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34章 惧怕?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林满月无法给任佳期正确的回答,就连侦查力极强的阿禾,都想不出是谁在跟踪。

    车是突然停下来,跟踪的那一辆并没有停下来,超车开走了。

    不然呢,跟着任佳期停下来,太明显了。

    当她们都是瞎子和傻子,看不出来?

    车还在道路中间,林满月提醒任佳期开走。

    她们没有任性地去追那辆车,要是是警方派来的,还不会有安全问题。

    不是警方派来的,而且那辆车上还有武器的话,她们要怎么办?

    阿禾再快,也快不过子弹的。

    任佳期把车开到了盛世集团,本是不想跟着林满月一起去的,林满月不放心她一个人,才跟着一起上楼。

    对盛三少的惧怕,从那天被盛三少质问之后,程度增加了。

    总裁办公室,只有林满月一个人去,任佳期与阿禾等在了总裁办的休息室里。

    人都没见到,任佳期紧张起来。

    心神不宁地坐着,时不时地望一眼玻璃墙外的走廊,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期待见到林满月来,害怕见到盛三少和林满月一起来。

    阿禾给任佳期倒了一杯水,才接过来,任佳期因为紧张害怕,撒了很多水在手腕处。

    阿禾说:“佳期小姐你不要怕,这里是盛世集团,任何心怀不轨的人都进不来。就算是警方要查案,有总裁在,他们都会客客气气按章办事。”

    哪里是害怕跟踪啊!

    最初的时候,也不是怕,是气。

    主动上交了危险性武器,还提供了线索,配合着要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不需要得到夸奖和表扬,生活在这座城市,治安方面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然而,任佳期被当做了嫌疑人搜了家,好朋友也被带去关起来,以为她们藏了宝石呢。

    也是她爸爸妈妈身份不低,没被这么直接的怀疑。

    现在把阿禾带出来了,又派人监视,不生气的人都是泥人了,没脾气吗?

    “我不怕什么跟踪,我是怕……”任佳期没说话,是猛然间想起了阿禾是盛三少的忠实崇拜者。

    “怕什么?”阿禾追问。

    既然大家是朋友,没必要藏着掖着吧。

    任佳期就说实话了:“怕你们总裁。”

    “为什么?”

    “……”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就是怕,就是畏惧,找不到原因的。

    阿禾想起了在盛家时总裁的质问,她不会安慰人,只简单地说:“那天情况特殊,夫人是了解总裁才没有插话求情,今天已经不是那天了,有夫人在总裁不会为难你的。”

    信你才有鬼……

    盛三少不是那种昏庸的昏君,奸妃在耳旁说几句就能改变心意?

    不会,林满月更不是奸妃。

    忐忑不安地等着,为了不再撒水在身上,水杯就放在了茶几上。

    另一边,林满月在等盛大佬打电话。

    从她进来的时候就在打,说得全英文,内容没有认真听,必须是很重要的。

    坐在沙发上等换了几个坐姿,盛大佬的电话都没有打完。

    “给我点烟。”

    换了语种,林满月偏头看向他,再指着她自己。

    盛大佬对她招手,电话对话没有停。

    好的吧,是叫她。

    放下包包过来,办公桌上就有一盒烟和一个打火

    机。

    多久没在他身上闻到烟味了?

    记不起了,好久好久了。

    烟盒是开过的,二十根只剩下十根左右了。

    买烟哪能只买半包呢?

    盛大佬最近烟瘾变大了?

    抽出来一根,手夹着准备用打火机点燃。

    他说:“用嘴。”

    换了语种,林满月不用问就知道他这两个字是对她说的。

    “啊?”

    “用你的嘴。”

    烟客一样,夹着放进嘴里,他满意地点头。

    讲真,这根烟是林满月叼进嘴里的第一根。

    没有冲鼻的刺激味,还未点燃更没有呛眼睛的烟雾。

    样子有点慎重,第一次含烟,嘴唇极尽不自然。左手托着打火机身,右手按着按键按燃了打火机,触放在烟的前头。

    那火焰,差点把林满月看成了斗鸡眼。

    盛韩轩再说:“往里吸一口。”

    听话的机器人林满月,按照盛大佬的要求,吸了一口。

    那滋味,林满月直把烟从嘴里拿出来,低头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烟竟然是这滋味……怎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抽烟呢?

    太呛人了!

    依然在讲电话的盛韩轩,从她的指间中拿走了燃着的烟,一点都不在意甚至是喜欢的把她含过的烟头放进嘴里。

    重重地抽了一口,没呛咳嗽,再慢慢把烟雾从嘴里吐出来。

    慢条斯理,雅痞雅致。

    喉咙舒服了的林满月,把放置在办公桌边缘的烟灰缸推到了他手边,以方便他抖烟灰。

    暂时没她什么事,她先去沙发那边坐着等他。

    没想,才坐了没几分钟,就听见他又说:“我要水。”

    办公室里没秘书没外人,只有她了。

    好耐心的,林满月去外面倒了一杯水。

    曾经玻璃杯让盛大佬的手受过伤,现在都是一次性的杯子。

    三个一次性的被子重叠在一起,端在手中杯身不会摇摇晃晃的。

    送到盛大佬办公桌前,杯子离办公桌面只有一厘米就要放下,他又说:“喂我。”

    要是别人,林满月绝对一杯水泼对方脸上没商量。

    这人是盛大佬啊,是她的男人!

    绕过办公桌,走到盛大佬身边,从左边喂还是右边喂呢?

    他说:“用嘴。”

    “啊?”

    林满月是听见了他说得这两个字,就是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我渴了。”

    “水来了啊。”

    “喂。”

    林满月:“……”

    严重怀疑盛大佬是被盛宝贝给影响了,怎的说话这么幼稚。

    还有,电话那头是什么人物?

    能不能听懂他们的语言,会不会看清他的这一面哦?

    “渴了,你的男人口渴了,你要把你的男人渴死吗?”

    “……你不是在打电话,听得见的。”

    “听得见又不是看得见,你害羞什么?”

    害羞倒还不至于,就是……

    林满月拗不过盛大佬的强烈眼神,还是喝了一口,喂给了他。习惯了就好,也不是第一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