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28章 考虑我的女人的感受了吗?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四面八方的目光看过来时,林满月是知道的。

    大家的意思,要她说两句话。

    以为她不愿意说情?

    的确差点死的是她,可她也没有记恨任佳期,相反的还担心任佳期被阿禾那么踹了一脚会受伤。

    了解盛大佬的是她,这个时候她要是替任佳期说情的话,只会让盛大佬更加生气。

    她能给出最好的应对是,不要作声,等盛大佬发完脾气之后,她再慢慢地劝。

    有避开风头的意思,更有救任佳期的意思。

    一味地袒护,只会让盛大佬更加生气,到时候遭殃地的可是任佳期。

    没有表态的林满月,她不能当着大家的面把想法说出来,以至于让其他人都误会了。

    钟折恺最有胆量,“韩轩,有话好好说,满月她不是没出事嘛……”

    林满月好想去撕了钟折恺那张嘴,谁叫他插话的,这是在点火啊!

    “要等出事了之后,我再来追究是吗?”盛韩轩冷眸一扫,“赔的起吗?”

    赔不起!

    一般的人出事,都是无法挽回的局面。

    何况是林满月出事,在座的任何人都赔不起。

    任佳期双手捂着脸,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米安也难受,头别了过去。

    关乎性命,还有武器,谁都无法三言两语糊弄过去。

    盛韩轩猛地站了起来,握成拳头的手可见手背青筋暴起。

    不会是要打人吧?

    “韩轩,不要冲动,先冷静冷静。”钟折恺跟着站起来,去拽盛韩轩。

    气极打人是可以发泄。

    可要打任佳期,打女人,还是林满月最好的朋友,这不是逼着林满月跟任佳期绝交吗?

    再就是,祁行之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被殴打吗?

    再双方打起来,即使盛韩轩能力强身体好能打赢,打架终究不是好事件!

    盛韩轩要甩掉钟折恺的手,甩了一下没有甩掉,侧身就要一脚踹过去。

    眼疾手快的,钟折恺迅速放开了手,还跳开了一步,才没有被盛韩轩给踹到。

    想到同一处的章东来,不需要米安偷偷掐他的手,就勇敢地站起来制止。

    “三少,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想看到满月出事,佳期她更不……”

    没有耐心听完,盛韩轩直接打断:“当有一天有人拿着枪对着你的女人,你再来跟我说这番话,我就算你章东来是个男人。”

    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劝人的话谁又不会?

    世上也很难有所谓的感同身受。

    章东来被堵到无言以对,可盛三少要打人,拉不了就挡一挡吧。

    毅然决然的,章东来站在了盛韩轩面前,不让盛韩轩再继续往前行走。

    “让开。”

    不让,章东来没说出来,双脚站定没动来表达出来的。

    一个拽,一个挡,盛韩轩都用同样的方式,踹!

    没有吃眼前亏的章东来,迅速躲开,拉开距离的同时也让开了路。

    早让开不就什么事都没了,硬是要唧唧歪歪。

    两位男士都对盛韩轩进行了语言和动作上的劝阻,成效为零根本没有用。

    只剩下祁行之了。

    把哭泣中的任佳期护在身后,祁行之失去了在法庭上的冷静。

    任佳期则是推开了祁行之,哭着说:“我的错误太大,我对不起满月,怎么样惩罚我都是罪有应得。”

    “三少,佳期她平时爱玩,危险性武器她是不沾的,还请你原谅她这次的过失,待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后,再做定夺。”

    米安不得不说:“三少,至少先查出原因,佳期她是不小心,我相信真正促成这件事绝对有幕后黑手。”

    盛韩轩充耳未闻,从祁行之身边经过。

    任佳期已经抱住了头,盛韩轩握成拳的手并没有挥向她。

    待他人都走过了五步,在座的各位才松了一口气。

    吓死人了!

    还以为盛三少气到要打人呢!

    原来只是经过,看样子是要出门而已。

    才松一口气没有五秒钟,盛韩轩就停下来,转身看着大家。

    是不是,又改变主意要动手了?

    一惊一吓之间,大家都为任佳期捏一把冷汗。

    真要动手,有阿禾帮忙,他们全部加起来都拦不住的。

    只是扫了大家一眼,盛韩轩就收回了视线,唇边勾起一个鄙夷的笑。

    阴冷的,皮笑肉不笑。

    “从发生事情到现在,你们有谁去问过我的女人怎么样了没有?”

    全都在想着怎么样才能为任佳期说情的大家,皆是一怔,再齐齐地看向林满月。

    貌似,真的没有问过。

    只有从医院归来的任佳期,有那么问过一句。

    应该没事吧?

