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10章 心思活跃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岳丈金权死了,第一顺序继承人就是他的岳母。

    一个高位截瘫的妇人,能够掌握住巨大的财富吗?

    最后还不都是他跟妻子的。

    遗嘱没有听到提起过,应该是没有立的。

    虽然岳丈没有怎么在公事上压制过他,也给了他绝对的自由。但是,自己翻身做主人,和给别人打工是两回事。权限不大的总裁,还可能随时被炒掉,心里是不甘心的。

    只要金权去世,茶壶上会留下钟折恺的指纹,他会想办法留住茶壶不被钟折恺毁掉,警察查起来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据。

    至于杀人动机,钟折恺是林满月派来的,林满月代表着盛三少,这不就结了。

    因为他曾经背地里对盛三少做过手脚,盛三少怀恨在心,就派着钟折恺来金家灭口。

    盛家的势力再大,这么多条人命,三言两语能敷衍过去?

    牵扯到杀人,盛三少还能高枕无忧地做总裁吗?

    盛世集团就会随着盛三少一起倒塌,锦尚集团就能取而代之了。

    所有人都知道钟折恺跟盛三少是好朋友,暗自打量钟折恺的身板,在事发后看能不能成功地护住茶壶。

    应该能的。

    生命危急时刻,全部的力气都要使出来了。

    当江重瑞看到钟折恺也给他倒了一杯茶时,心跳一下加快。

    真是要灭口啊,连他都要一起下毒。

    他不喝不就行了。

    可以就现在拆穿钟折恺的狠毒,江重瑞没有。

    死人了,反正又不是他下得毒,凶手是钟折恺。

    眼看着妻子端起了茶杯,江重瑞的呼吸都重了。

    提醒不要喝?

    江重瑞没有出声,还别过了头不去看。

    他们要亲近钟折恺,把他的忠告当成了耳边风,怪他吗?

    最近妻子对他越来越冷淡了,一整天都说不了几句话,心思全花在岳母身上,对钟折恺倒是和颜悦色的。

    死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升官发财死老婆,人生的快事。

    真不是他够狠,是妻子一家不小心,信错了人。

    儿子在卧室里做作业没出来,江重瑞能够护住自己,当然也能护住儿子。

    茶杯到了嘴边,有点烫,金小姐又放了下来。

    江重瑞眼中闪过失望,很快就恢复正常。

    钟折恺问:“不好喝吗?”

    像是在催着金小姐喝下茶水一样,在江重瑞看来,里面是有毒无误了。

    早点喝下早点完事,钟折恺好早点脱身吗?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金家人只要毒发身亡,就立刻报警!

    “怎么会呢,小钟你的手艺我信得过。”

    江重瑞见岳母拿起了茶杯,这是他最没有心理负担的人,毒发了还是一种解脱,不需要人来照顾了。

    这一周,可以说岳母抢去了他妻子地全部时间,把他这个老公给冷落了。

    真烫,金太太把茶杯放了下来。

    金小姐笑:“烫吧,我又没有说钟先生没泡好茶,妈你太偏袒了。”

    故意这么说得。

    钟折恺的到来,让郁郁寡欢的妈妈开朗了不少,金小姐是想把这种状态继续下去。

    在江重瑞看来,是真刺眼。

    当着他的面,把别的男人夸得那么好!是没有什么私情,可他听着就是不舒服!

    金权也用手摸了一下茶杯,是真的烫,跟刚烧开的开水一样。

    端茶倒水这种事情,一般女人比较拿手,钟折恺那样一个公子哥,要他注意到这样地细节,不可能了。

    倒了茶,都不喝,就不礼貌了。

    考虑到钟折恺背后还有盛三少撑腰,金权就对女婿说:“我记得重瑞你喜欢喝烫的,喝一口试试看小钟的手艺。”

    在等着金家人喝下带毒的茶水的江重瑞,被点名先喝,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

    那是毒药,他能喝吗?

    金家人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联合着钟折恺来毒死他?

    不会的,跟钟折恺再亲,他也是他们的女婿。

    江小游这么小,不能没有了爸爸。

    岳丈应该不知道茶水里有毒,碍于礼貌才叫他喝下钟折恺泡得茶。

    借口多的是,立刻就想到了一个。

    “最近严重失眠,茶跟咖啡都戒了。”

    现在才中午,喝一杯茶,难道晚上还睡不着吗?

    这不是摆明了不买钟折恺的账吗?

    金权不悦:“家里的茶叶都不浓,我跟你妈喝了都能睡着,不会影响睡眠。”

    硬逼着喝?

    除非是强行灌下去,不然不会想不开自己喝下毒的茶。

    “秀颖你这里是什么?”江重瑞猛地站起来,伸手到妻子的耳朵边抓了一下。

    这样一个动作,身前的水杯就顺势泼倒,茶水洒了一地。

    江重瑞再拳头握着,紧紧一捏,再张开五指的时候,看着掌内说:“在一只蚊子。”

    走到垃圾桶边半蹲,手掌朝着垃圾桶动了两下,把并不存在的蚊子丢进垃圾桶。

    茶水泼了,就不用喝了。

    不是故意不喝,是因为打蚊子给撞泼了。

    钟折恺没笑没板脸,他看出来了江重瑞是故意的。

    这里是室内,金家收拾得非常干净,根本不可能有蚊子,又不是室外。

    外人都看出来了,金家人自然是懂江重瑞的行为是故意而为之。

    看出来了又怎么样?

    江重瑞不知道从哪里来得底气,一点都不畏惧岳丈和岳母。

    看出来了才好,他没有喝下,为了钟折恺的颜面,金家人自然是会喝下的。

    金权对着钟折恺一笑,站起来端起茶杯就放在了江重瑞身前的茶几上。

    没有强制性地呵斥,而是细心劝慰:“你别看小钟他不像做家务活的,我闻了茶是真的香,重瑞你试一口,保证让你想再续杯。”

    给足了女婿的面子,也让钟折恺不多想。

    眼力见不是没有,金权相信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女婿不会再拆台。

    女儿救了盛三少的外婆是另外一回事,还没达成和解呢,又跟盛三少地人给拗着了,绝对不是好事!

    “好渴啊。”

    稚嫩的男孩声音从身后传来,就见一个小身影跑到茶几这边来,端起金权刚刚放下的茶杯喝了起来。

    “别喝!”江重瑞来不及阻止,茶水已经进了江重瑞的肚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