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791章 目光阴寒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既然已经成功把盛大佬从工作中拉出来了,那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要不是她提到了情趣,也许盛大佬都还要工作到深夜的。

    勇敢一点。

    两人都是夫妻了,还能有什么害羞的。

    被子从身上掀开。

    明明是没有了被子的保暖,林满月反而觉得身上热。

    不用再来照镜子,就知道脸红了。

    鼓励自己要勇敢,可是还是受不住盛大佬炙热的眼神。

    双手捂住了脸,确切地说是捂住了眼睛。

    看不见了,随便他看吧。

    反正也不冷。

    他说:“大了。”

    林满月催他,“你快点啦。”

    “如你所愿。”

    盛韩轩说完,扑上床。

    至于什么大了,心领神会就可以了。

    他也用他的行动诠释了,真是爱不释手。

    没有荒唐一夜,两次之后就没继续了。

    第二天,他起床林满月就跟着醒了。

    只是醒,没有起来。

    盛韩轩亲了她额头一口,再摸了摸她的头发,“再睡一会儿。”

    翻过身去,林满月毫无心理负担睡了。

    盛韩轩的动作很轻,没有吵到她睡觉。

    下楼的时候,外婆他们都在,盛韩轩对着儿子说:“不要去打扰你妈妈,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哪里听得懂意思,盛宝贝噗噗吐着泡泡。

    外婆跟宋姿倒是听懂了,在盛韩轩出门上班后,没指使保姆上楼叫林满月来吃早餐。

    “满月都是因为你才这么累,好好照顾盛宝贝,就算是回报了满月对你的担心了。”

    外婆没有跟宋姿讲究什么,该说得还是要说。

    “为什么是因为我?”

    “你离家出走,担心你的啊。谁家里的婆婆会是这样?满月她不止要照顾盛宝贝这个小孩,还要照顾你这个老小孩。”

    宋姿:“……”

    老小孩什么的,一点都不萌,是在说她幼稚。

    没再顶嘴,宋姿是学会了见好就收,“我知道了。”

    正吃着早餐,项以轮来了。

    许久没有露面,一来盛家就带来了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消息。

    项老头,去世了。

    今天中午的飞机飞回去,现在是特地来盛家告知。

    亲人死了,听到这种消息,会象征性地说一声节哀。

    可是,外婆说不出来,宋姿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都没有插。

    “你肯定很忙,那我就不留你了。”外婆这话说出来是挑不出来毛病。

    可是,人家项以轮来盛家,主要是告诉林满月这个消息的。

    人都还没见到,就在赶着走了。

    的确是见面来说,显得更尊重一些。

    项以轮是有林满月电话号码的,完全可以电话告知。

    见面,是有不情之请。

    没有说给宋家老太太听,估计都已经猜到了。

    楼上的林满月,也真的醒了。

    手机吵醒的。

    她一看是梁川的号码,接与不接之间还权衡了一下。

    按照之前那么多次,梁川打电话来都不是好事,时间还算早的,一定是有正事。

    接吧,林满月按了接听。

    “满月,你起床了没有?”

    “有事就说,没事就挂了。”

    “别别别,项以轮去找你了,肯定被三少的外婆给拦截了。”

    楼下到底什么情况,林满月不知,绝对不是好事。

    “你说。”

    “项以轮他爸爸断气了。”

    果然,没有猜错,不是好事。

    倒不是惋惜那个老头子的生命,林满月也没有大笑出来。

    “项以轮去找你,他妈的意思是,你抽空去一趟项家。”

    从床上坐起来,林满月反问:“我为什么要去?项家那是什么地方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

    梁川怎么可能不知道!

    关着林满月那么久,不能与盛三少见面,项家于林满月来说就是牢笼。

    从牢笼里逃了出去,谁还会想回去?

    不堪回首的记忆,去到待过的地方,总是会回忆起来的。

    “是项以轮他妈的意思,他爸爸亲人太少了,子孙后代只有项以轮和你妈妈,而你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只有你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吃项家的大米喝项家水了,我得去报恩?我妈是被那个人遗弃的,搁在现在,是遗弃罪!不知悔改曾经的错误,还妄想改变我的人生,就不配拥有亲情和后代!”

    话是不好听,至少是没有爆粗。

    打这个电话之前,梁川就没有预料过会好言好语。

    “我知道你的意思,项以轮他还在你家,你去见见他,他早点走得好。”

    自己的爱人自己疼,林满月心疼盛三少工作累,梁川也是心疼项以轮去盛家坐冷板凳。

    说多少讨厌项老头的话,终究是项以轮的亲爹,死了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说再见,林满月挂了电话,下床去衣柜随便找了一套衣服穿上,不是很爽地下楼。

    一楼客厅里,项以轮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林满月来了。

    项以轮还没说为何事来盛家,林满月先说:“我不会去的。”

    外婆紧绷的脸,有了一丝缓和。

    要有原则性和立场。

    项家那个老头对林满月做了那样的事,死后还想林满月去送一程,真当盛家人好欺负可以随便捏?

    死者为大,首先要那位死者是值得尊重的。

    显然,项家那个老头生前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死也是死得活该,不值得被尊重。

    项以轮眼神暗淡,“两天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吗?”“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这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如果是我尊重的长辈,出了什么事,即使在南极或者北极,我都会想方设法赶着去的。那个自私又自利的人死了,我没有放鞭炮庆祝,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了。你

    走吧,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林满月的逐客,就逐得更明显了。

    项以轮心如死灰,即使来之前就知道了会无功而返,面临这个回答还是失落。项老头犯下的错误,得不到原谅。

    “满月……”

    “不要说了,你快走。我耐心有限,叫人赶你出盛家的门你的脸上不会有光。”

    项以轮叹了一声气,只好走了。

    到了门口,脚步停下来。林满月目光阴寒:“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