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729章 疑似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你先别着急,疑似只是疑似,可能是误诊了,不是说还在等专家给出最后的结果吗?”

    盛韩轩安慰的话,林满月听到了,有一点点的缓解作用。

    任佳期没有听见,只听到了林满月所说的血液病。

    谁会拿这个病来开玩笑?

    缺心眼都不止了,是缺德。

    不是说笑的,是医生的转达。

    两行泪,从脸颊留下。

    脚都没有力了,任佳期身体靠着墙,有支撑了才不会摔倒。

    手机握在手上的,同样抖着手拨了电话出去。

    “祁行之,你快来医院吧,快来!”

    “马上!”

    来医院的路上,任佳期已经说了目的,祁行之没有推辞或者找借口。

    几个女人,米邵乾跟章东来都不在,外人帮着做不了决定,但能给予肩膀让她们依靠。

    最先赶来的是盛韩轩,身后跟着徐磊。

    这个时候,林满月计较不了徐磊是不是喜欢米安了,她只担心米安的身体状况如何。

    别的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身体健康来的重要。

    盛韩轩一把就把林满月揽入怀中,控制情绪那么久,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慌乱不然医生要问个情况都答不上来的林满月,靠着盛大佬的胸膛,再也忍不住了。

    “我不懂,不懂为什么是疑似血液病,医生还说疑似肿瘤,什么疑似疑似,全都是误诊!米安她好好的,只是吃坏了肚子而已,呜呜呜呜呜……”

    哭声感染到了任佳期,头偏过去抹泪。

    大大咧咧的任佳期,无法在这个时候来缓解气氛说一个笑话出来。

    无法的。

    心痛到快无法呼吸了,哪里来得笑话!

    阿禾尽职尽责地给米邵乾和章东来打电话说了米安的情况,赶路也好等车也罢,提前知道病情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该联系的人都联系了,祁行之还有钟折恺都来了。

    没有一个人是嘻嘻哈哈的,就连平时很欠打的钟折恺都是严肃着问阿禾情况,没有一点别的心思比如专门来跟阿禾套近乎。

    人活得快乐积极,不是没有人性,这个时候考虑不到自己。

    “容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米总已经联系上了她,不巧她去邻市参加一个会议,会连夜赶回来的。”

    林满月从盛韩轩怀中退出来,眼睛红红地盯着说这话的钟折恺。

    忘记容医生了!

    平时一点小病小痛,都是容医生给看给治疗的。

    却是忘记容医生的专业,就是这方面的。

    刚刚给米安急诊的医生,也提到了别家医院的专家,应该指代的也是容医生。

    有了希望,总比全是绝望的好。

    钟折恺迎视大家的目光,说:“疑似,就是还没有确诊,还是有误诊的可能性的。长公主她人那么好,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一个医生的儿子说得话,很有信任度。

    看得多听得多,应该比他们更知道病情的。

    钟折恺又列出几个误诊的例子,什么拿错药或者同名同姓的等等的,终究是让这空气不再是一潭死水。

    等专家,米安再次被推回病房。

    身体倒是没有在难受的摆动,躺在床上没有生气。

    阿禾跟钟折恺守在病房里,林满月其他人都在走廊外面。

    医院有规定探视的人不能过多,是要来告知一下的,这些亲友都没有全部进去,护士还是什么都没说。

    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是没见惯盛韩轩这样的人。

    就站在那里,周围的空气都被冰冻了起来,不敢靠近。

    “满月你回去吧,盛宝贝还需要你,这里我来守着。”

    任佳期把责任揽了下来。

    大家都不是医护人员,堵在门口对米安的病情没有帮助的。

    林满月却说:“我守吧,你白天还要上班。”阿禾打开门出来,“夫人跟佳期小姐都回去吧,我守在这里就行了。第一我体质好,能熬夜。第二我没有孩子照顾,小少爷还是要每天多见一见妈妈的。第三我不是上班族,晚上熬夜白天还能补觉。有任何

    情况,我会打电话的。”

    有理有据,再推让是无意义的。

    论体质,阿禾一个人完胜,比都不需要比的。

    离开医院的时候,雨势很大,落在地上都非常响。

    天气不好,所有的航班都取消了,雨就没有停下来的架势。

    上车的时候,林满月跟任佳期说再见,两人的眼睛都红红的。

    回家先洗澡换衣服,从头到脚洗干净,林满月才去抱儿子。

    盛韩轩右手的伤并没有痊愈,林满月提出要带盛宝贝一起睡,外婆一句都没拒绝。

    好朋友生病,满月心里受伤了,外婆这个时候不会跟她争的。

    本来就是帮着两人带孩子,分担一下压力,不是争夺孩子。

    告诉自己不要乱想,误诊误诊,林满月还是很难入睡的。

    小家伙靠在妈妈的怀中,倒是很快就睡着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容桂遥的医术很好,知名专家,会有效果的。”

    猛一听,还没反应归来容桂遥是谁。

    再一想,那是容医生的名字。

    盛大佬是叫容医生的名字叫习惯了,容医生貌似听到了不会生气,还会笑。

    林满月接话:“嗯,钟折恺说了可能是误诊,只要不是血液病,不是肿瘤,就好。”

    想不想太多,都要睡觉。

    不睡的话,白天没有精神。

    林满月想到了一个方法:“我吃一片安眠药吧。”

    盛韩轩一口否定:“不行,睡不着就数羊,安眠药那是药。”

    好吧,不吃吧。

    数羊真的能睡着吗?

    她的心还没有静下来的,还在想着医院的米安。

    要不等盛大佬睡着了之后,她再偷偷下楼找安眠药吃。

    这个计划,还是失败了。

    盛大佬在她肩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是在为她舒解着压力,还同时告诉她不要想着躲开他的视线,他还没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满月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吃了饭就赶去了医院。

    在路上就给阿禾打电话,该回来的人都回来了,米叔叔、章东来、容医生都到了。

    林满月赶到医院,她走得很快,进去医院大厅,刚开始没注意到前面两个护士的对话,再护士说出病房号后,她听了起来。

    “在抽烟区哭得满脸是泪的那个西装男人,就是4109病人的朋友。好吓人的,站在边缘流泪,我还以为他要跳下去呢。”

    谁?哭的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