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12章 渣男,负分滚粗!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谁也不是傻子。

    钟折恺的嘲讽以为出门没带脑子,江重瑞也带了脑子。

    在下套呢,坑都挖出来了,只等着他跳下去。

    茶壶里一定没有毒,不然钟折恺没有这么坦荡荡。

    江重瑞甚至怀疑,钟折恺说得电话内容下毒的真伪,是故意说给他听得?

    被暂时的想法蒙蔽了理智的眼睛,其实钟折恺就没准备对金家人下毒,为的就是离间他跟金家人的关系。

    茶水有毒,他是没有阻止金家人喝,钟折恺这么快就想到了这点,莫不是早就计划好了?

    就知道钟折恺是有备而来,他做什么反应都会掉进陷阱里。

    江重瑞的沉默,钟折恺不会等着江重瑞想出来应答的话再反驳。

    优势在手上,钟折恺再接再厉继续追问:“故意把茶弄泼,别说你是无意的,不让自己中毒,就让你岳父岳母还有你的妻子中毒!”

    没有朦胧地指代,而是把话都说得明白。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问一句逼一句,也许就被转换了话题。

    要命的事,还是直接一点的好。

    钟折恺清醒的很,茶壶里没有毒,他就是这么有底气。

    把茶壶送到哪里去做鉴定,他都乐意奉陪。

    再说了,江重瑞丧心病狂是心理变态,他才不会无缘无故就来金家下毒,连小孩子都不放过,还是人吗?

    媳妇都没有讨到,单身狗一个,不想做太多的坏事把身上的好运被败光了。

    金秀颖本人没有把当年那件事想起来,钟折恺是记在心里的,他是内心里不安才来金家。只想看一看金秀颖过得好不好,开导金太太,也是不想金秀颖有太重的心理压力。

    这些,都跟江重瑞没有半毛钱关系,不是为了江重瑞而来。

    面对渣男,该说负分滚粗!

    金太太信了钟折恺的话,看向女婿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刮在女婿的每一寸肌肤上。

    金家只有一个女儿,他们两老死了,好让江重瑞来欺负他们的女儿?

    金权没有老妻的冲动,也开始怀疑了女婿。

    两老的反应,江重瑞没有表现出慌乱,低头自卑地说:“对不起爸妈,我隐瞒着没有告诉你们,其实我最近在看心理医生……”

    话没有说完,不用了。

    在看心理医生,心理上有压力,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失眠,的确也是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会有的症状。

    茶壶里有没有毒,江重瑞没有说,他只是提到了江小游喝得水有毒。

    紧张儿子,才说了胡话。

    看病的记录是可以找到的,江重瑞是真有去心理诊所,但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他为了他的女儿,换了环境,小女孩没有以前乖顺了,总是翻错误总是惹麻烦,他是求心理医生教他一些办法的。

    钟折恺大可以去查,心理医生有专业素养,不会向别人透露病人的隐私。

    只要查到他有去过心理诊所,这就足够让他把今天的事给糊弄过去了。

    想把江重瑞的形象毁一毁的钟折恺,嘴巴像是被无数双手给捂住了,说不出话来。

    真是日了藏獒了!

    没有低看过江重瑞,这盏灯一点都不省油啊!

    明明那么渣那么坏,反而成为了弱者?

    他再追问下去,就显得对江重瑞咄咄逼人了不是。

    一个心理有疾病的,他还曾经做过心理医生呢,叫什么劲呢?

    恶心死人了!

    看到江重瑞地脸,就想过去给两大嘴巴。

    以免说仗势欺人,钟折恺把茶壶的水倒进垃圾桶,跟金家二老告辞。

    如此尴尬,二老也不好再挽留。

    心里不舒服,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钟折恺找去了盛家,工作狂盛韩轩不在家,周末在加班工作。

    先叫阿禾把盛宝贝抱走,钟折恺不想脏了小孩子的耳朵。

    太无耻了!

    林满月见他这么生气,对着阿禾点了一下头。

    小孩子进屋了,钟折恺才破口飙脏话:“真他妈刷新了我的三观……”

    骂了十几分钟,林满月耐心地听着,没有制止还会搭一两句。

    好朋友不都应该这样么?

    钟折恺再骂江重瑞,她指着不该在背后说人坏话?

    白莲花也不要这么盛开的。

    他们就是组团见不惯江重瑞,只有骂得狠的,没有要说好话的。

    “他要是心理有问题,我二伯家隔壁邻居养得土狗都可能心理不健康了!”

    “你二伯家隔壁邻居养得土狗怎么了?”

    “路过会叫,给它丢骨头也叫,不理它也叫,这不是心理不健康是什么?”

    林满月:“……”

    钟折恺在国外是做兽医的吗?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人都快气炸了,别再刺激他了。“那柔柔弱弱地说去看了心理医生的样子,像极了我要把他逼良为娼。这样一来,考虑到江重瑞现在的状况,金家人会对江重瑞越来越好,金秀颖要离婚的心思也会打断。那种虚伪的人,我还真想金秀颖跟

    江重瑞离了。珍惜生命,远离渣男!”

    林满月的情绪做不到那么激动,“也不是全给江重瑞占了便宜,他说他在看心理医生,金家人不在意,其他人就不在意了?”

    醍醐灌顶般,钟折恺得到了启发。

    以前都觉得林满月太聪明不好,今天体验了一把跟聪明的女人做朋友是多么愉快。

    智囊团啊!

    “对的,锦尚集团的总裁心理不健康,要用花里胡哨的方式传出去,这样会不会影响锦尚集团的股价?”

    领导者的身体健康,有时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关乎着整个集体。

    有些家族,掌权者的身体出了状况,都不会照常公布,得找到合适的时机。

    虽然江重瑞不算大股东,他也是明面上的总裁。

    林满月一记白眼不带犹豫的,咬了一下后槽牙,“锦尚集团有损失是损失的金家,能伤到江重瑞什么?”

    “那满月你的意思是?”

    “想办法让江重瑞的情人知道,一门心思想要回来,得待不住了。”

    好招!

    都想给林满月鼓掌了。

    “到时候江重瑞难不成还跟他岳父解释说是因为出轨有私生女抑郁了?哈哈哈哈,我马上就去联系人。”钟折恺一改怒气冲冲,喜滋滋地去办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