打击,梁川摸着良心说:“满月你是不相信我吗?你以为我是大嘴巴,会胡乱对外传吗?”

    “嗯,我不相信你。”

    梁川:“……”

    不被信任,差点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转过身不理林满月。

    他们之间是关系是亲上加亲啊,竟然说不相信他!

    他却是把知道的八卦都说给林满月听!

    不公平!

    梁川觉得自己特别委屈,他自己就差把那什么的尺寸都告诉给林满月了,毫无保留毫无秘密。

    林满月呢?

    走了!

    卧槽!

    在梁川背对过去的时候,林满月就站起来了。

    当梁川听到门打开关上,才知道林满月走了。

    都没安慰他一句的,走了!

    真哭了!

    梁川哭着给项以轮打电话,跟他的外甥女如何如何欺负自己的,一副要项以轮做主的口吻。

    电话那头,项以轮理所当然地说:“我虽然在国外长大,也是知道你们国内要尊老爱幼的。我是满月的舅舅,我该让着她。”

    “少来了项以轮,我看你不是让着她,是害怕盛三少!”

    “看破不说破,才是君子。”

    “君你妹!”

    梁川愤怒地挂了电话。

    为什么会知道项以轮害怕盛三少,还不是梁川他自己也怕盛三少。

    大家彼此彼此……

    林满月从梁川工作室出来,就去了盛世集团。

    这才刚进大门,就被前台小姐好心的叫住,要告诉她一件大事。

    原来是,昨天游泳馆里裸戏的发酵。“夫人,来公司的那个中年妇女说,总裁大人看了她女儿的身体,要对她的女儿负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