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734章 不想死,想活下去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所有人都被结果吓到绝望,只有盛韩轩一个人,对这个医生提出了质疑。

    “你叫什么名字?”

    医生不悦,没有直接回答盛韩轩的问题。

    “我知道你们对结果无法接受,但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把人给救回来。”

    白血病,分良性的和恶性的,救回来的例子不是没有。

    只是,他们都一时间无法消化这个结果。

    即使之前就查出了疑似,还是抱着希望是误诊啊。

    “你叫什么名字?”

    盛韩轩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医生更不悦,“家属……”

    “你叫什么名字?”

    第三遍问出来,是打断医生的话。

    听到噩耗的米邵乾,已经支撑不住自己,跌坐在了地上。

    堂堂丰澜国际的总裁,这么掉面子的坐地上,此时也顾不上了。

    “抓住他!”

    盛韩轩一声令下。阿禾就蹿了出来,把医生按在了墙上,胳膊扭到了身后不让其动。

    这是怎么了,还动起手来了?

    诊断结果不好,也不是医生的错啊。

    但是呢,他们没有一个人有说盛韩轩做得不对。

    林满月隐隐的还觉得,大佬这么做是有别样的目的。

    一个名字问三遍,不是盛大佬的行事风格。

    盛韩轩冷笑:“我一个外行都知道医生不能留指甲,你一个医生小手指指甲那么长,院长是你爸?”

    极尽讽刺的话,第一个懂的是林满月。

    急忙把自己从悲伤中剥离出来,林满月不可置信地问:“他是假医生?”

    问名字不说,还留指甲,真的医生不会这样。

    一群人,都被林满月的问题给问定住了。

    如此重大的事情,到底是医院跟他们开得玩笑,还是哪个不要命的来做这样的事?

    悲伤过后,是愤怒!

    米邵乾都从地上起来了,视线放在医生身上,移都没移一下。

    沉默抵抗是吧。

    盛韩轩说:“去找个老虎钳,把他的指甲给拔掉!”

    “你们敢!光天化日之下伤人,我可以告你们!”要挣扎,但是阿禾很用力,反抗是没有用的。

    要说盛韩轩的问题还只是开始,“医生”后面说得这些话,已经结束了。

    这就是个假货!

    火从头顶冒,米邵乾一脚踹到假货的大腿上。

    没够,远远不能泄气,再补了几脚。

    远远的,容医生跟几个医生护士过来。

    容医生一伸手,其他的医生都停在了她身后。

    “可以告诉我一下,你们在干什么吗?”

    除了发现端倪的盛韩轩,其他人都气得不行。

    擦掉因为噩耗而留下来的眼泪,任佳期愤怒地说:“这人假扮医生,来跟我们说米安是白血病!”

    这家医院很大,容医生位居高位,有些新进来的小医生她不熟悉。

    可是要跟米安病情和手术有关的医生,容医生还是认识的,全部都在她身后呢。

    被按在墙上的那人,容医生没有见到过。

    容医生一摆手,“楼梯间那边的监控是坏的,把这人带那里去吧。”

    没有说带去做什么,大家都懂了。

    揍啊!

    太气人了!

    白血病是开玩笑的吗?

    家属生气,容医生他们这几个医生更生气。

    恨不得放下手中的病例,一起到楼梯间把这个假货揍一顿。

    “已经得出结果了,不是血液病也并非肿瘤,做个手术就好。具体的病情,等你们平复心情了,我再跟你们慢慢讲。现在你们先去楼梯间吧。”

    容医生知道他们在等结果,说出来后,他们就能放开手脚去揍人了。

    差点欢呼,差点雀跃。

    米邵乾又跌坐在地,手捶着地面,有眼泪有笑声,高兴到哭。

    容医生把多余的文件袋递给阿禾,没有说是什么意思,阿禾拿着文件袋就把假货拽到了楼梯间。

    暂时找不到别的工具,文件袋挡着,可以防止打的时候直接落下来的伤痕。

    惹到专业人士,就是这样的下场。

    几拳头下去,假货就把该说的和不该说得都说了出来。

    容医生他们查看了米安的状况,去会议室商议着手术方案了,没有错过最佳时机。

    病房里,气氛没有了之前那么凝重。

    出气动完手的任佳期回到病房,转达了假货的来历。

    “他说他们是在做一个调查,告诉亲属得了白血病,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挨了阿禾的好多下,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告诉了实情,他是安安小姨的男朋友,是安安的小姨叫他来的。”

    脸上还在痛的章东来,听到这里,留念地多看了几眼米安,气不过的出门揍人了。

    任佳期转了转手腕,继续说:“那假货说,我们用抽血骗,安安的小姨就用白血病来骗,大家相互抵消了。”

    能把白血病当玩笑说抵消的,可见米安跟那个所谓的小姨,是真的不亲。

    “好痛啊爸爸……”

    虚弱的一句话,所有人都看向病床上的米安。

    生气重的米邵乾被唤回父爱,握住米安的手,“爸爸在这里。”

    “好像听到佳期的声音了,还有满月对不对?章东来呢?”

    “我去叫他!”

    任佳期跑出去,没一会儿章东来就回来了。

    趴在米安床的这一边,握住了米安的另一只手。

    双手都被握着了,平躺的米安,弱弱地合上了眼皮。

    眼角流下眼泪,她没有昏睡。

    “我舍不得你们,大家,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

    “不要乱想,只是小问题,做完手术就好了。”米邵乾爱怜地摸了摸女儿的头。

    手都不敢用力,怕弄疼了。

    “章东来,你怪不怪我打掉孩子?”

    再次被点名,章东来靠前,摇头,“不怪你,不怪!”

    从林满月的视角,正好可以看到章东来。

    悲伤之余,还有说不出来的难受。

    打掉孩子的话题,应该是他们两人之间不能提的吧。

    “真的?”米安像是不相信章东来的话。

    “真的!”章东来头点得很重。

    米安笑了,因为虚弱,笑声很小很小。

    看得林满月难受,出病房去透气。

    一打开房门,发现徐磊站在门外的走廊里。

    什么时候来的哦?人来了又为何不吱声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