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67章 全部赞美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没有啊?”

    还是宋姿代替大家问出来的。

    台上只上去了一个男主持人。

    要赶盛韩轩,差了远了。

    节目已经开始了,林满月小声说:“等下韩轩要上台,有节目。”

    “不是吧!”这是任佳期和米安异口同声问出来的。

    几个男人也是疑惑,只是没开口而已。

    “真的,还是第一个上。”林满月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安。

    她没有见到盛大佬,倒是徐磊来告诉她,请她快点回位置上去,不要错过。

    问了徐磊节目准备,徐磊也不细谈。

    朋友们,跟林满月想的就不一样了。

    节目诶!

    盛三少要表演节目!

    这次的蹭饭,意外收获。

    不要钱的,就算是要钱,他们都会出的啊!

    一个个的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盛三少的表演。

    要说他们的世界奇观之一,如今能把今天的经历算进去了。

    主持人先对盛世集团这一年的工作啊等等的,念了好多好多的赞美词。

    “第一个节目,歌曲《小鳄鱼之歌》,大家掌声欢迎演唱者盛韩轩。”

    主持人下台了,掌声只是轻微的响了几声。

    不是不愿意配合,是都被震惊了!

    盛世集团的人,有谁不会知道“盛韩轩”这三个字的?

    代表着领导,代表着权利,是大家的金主啊!

    唱歌吗?

    什么来着?

    小鳄鱼?

    主持人是念串词了吗?

    当盛韩轩拿着话筒走上台时,台下的人齐刷刷地望着。

    总裁、真的要唱歌?

    傻了,现在气氛说不出来的尴尬。

    林满月带头鼓掌,这一桌的人先跟着,然后才整场全部鼓掌。

    雷鸣声的掌声响起来,可以掀翻屋顶,大家都在为刚刚的傻愣弥补。

    有些人,手掌拍红了都还在拍,恨不得把手给拍断,好让总裁大人看到诚意。

    盛韩轩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台下很听话,立刻停下。

    开关键,不过如此了。

    盛韩轩再对舞台侧面做了个手势,音乐声开始响起。

    欢快的音乐,才出了几个音,就令人莫名的开心。

    只从前奏,林满月就听出来这是一首德语歌,还是儿童歌曲!

    盛大佬还会说德语?

    太厉害了!

    音在不在调上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会这么多语言就已经是最棒了的!

    开口脆般,一句句唱出来,成熟男人的声音唱出来,也没有太重的违和感。

    听惯了总裁大人布置任务下达命令的高管们,完全不敢相信听到的歌曲是总裁大人唱出来的?

    以至于一曲完毕,鼓掌都没人。

    又是林满月,站起来鼓掌。

    这个带头的作用,全场都站了起来。

    因为音乐的欢快,连盛宝贝都兴奋地挥舞小拳头,在给他爸爸加油打气。

    直到盛韩轩从舞台中央走下去,掌声都没有落下。

    有真的为歌声鼓掌的,也有专门拍总裁大人马屁的。

    迎着众人的视线,盛韩轩走到了林满月那一桌坐下。

    主持人上台,示意大家可以不用鼓掌了,坐下欣赏下一个节目。

    排到第二的,还是玩魔术,基本上都没人看,全都回味在刚刚总裁的德语歌曲里。

    盛韩轩看了一眼阿禾,阿禾就把欢快中的盛宝贝抱过来。

    进入到爸爸的怀抱,盛宝贝“啊呜”一声,奶声奶气的在爸爸怀中蹭蹭,流下了一串口水。

    “韩轩,你唱歌好好听!”宋姿第一个夸。

    母子之间哪里还有什么仇,上次登山顶露营看流星雨,已经全部忘记了。

    宋姿就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何况还是她唯一的儿子。

    盛韩轩点了一下头,再扫过这一桌的人。

    意思是,你们不说点什么?

    钟折恺“啧”了一声,哪有索要赞扬的?

    整场看看别桌,崇拜和拍马屁的人少了吗?

    缺他们这一桌啊?

    都是这么输的老朋友了,就不需要那些虚的了吧。

    任佳期跟着夸:“三少的声音太好听,歌唱家算什么?”

    祁行之:“听觉盛宴,不虚此行。”

    米安:“好听真好听,点赞点赞。”

    章东来:“盛总你就没有不会的吧!”

    项以轮:“韩轩你千万不要去办演唱会,给歌星们留点活路。”

    梁川:“好听到我灵感爆棚,回去就能设计出十套旗袍。”

    钟折恺:“……”

    要不要这么假!

    全部跟约好了似的。

    这些都不是关键,给他留条活路啊,他也想假一假,他准备的赞扬赞美之词都被他们抢着说了!

    趁着钟折恺迟疑之际,林满月做最后的赞美。

    “太好听了,耳朵都听怀孕了。”

    还笑眯了双眼,小奶猫求主人抚摸的乖乖脸。

    盛韩轩摸了摸她的头,她笑得更甜了。

    反应过来的钟折恺,立马跟着附和:“我的耳朵也听怀孕了。”

    听怀孕,是谁都能当着盛三少说得吗?

    这明显是林满月的特权好吧。

    外人说这些词,基本上属于找死。

    众人为钟折恺在心中点了一根蜡,帮腔是不会的,自己顾着自己吧。

    盛韩轩一记刀眼,钟折恺就乖乖闭嘴了。

    不赞美就脱离了群众,赞美还被警告,给不给人机会了!

    好吧,那就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吧。

    只要跟阿禾待在一个空间内,还在同一张桌上,就是幸福的了。

    沉迷在幸福中的钟折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不是这一桌在叫他,是从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

    怎么?

    钟折恺不解地看向身边的章东来,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什么事了吗?

    朋友们都在看他,再坐的人都在看他。

    “钟折恺先生,请上台表演。”主持人重复了一遍。

    钟折恺指着自己,有没有搞错!

    他跟这个主持人没结仇吧,干嘛要给他挖坑哟?

    没有准备任何节目的钟折恺,碎碎念:“我又不是盛世集团的员工,年会要我上台表演什么?”

    现在说起公司差别,晚了!

    林满月出馊主意:“你要是没有准备,我推荐你一个,既可以完成这样上不上下不下的尴尬,也能把现场的气氛带动起来。”

    深知林满月没有那么好说话,钟折恺防备地问:“是什么?”

    “胸口碎大石。”“……”这算哪门子的带动气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