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710章 眼珠子,牵我回家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不是吧!

    太残暴了!

    要她把盛启泰当做人肉靶盘,她不敢!

    再憎恨盛启泰,她也不是要让盛启泰流血的好吗?

    飞镖在手,那坚硬的一端,跟被火烧了似的,烫手啊。

    扔掉?

    这是盛大佬亲自放进她手上的,扔掉会生气的。

    不过要把飞镖扔在盛启泰身上……嗯,林满月不敢这么做。

    铁门上的盛启泰,听出了儿子话中的意思。

    双手抱着门上的镂空图案,质问:“你还想把你的老子当做靶子不成?我是你亲爹!血浓于水!你跟我开这种玩笑?”

    伤心的是,还叫一个外姓女人来伤自己的亲爹?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绝情的儿子?

    那些父子关系破裂老死不相往来的家庭,也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

    面对着盛启泰的时候,盛韩轩脸上没有了可以包容的柔情。

    只剩下,杀伐果断的狠戾。

    “哗众取宠来爬门,不是为了当靶子是什么?以为你攀爬的姿势很美是不是?要不要叫个摄影师把你的样子拍下来,发到网上去供参观?”

    “你比我更爱面子,放到网上去,那些人都会说看那是盛三少的爸爸,你比我更丢脸。我怕什么!”

    哎哟,这真是走不要脸的路线了。

    被盛家赶出去了,还在乎那些做什么呢是吧。

    爬门事件曝光出去,损失更大的确是盛大佬。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看把人给改变的。

    曾经那样意气风发的盛启泰,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活脱脱的像是个老年痴呆,大概老年痴呆都没这么呆,不会爬门的。

    也不能就这么等着盛启泰爬门不下来吧!

    林满月手还没有痒着要射飞镖,盛大佬先对盛启泰提出了警告。

    “下不下来?”

    “我不!”盛启泰还紧紧抱着门。

    就算是阿禾松手,他也不会因为踩空而掉下来。

    盛家里被林满月影响的人太多了,盛启泰不保证阿禾会不会做出拉他下来的冷血事件。摔下来会疼会伤,这也是不需要别人来警告他的。

    好话不说二遍,盛韩轩从左手中拿出一枚飞镖,对着盛启泰所在的地方比了比。

    只是比,并没有射过去。

    故作镇定,其实已经被吓到了的盛启泰,瞪着眼睛问:“你难道真要把我当靶子?读了那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吗?对亲生爸爸动手,你就不怕下雨天打雷劈在你头上吗?”

    置若罔闻,盛韩轩看着飞镖这一头,尖的可以当钉子使用。

    盛韩轩说:“有幸参加过室内投掷飞镖比赛,一不小心拿了个第一名。室外会是什么样的成绩就不知道了,这光却是有点射眼睛。”

    哪里有光?

    今天明明就是阴天!

    盛启泰记得,韩轩参加的那个室内比赛,打败了各路的业余高手,把赢得的奖金捐了出去。

    有心把人靶子当目标,不会射不中的。

    权衡考虑,如果韩轩真的被林满月彻底影响了呢?

    手背上打点滴的针眼都还没有消去,身上还要多出几个孔吗?

    盛韩轩看都不带再看一眼盛启泰,头偏过来问林满月:“不如我把眼睛遮住,这样就不会被光所影响,凭感觉来完成室外飞镖了。”

    林满月:“……”

    吓盛启泰的吧,应该是的。

    凭感觉随便投掷,那飞镖是真没长眼,不知道会击中盛启泰身体的哪里。

    其他的部位都还好,要是去了脸上,那就……

    “来,把我领带取下来,遮住眼睛。”盛韩轩微微低身,以方便她。

    取领带吗?

    林满月把手上的飞镖塞给他拿着,温柔地把领带从他脖子上取下来。

    要往眼睛上戴,他又往下弯腰,更好的方便她。

    没有劝他不要这么做,她都完成了他的交代。

    确定眼睛是真被挡住了,没有放水留空隙。

    为了逼真,林满月在盛大佬面前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个v,问:“这是几?”

    他答:“一”。

    “不是。”

    “三?”

    “不是。”

    “四?”

    “不是。”

    “五?”

    林满月:“……”

    完美的错过了二,他到底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

    管他呢,盛启泰自找的。

    取领带遮眼睛不只用了几秒时间,够从门上下来了。

    还不是爬着没动,跟盛大佬较真已经不敢。

    好言相劝再加上语言警告都没有用,只能飞镖来伺候了。

    林满月退开两步,为的是不被飞镖牵连。

    盛韩轩站直,身体再侧过来,耳朵是听着门那边的方向,拿着飞镖的右手举了起来。

    是真的?

    没有要收场是意思?

    盛启泰内心里开始打鼓,他以为他们只是做做样子,不能把他吓下来就会说好话求他下来。

    等来的,却是要做人肉靶盘吗?

    头疼欲裂再加上心碎成渣,还有那让人腿软的蒙眼投掷飞镖的方式。

    盛韩轩的手再往上举了举,到了要投掷出出去的最佳高度。

    手腕往后,手指的力气就要发出来之时,门上的盛启泰喊了。

    “不要!我下来!我下来下来!”

    连忙的,盛启泰手往下放,脚狂动也在提醒抓着他的阿禾松手。

    上山容易下山难,一米多的高度,爬的时候没怎么费神费力。

    下来的时候,就为难害怕了。

    害怕,是担心韩轩手上的飞镖随时会射过来。

    身体是肉长的,怎么可能不怕疼随便去流血呢?

    终于,终于双脚站在了地上,盛启泰重重地出了一口气,不会再被当做人肉靶盘了。

    人下来了,不再会有摔伤或者家丑之类的事情了,林满月就打算回去了。

    她是跟盛启泰没什么语言可以说得,简直一个无赖,说什么?

    “牵我。”盛韩轩对她伸出了手。

    咦?

    不是已经把盛启泰从门上吓下来了,可以把领带从眼睛上拿下来了呀。

    还是,牵住了他的手。

    十指紧扣之后,盛韩轩还是没有取领带,跟她说:“眼珠子,牵我回家。”

    林满月:“……”

    所以,他就没打算取下了是吗?

    还有,眼珠子只是暂时的形容词,还是又起了个小名?小名太多,会记混淆的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