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70章 禽兽朋友们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如果不催不做声,真的有在车里坐一个小时的可能性。

    见面不是必须的,可是这样的形式,真……

    “车里的空气不清新呢,要不我们下去吧。”

    林满月是临时想到的借口,人只要下了车,再找个理由进ktv呗。

    路要一步步地走。

    车窗慢慢地降了下来,今夜没有风,不是很能感觉到车里与外面的空气转换。

    大概也就一分钟左右,盛韩轩把车窗升了起来。

    要命,看来今天出门一趟就是坐了车而已。

    林满月不再劝他了,他想这样就这样吧,一直反对他就像他是做了错事一样。

    实际上的确有那么点不对……

    他们两人没进去,怎么会不让人注意!

    包间里的钟折恺,找出来了。

    都是成双成对的,阿禾还被米安拉着坐下隔开了章东来,钟折恺可是再也不想惹醋坛子章东来了,就出来看看那两位神仙怎么迟迟没有现身。

    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在晃动,钟折恺这个单身狗,又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倒不是认为不该在车里那啥的,好朋友恩爱到了车里,他还是孤身一人……

    坏心一起,钟折恺就走到了车边。

    敲了敲车窗,车身的晃动就停止了。

    有那么一丝丝的畅快啊,钟折恺蹲了下去,不让车里的人看到他。

    总是被虐,也这样吓一吓韩轩,看还敢不敢那么大胆!

    这样算是公共场合吧,韩轩不可能对他动手的吧?

    态度诚恳一点,要问起来就说敲车窗的时候才意识到在发生什么,才无措地蹲下来,不是故意躲得。

    嗯,就这么说!

    钟折恺慢慢地抬头,车门打开,一个并不认识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准备了说辞,都在这一刻化为零。

    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男人又是谁,为什么会在韩轩的车里?

    还有,酒味好重啊,是不是把酒当白开水喝了?

    男人的拳头挥过来时,钟折恺蹲着逃走,没有被打到。

    醉酒的男人并没有放弃,又追了上来,骂声很大。

    那边车里的林满月跟盛韩轩,听到动静,发现钟折恺在被人追,林满月立刻就下车了。

    别看平时对钟折恺都是打击嘲讽,真正要是遇到外人欺负钟折恺,林满月是不会不管的。

    逃跑中的钟折恺,看到盛韩轩跟林满月,就像看到亲人一样,急速跑来。

    醉酒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追来,ktv的保安也被吵闹声给吸引了过来,阻止发生身体碰撞。

    保安认得出来钟折恺是老板带来的贵客,醉酒的男人也是有名的客人,这样什么原因还不知道,拉偏架都不好拉,幸好老板人在。立刻通过对讲机向上级汇报,呼叫老板。

    被钟折恺敲车窗的那辆车,下来一个女人,见着外面那么多人,又给倒了回去。

    那什么震被这么多人围观,脸皮再厚都无法无动于衷的。

    章东来急急忙忙赶来,这一看有盛三少在,不管谁对谁错,章东来都没先问,把醉酒的男人带到一边去解决了。

    来这里消费,谁还不认识幕后老板呢,醉酒男人气归气,还是暂时没跟坏好事的钟折恺计较。

    &nb

    sp; 当事人钟折恺,认错了车,没看车牌就敲了车窗。如果把他的想法告诉给盛韩轩,怕是不止被醉酒男人追着骂那么简单了。

    于是,进去的时候,钟折恺一句都没提。

    等到章东来处理完毕回来的时候,门都才推开,钟折恺就迎了上去。

    想要跟章东来对好口供,不要把事情真相说出来。

    遇到的是醋男章东来,吃过钟折恺的无数次醋,根本就不想隐瞒。

    不仅说了,为了大家听得更清楚,章东来还拿了一个话筒。

    这听不到都难。

    任佳期撇嘴:“人家在亲热,你去敲车窗还躲在车下,换我是车里的人,我非把钟折恺你的两只眼睛打成熊猫眼不可!”

    不厚道嘛。

    车身都在晃,还能不知道是在发生什么事吗?

    “我看不惯!”钟折恺认了!

    总比说,是故意去打扰盛韩轩和林满月的强。

    只是被追着骂而已,挨骂又不会少二两肉。

    米安反问:“你为什么看不惯?车里的女人是你暗恋的梦中情人?”

    这哪跟哪啊!

    一群人竟是给他挖坑让他跳!

    “不是!那个女人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看不惯他们在公共场合做那种事,我都还是单身,心里不平衡!”

    “臭不要脸!你是世界警察啊,要你管这么宽!不是看不惯吗?亲爱的阿禾你去把门给堵着。”任佳期撸起了袖子准备干一件大事。

    阿禾不是任何人都能指使得动的,在林满月点头后,才站到了门后。

    任佳期从点歌台后走到沙发处,直接坐在了祁行之的腿上,毫不犹豫就亲了上去。

    卧槽!

    这么劲爆!

    梁川吹了一记口哨,不是短的那种,还是绵延悠长的那种。

    长长的口哨声停下来后,任佳期跟祁行之的接吻都没有停。

    林满月不知道,她的眼睛被盛大佬给捂住了。

    看不见,但能感应到那暧昧的气氛,好想一睹为快啊!

    被虐的钟折恺,只觉得眼睛都要瞎了!

    要不要这样,这群冷血的禽兽!

    顾及一下单身狗的感受,会不会死?

    钟折恺再看去门后的阿禾,一点波澜都没起,还是那张平静的脸。

    “不好意思,我被感染了,也想亲。”梁川说完,还没主动呢,就被项以轮搂腰抱在腿上,借位似的亲了上去。

    虽然没有任佳期和祁行之亲得那么明显,也是知道在亲的。

    卧槽!

    双重暴击!

    钟折恺真的很想自插双目!

    禽兽!

    禽兽们啊!

    眼睛捂着的林满月,已经猜到了梁川跟项以轮,好想看啊!

    心里默念,给我一双透视眼吧!

    “呵。”章东来一声出来,就朝着米安走去。

    没有阿禾在中间挡着,章东来一下就把米安从沙发上拉了起来,什么都没说,按着下巴就亲了上去。

    卧槽卧槽卧槽!

    钟折恺眼睛真的要瞎了,暂时瞎!敢不敢不要这样,禽兽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