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00章 小事儿,看他内疚的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任佳期恶心的不行。

    爆脾气来了,就开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话不能这么说,我要是不说话,有些人会把我当做肉哑巴。”

    “还有理了!人家满月跟三少是感觉来了,我们这么多电灯泡在这里,自然是要去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了。”

    “就他们两感觉来了?你们怎么还没来?难不成你们不是情侣了?”

    “哦,不好意思了,我是想带佳期走来着,因为你说话而耽搁了。”

    祁行之也牵着任佳期的手,快速离开。

    不是上楼,是出了盛家的门。

    听得章东来心里痒痒的,他说:“气氛来了,安安我们也回去吧,就想单独跟你待在一块儿。”

    不等米安回答,章东来就牵着她走了。

    是以,前几分钟人数还算多的餐厅,现在只剩下钟折恺一个人了。

    单身有罪!

    单身就该做哑巴,说什么话!

    叫你说!

    钟折恺要一把站扇在嘴上,就快打到了,还是停了下来没打。

    谈恋爱了不起啊?

    结婚了不起啊?

    生儿子了不起啊?

    他有手机有工作,挺好的!

    这一对对鸳鸯们,迟早……

    算了,都是好朋友,就不诅咒他们了。

    别的情侣一对对的,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一周后,处理完项老头后事的项以轮,回来了。

    面色是带着疲倦的,没有来盛家,而是跟林满月约在了外面见面。

    他不清楚盛家是否有那方面的忌讳,他家里才有人去世,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去盛家的好。

    林满月没有带儿子,跟阿禾两人去赴约。

    对项以轮没什么恨,本来就是心里的那点小委屈而已,随着一周的时间,冲淡了。

    “事情太多了,拖了这么几天才来。老头子要给你的股份……”

    “我不要。”林满月打断了项以轮的话。

    没有谁是不爱钱的。

    但也不能没有一点原则了。

    项老头就算是世界首富,她都不稀罕。

    “你别跟钱过不去,那也算是老头子补偿给姐姐的。”

    “不要!”

    “不持股份,我按照市价折现给你吧。”

    “要说几遍不要,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林满月要发飙了。

    盛大佬不在,一般的人是无法把她生气的火给浇灭的。项以轮叹气,重重地揉了一下额头,“老头子行事是挺脏的,你不要我不是吃不下,就是良心上不安。对不起姐姐,我应该照顾你的,应该早点把你们母女两找到,你就不用吃那么多苦了,盛启泰也不会因

    为你娘家的弱看不起你。”

    “说这些干嘛!我现在很好,你还有没有别的说的,没有我就走了。”

    “有有,老头子的日记本被偷了,梁川已经告诉给你了吧。我跟我妈都怀疑,可能跟你亲生父亲有关,他还活着,并且不希望你找到他。”

    有病吧!

    她就不该来跟项以轮见面。

    十句话,九句半她听了会发火。

    “说得像我稀罕找他似的!日记本不见了最好,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项以轮松了一口气,“日记本上没有记载你的信息,项家那边的人,知道你是我外甥女的,基本上都死了。那些保姆保镖就算被套出来话,他们是不清楚你我的具体关系,以为你是项老头给我找得老婆。国

    内的话,你的那些朋友更不可能向外透露。还有两个人,她们即使不会说话,我都不放心她们。”

    寒光闪过,林满月看出了项以轮的杀意。

    要是别人,林满月才不会管别人的死活,从项以轮的话中,她听出来了是聋哑保姆和秦双姝。

    两人都不能说话了,且聋哑保姆曾经照顾过她。

    至于秦双姝,项老头下手太狠了,蝼蚁尚且贪生,不要再加剧了。

    一本日记本都要偷,对方是什么来头都不知道,项以轮是在保护她。

    林满月不是没有心,她只是不想再伤及无辜。

    语气软了一些:“不要再造成悲剧了,你我都是做了父母的人,留点余地吧。”“你给那些人留余地,那些人给你留过没有?你之前的那个好朋友,差点害得盛宝贝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叶虹茜更是,有了喘息的机会,连老太太都要去毒害。我是你舅舅,没有给你一个家,现在和以后

    唯一能做的就是护你周全!”

    项以轮说得坚定,林满月不感动是假话。

    她的舅舅,维护她,她不领情反而去骂他吗?

    唉,都是些什么事啊!

    语气越来越软,到了求的地步:“我只是不想再出人命了。”

    “不会出人命,就是把一些线索处理干净一点。”

    好吧,他是个有分寸的人,她相信他能处理好的。

    “盛太太,这么巧啊!”

    听到有人叫自己,林满月转身,看到了金小姐。

    见面的地方就是一家露天咖啡厅,谁都可以来。

    她跟项以轮坐得是角落,说话只要不拿着喇叭,是不会被听了去的。

    金小姐这样走过来,就得被听见了。

    寺庙的乌龙遇见,这是第几次在外面遇见了?

    从金小姐走来的位置,坐着与金小姐同行的两个阔太太,没有跟过来一起打招呼而已。

    “盛太太,这位是?”

    金小姐问的是项以轮。

    不是外界都在传盛三少不允许林满月单独跟男人接触,喜欢吃醋么?

    “他是我朋友的朋友。”

    林满月这么说,以后推算起来,是以梁川为媒介的。

    性向瞒不了多久的,到时候项以轮跟梁川的关系公开,她此时的说法也是经得起推敲的。

    “那我就不打扰啦。”

    金小姐很识趣,站了不到一分钟,就回到她朋友所在的那一桌了。

    人走远了,项以轮才说:“暂时不能公开,梁川还没有得到他爷爷的理解,以后就不会叫你为难了。”

    小事儿,看他内疚的。

    “不急的,你们慢慢来。说你是我朋友,也没什么。”

    “见男性朋友见这么久,就不怕回去了,三少那里不好交代吗?”

    “他才没有那么小气。”

    话音才落,林满月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好巧不巧,就是盛大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