    子弹没有打出来就被阿禾给抢了,没有受伤啊,不然都送医院做检查去了。盛韩轩冷笑:“你们一个个的,都充当着正义的使者,公平的化身。今天这件事真正的受害者是谁?是她任佳期,还是我的女人?你们却以为我要对任佳期动手,来跟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的女人呢?谁

    替她出气?谁替她讲话?谁又考虑到她的感受了?”

    林满月低头,她是没有那么脆弱,但是盛大佬这般的维护她,心里酸涩的很。

    钟折恺摸了摸后脑勺,“所以韩轩你不是要打人是吗?”

    才问出口,钟折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是身后米安踹得,都这个时候了,还问这种问题,找死吗?

    误会了盛三少的残暴,也忽视了对林满月的关心,这件事是他们做得有失偏颇。

    懒得再理钟折恺的问题,盛韩轩快步出了门,显然是有事要去处理。

    还能是什么事,枪进盛家的事。

    任佳期没哭了,站着跟林满月说对不起。

    其实林满月身边是空出来了位置,任佳期没好意思更没敢去坐。

    心里不是个滋味的林满月,她知道大家不是故意忽视她的,这也不是什么必须提到的问题。

    大家有没有把她当朋友,不是这一件事来定性的。

    “你确定你胸口,无大碍吗?”

    “医生都说了没问题,突发性休克而已。”

    “还站在那干嘛,坐啊。”

    林满月是这么说得,任佳期让祁行之扶着,坐到了林满月对面的位置。

    虽然盛韩轩没有给出明确的指示,今天在查清楚之前,大家都没准备离开盛家。

    只有外婆,一声不吭地回了卧室。

    平时对待他们这些小朋友,都还算温和的。

    事关人命,外婆没有了和颜悦色,仅存的是与外孙盛韩轩在同一条线上的看法。

    有谁想要在盛家制造血案,不管是好朋友还是陌生人,都别想得逞!

    只要查到,追究到底!

    等了大概两个小时,盛韩轩回来了。

    一同回来的,还有去查事情经过的徐磊。

    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

    盛韩轩坐在了林满月身边,下达指示:“徐磊,你说。”

    打开文件夹,徐磊跟开公司会议一样,从里面拿出两张放大的照片,再让大家一一传送来看。

    徐磊问:“两样东西,有什么不同?”

    照片上各自是一把枪,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不同。

    这样卖关子,很想催着快点告知真相,碍于盛三少都同意了,其他人只好跟从。

    “没有不同是不是?从材质上是有很大区别的。”

    徐磊再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把枪,放在茶几上时发出的声音很轻,不需要专家来细说就能听出这是塑料玩具枪。

    徐磊做了个手势,阿禾就把任佳期的包包拿了过来。

    戏剧中,百分之九十的东西都是买的道路,唯独任佳期的这个包包,用得是她自己的。

    金色的名牌包包,跟一身道具假金饰,很搭的。

    塑料玩具枪放进了任佳期的包包里,徐磊让大家传递了一遍。再用与那把有杀伤力的枪相同重量的砝码放进包包里,让大家传递了一遍。

    包包、玩具塑料枪,杀伤力枪,分列摆在茶几上。

    徐磊说:“重量的差别,相信你们大家已经亲自感受到了。”

    任佳期红着脸,那是愧疚的颜色,来替自己解释:“我事先真的没有察觉出来,只在拿枪出来之后,才觉得这枪有问题。我上有双亲,还未结婚,满月是我的好朋友,怎么会做出拿枪杀人这种愚蠢的事?”

    在盛三少出门之前的那番话说出来之后,大家暂时都没有再帮着任佳期求情说话,

    “任小姐你先不要着急,你能告诉大家,你的玩具枪是在哪里买得吗?”

    “玩具店。”

    “哪里的玩具店?”

    “南山路那边。”

    “我查过,南山路那一带是没有玩具店的。”

    “记错了,是在时发超市外二楼的那家玩具店。”

    众人:“……”

    不是他们不相信任佳期,这一问一答的,真那么容易记错?

    事件不是上一秒才发生,都过去这么几个小时了,任佳期她自己就没把事情经过在脑海里想一想的吗?

    徐磊这么问,一定是有原因的,真想撬开徐磊的嘴把所有的真相都道出。自知前后回答错误被徐磊指出来,有掩饰的嫌疑,任佳期急了:“没有,我真的是在超市外面的玩具店买的,那家店里还有这种玩具枪的。不信你们去查啊,我绝对没有说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