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736章 我劝你善良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敏感了些吧。

    只是别人说得书上的故事而已,情节跟她们最近的情况有点相近而已,不是说她们的。

    再次没往心里去,林满月喝了一口金银花茶。

    这家店的招牌饮品,淡淡的香甜味,上火了多喝几杯有利。

    “是真的气死了?还是因为生病救不活了啊?”

    “气死的。那富家女儿的母亲去世的早,从小就没有母爱,以为找到了两个好朋友,就推心置腹了。她拿那两个朋友当宝,两个朋友拿她当草,一想不开就给吐血气死了。”

    下火的金银花茶,越喝越上火是怎么回事?

    不断往耳朵里冒进来的那些话,让她上火。

    有些朋友是很坏,可她跟任佳期两人,只对仇人坏,对自己的好朋友却是没有二心的。

    重病什么的,两个朋友不管不问还出去喝酒,不是说得她们两个?

    桌上摆那么多酒瓶,别人又不知道是徐磊一个人喝的。

    就是退一万步来讲,米安在住院,她跟任佳期就不能喝酒了?

    喝酒不一定就是喜事,还有悲伤的事情。

    失恋、工作不如意、与家人发生争吵等等,拿酒来买醉多的是人。

    为什么她跟任佳期就是出来吃个东西,都还要被别人说呢?

    是的,别人说得是古代的人,古代的朋友。

    可是情况就是这么相近,林满月就是不往自己身上想都难。

    盛韩轩把服务生招过来,要了纸笔写了某些字,再让服务生交给老板。

    写了什么,林满月没有看清,只顾生闷气了。

    很快老板就从里屋出来,要请那一桌的客人离开,饭钱都不收了。

    盛大佬在纸上写了什么不在意了,目的就是赶走那几个多话的人。

    其实林满月平时没那么霸道的,这次她很支持盛大佬。

    管不了这里是公共场所谁都有说话的权利了。

    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指责她和任佳期,她是听着刺耳,对方走就是了。

    “这就是现实,连空气都是有钱人的,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活着都是沾他们的光,走吧我们。”

    “凭什么啊,东西还没吃完,哪有就赶人的道理?”

    “打开门做生意,不能因为有比我们有钱的客人在,就赶我们走吧。一盘花生米我们付十块,难不成那几个有钱人付了一百块吗?同样是消费,老板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

    林满月“啪”地一下就把筷子拍在了桌上。

    那几个人要不是针对他们才说的那些话就有鬼了!

    盛大佬是写了纸条,没那么暴发户气质就写上“我们是有钱人”。

    老板也不会傻着以有钱人来做赶人走的借口。

    明显的,那一桌的客人是认识他们的。

    气死好朋友的那个古代故事,是专门说给他们听的。

    林满月就呵呵了,她就不认识那几个人,仇恨从哪里来?

    含沙射影很好玩?

    又不是成年人了,要对自己的语言负责。

    筷子拍下时,那几个人就看过来了。

    林满月不屑地说:“就是赶你们走了,要么你们有能耐来赶我们走啊。”

    是这几个人逼的。

    没有先惹她,她才不会说话这么气人。

    上完洗手间出来的徐磊,见着气氛有点不对,就立刻联系了总裁的保镖团队。

    即使真打起来,那几个人不是总裁的对手,有保镖们在会更安全些。

    任佳期眼睛一眯,“哪里来的野鸡,这么喜欢给自己加戏!在这里演什么,我可以推荐你们去剧组演死尸。”

    这话更带有攻击性了。

    不是只有林满月一个人听到,既然林满月都开了个头,任佳期就要加大火力,炮轰这几个人。

    暗讽的气势被这样一骂,都不敢还嘴了。

    有钱人禾朋友都不提了,要走人。

    祁行之手重重敲了一下桌子,“允许你们走了吗?”

    一会儿要赶他们走,一会儿又不允许,夜宵店老板都不好插话了。

    有句话是说得对,有钱人难伺候……

    祁行之问:“你们是谁?”

    已经退到后面来的老板小声说:“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海边本来就能算是个游玩的地方,来得人多,本市的以及外地的。

    做生意的,接待客人多了,就能从口音听出来。

    经老板这么一提醒,林满月也觉得这些人是外地的了。

    更奇怪了。

    外地人跟她们能有什么仇恨?

    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对米安生病住院很了解似的。

    林满月承认她是树敌众多,但也没有夸张到外地去。

    那么这几个人,是什么来历?

    林满月看向任佳期,任佳期摇头,“我人很好的,一般不得罪人,公司的同事都封我为和平大使,怎么可能有仇人呢?还是外地的,更不可能。”

    “你确定和平大使是同事们封给你的,而不是你自封的?”

    “看破不说破,满月我劝你善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满月真笑了出来。

    当面指出任佳期的吹牛,习惯了不是么。

    这边都笑了起来,那几个人又要走的,祁行之呵斥。

    “站住!”

    迈开的腿又收了回来,那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现出来了害怕。

    “再问你们一遍,是谁?”

    其中一个回答:“我们,是来旅游的,从来没有见过大海,才来看看。”

    海边的游客是多,可是说古代朋友生病等等的,没有几个。

    “你们认识米安吗?”

    “不认识,没听说过。”

    “章东子呢?”

    “没有。”

    “章东来呢?”

    “我们连章东子都不认识,更不认识什么章东来。”

    祁行之勾起一边的唇角,“我有说章东子跟章东来有什么联系吗?”

    露馅儿了。

    林满月暗暗佩服祁行之。

    金牌律师就是棒啊,几句话就给那几个人诈了出来。

    加上在医院出现的章东来的舅妈,这群人是不是一起过来的?

    章东来的小名就是东子,是一次聚会的时候米安说得,只有章东来他妈那边的亲戚这么叫。

    自作聪明,还说那么多,直接说不认识不就不会被识破了。

    祁行之拿起手机就拍下了他们的照片,按键发出去。然后说:“我发给了章东子,就知道你们认不认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