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51章 大佬要打拳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在知道他打不过范教练的情况下,阿禾选择挺身而出,一个女人能这么帅,这个世界上绝对找不带下一个了!

    还难过表白被阿禾那么无情拒绝了,其实阿禾心里是有他的,这不是不忍心看他受伤么。

    感动之余,钟折恺又反过来为阿禾担心。

    就这样公然的违抗林满月的命令,帮助他,林满月会不会给阿禾穿小鞋啊?

    当然了,钟折恺相信林满月不是属于残暴派的,也不会虐待阿禾,他是担心林满月对盛韩轩吹枕边风。

    唉,怎么想怎么想不通,总之让阿禾代替他上台做陪练,始终是对阿禾不好。

    钟折恺心一定,就对台上的阿禾喊:“你下来,我能自己搞定。”

    阿禾置若罔闻,在范教练的帮助下,戴好了护具。

    真上拳击台,就不是在家里随便打几拳那么简单,要保护好身体部位。

    被无视了!

    赤果果的被无视了!

    哪能让女人护着呢!

    钟折恺要上去,被范教练阻止了:“钟先生还是不要上来了,拳头无眼,伤到你我没法跟盛总交代。”

    “你怕伤到我,难道你就不怕打伤阿禾吗?阿禾也是韩轩的人!”

    这话说得有点歧义,钟折恺的本意是想说阿禾是给盛韩轩办事的,说出来就有了阿禾跟盛韩轩关系有猫腻。

    情急之下,口误请原谅。

    范教练看向已经站到了拳击台中央的阿禾,再转过头来问:“钟先生你确定没有说反话,是我打伤阿禾,难道不是阿禾打伤我?”

    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只会在盛韩轩人到的场合乱分寸,平时钟折恺很机灵。

    还听不出来他们的关系,米邵乾一年给他开得那么高工资就白给了。

    认识啊,他们认识!

    阿禾具体的战斗力,只有熟人才知道。

    林满月是故意的,故意让他出丑!

    幸好,他挽救了那么一点点的尊严,没有听到范教授的战绩之后吓尿裤子,只是迟疑了没有上台而已。

    可把林满月乐坏了吧?

    代夫出征个鬼啊,人家阿禾就是自己想上台去练练,哪会打残疾,人家打得是友谊赛!

    有林满月在坐镇,范教练就算比阿禾要强,也不敢把阿禾往死里打的。

    钟折恺倒回来,走到米安身边坐下。

    生气。

    很生气。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米安见钟折恺脸气呼呼的,好笑问:“钟总监你这是怎么了?得了蛤蟆病?”

    卧槽!

    还会不会说话了!

    堂堂长公主,把蛤蟆挂在嘴边真的好吗?

    脸气鼓起来,也可以说是青蛙啊,干嘛要拿蛤蟆来比?

    这两个女人坏的很,但是更气的是,他拿这两个女人没办法。

    一个是长公主,他金主老板的掌上明珠,得罪米安试试。

    一个是……算了不提也罢,反正比米安更不能得罪。都不需要用到靠山,就能把你给办了!

    拳击台上,打得很吸引人。

    钟折恺也只是腹诽了一小下下,就被台上的情景吸引住了。

    没有其他的观众,没有欢呼没有解说员的激情解说,还是让他们看得很热血。

    是真打啊!

    而且阿禾真的没有处于劣势,她甚至是步步紧逼着范教练。

    先见之明,范教授说对了。

    钟折恺把手机拿了下来,有想拍下阿禾的英姿飒爽之意。

    “别拍。”林满月冷冷的制止他。

    手机放下了,钟折恺还是问:“为什么?”

    “这么多问题,你是问题少女吗?”

    钟折恺:“……”

    拳击台上的对比,在几分钟后比完了。

    江湖道理,比完之后相互握手。

    钟折恺觉得拥抱之类的就不必要了,阿禾再勇猛也是个女人,还是未婚,亲密动作就不要做了。

    取下身上的保护套具,阿禾从拳击台跳下来,范教授带她去洗脸洗手了。

    拳击声停下,场馆内很安静。

    没有上拳击台,也没说个目的,钟折恺不得不问:“不是,满月你到底叫我来干嘛了?”

    “阿禾帅吗?”

    “必须帅啊,找不出第二个。”钟折恺说得的时候,骄傲地竖起大拇指。

    “我不会做破坏别人姻缘的人,但是钟折恺,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糊涂用假扮抢劫或者偷东西的方式来博取阿禾的关注。你也看到了,阿禾她很强,类似的事情上她强大到都不需要任何男人来保护。”

    林满月语气真诚,不带任何玩笑话的成份。

    钟折恺羞愧地低下了头。

    想出计划的时候,也觉得会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妥,但是为了男子气概就忽略不计了不妥。

    单单的拎出来说,他更觉得不妥了。

    唉……是他没有考虑周到,差点办了坏事。

    “抱歉,我是一时心急了。”钟折恺也没笑嘻嘻的了。

    “我不是要你跟我们道歉,当局者迷,你是方法没用对,只是跟你说清楚而已。”

    “嗯嗯我知道的,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

    “不不不!”

    钟折恺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仅此一次,再有下次,我自行惩罚。”

    林满月白了他一眼,信了他的话。

    就这么完了吗?

    并没有。

    阿禾洗完了脸,出来的时候,跟范教练又上了拳击台。

    难道还要继续?

    钟折恺站起来看,发现他们两不是在打架,而是在打扫。

    打扫拳击台,用抹布在擦。

    走近了,还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我去!

    他们是用消毒水在擦拳击台,这么严格这个没龟毛,是哪个大人物要来?

    不就是打拳击,练出汗水这种粗活,还这么讲究做什么?

    钟折恺想起了,他就认识这么一个人。

    难不成……

    听到脚步声,钟折恺就看向拳击馆的入口。

    好吧,真的是他。

    除了盛韩轩,去哪里找出第二个这么讲究的人呢?

    无视钟折恺的关注,盛韩轩一边走一边脱下外套和领带递给随行的徐磊。

    衬衫领口和袖口的扣子解开,衣袖随意地挽起到手肘,盛韩轩人走到了拳击台下。

    每一个动作,都跟模特走步那样,帅到无可挑剔。最后脱掉鞋子,只穿着白袜子上了拳击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