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44章 高贵端庄大方的气质把我美醒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年轻人,找女朋友了吗?”

    蒋爷爷猛不丁地问了一句,目的是转话题。

    钟折恺在心里冷笑,认出曾经见过,不代表熟悉的啊。

    这老人,是要做保媒拉纤的事,他不是什么女人都看得上的。

    钟折恺说:“有心上人了。”

    蒋爷爷眼里的希望灭了。

    本来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失望不是很大。

    “你有心上人了?谁啊?”

    完全被带偏话题的宋姿,被钟折恺的话给吸引了注意力。

    容医生的一块心病就是钟折恺的婚事,女朋友都还没找,结婚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宋姿也有被容医生请求日常生活中帮忙注意适龄女性,交际圈不广,宋姿一直没有帮上忙。

    “谁家的啊?多久的事了,真为你开心,你结婚的时候宋姨给你包个大红包。不过你既然选择了她,就要对她好些。家和才能万事兴,家庭关系处理好了,你事业上也会顺风顺水的。”

    这回轮到钟折恺:“……”

    只是说心上人,哪有那么快就结婚了……

    遥遥无期好吗?

    阿禾在感情上都没有开窍,发信息要是最后一句话没有疑问句,一般是不会回他的。

    告白失败,发短信石沉大海,无计可施想找林满月当军师的。

    宋姿喜滋滋地说:“孩子出生,可以跟我们家盛宝贝一起成长,就像当年你跟韩轩那样,做彼此的好朋友。”

    “我的喜事先不急,只是打断宋姨你们的话,怪不好意思的。”

    钟折恺必须要阻止宋姿再说下去,不然就是如果他生女儿跟盛韩轩做亲家。

    强行,把话题转了回去。

    姜是老的辣,他钟折恺也不是好忽悠的。

    只有他忽悠别人的份,除了盛韩轩之外,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忽悠到他头上来。

    不善伪装的宋姿,又为难的难以启齿。

    蒋爷爷说:“一点私事。”

    四个字,就是在告诉钟折恺,不要管太多。

    眼神还在告诉钟折恺,你该走了。

    选择性近视,没看到蒋爷爷的眼神,只定定地看着宋姿。

    别人的话都不听,宋姿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看得太认真,还太过执着,宋姿吞了一口口水,才说:“蒋爷爷他想,要我收苹苹为干女儿。”

    钟折恺疑惑:“瓶瓶是谁?罐罐又是谁?”

    宋姿:“……”

    蒋爷爷:“……”

    钟折恺是故意的,难怪是为难了,上赶着让别人收干女儿,有没有啊!

    盛韩轩多一个兄弟姐妹,好不好?

    旁人无所谓,那得先问过盛韩轩的意见的。

    “苹苹是蒋爷爷的孙女。”

    “她是没有妈,去世了?”

    宋姿急忙说:“没有没有,苹苹的妈妈还健在。”

    蒋爷爷眼睛一瞪,有要从钟折恺身上瞪掉二两肉下来的既视感。

    钟折恺不是故意的,就是顺着宋姿的话往下说而已。

    无缘无故诅咒别人家里的人去世了,他又不是乌鸦嘴。

    没有去世,那还认什么干妈吗?

    又不是娱乐圈,干妈干爹都能潜规则。

    不过,如果宋姿收了那苹苹为干女儿的话,那么就是盛韩轩的干妹妹了。

    盛三少的妹妹,表的妹堂的妹,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从小叶虹茜就爱拿着盛韩轩妹妹的身份,去上蹿下跳。盛韩轩没有约束没有理,也是会烦的。

    “宋姨你听我说一句,干女儿不是随便就能收的。”

    宋姿叹气,她再傻也知道不能随便。

    可是钟折恺不懂,盛家欠了情分。

    老太太答应了三个愿望,老太太人去世了,他们这些后辈理应代替老太太去完成三个愿望的。

    不是特别艰难的愿望,只是为表亲近,收为干女儿。

    “这是我们两家的私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蒋爷爷对钟折恺的看法,什么有能力值得托付的形象全没了。

    “我是宋姨的半个儿子,盛家的一份子怎么能少了我,需要来画画。”钟折恺大言不惭。

    一份子呢,没说一定要血缘啊。

    迅速在心里打草稿,等老人家反驳了,他该怎么说。

    谁知道,老人家直接来了一出晕倒。

    卧槽!

    这碰瓷绝了!

    挨都没挨到,隔山打牛吗?

    可以想像,这个老人的儿子媳妇把他告上法庭要他给他们一家赔偿损失了。

    心理素质不好,就不要学人家来谈判。

    今儿遇到他了是老人家的倒霉,没有遇到他就是宋姿倒霉。

    两个人中有一个要倒霉的话,钟折恺还是让老人家倒霉。

    宋姿不经吓,抓起手机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

    蒋爷爷低吟着阻止宋姿,强撑的说他只要安静地坐一会儿就好。

    安静地坐一会儿,钟折恺再说话试试,分分钟给你演就地晕倒。

    惹不起惹不起,钟折恺不说话了。

    场景也是奇怪到不行,三人就这么坐着,电视都没开。

    大概过了十分钟,蒋爷爷的气顺了,准备就收他孙女做干女儿的事宜,再跟宋姿说一说。

    呼噜声,就此打了起来。

    没错,就是装睡的钟折恺,呼噜声甚至盖过了蒋爷爷开口的第一个字。

    打雷一样,宋姿都懵了。

    以前真的不知道,钟折恺的呼噜这么厉害……

    整个客厅上空,都回荡着呼噜声,除都除不掉。

    睡得这么香,宋姿叫来保姆去拿毛毯,可不能在盛家睡感冒了。

    蒋爷爷提议让司机来把人背去房间睡。

    沙发上始终比不了床,这么窝着睡,醒来身体受不了关节会很酸。

    宋姿听了提议,叫来了司机。

    司机弯腰去背钟折恺时,身后当着蒋爷爷,所以钟折恺在司机耳边说话并没有让蒋爷爷察觉。

    顺利地背上钟折恺,司机显得吃力,走了两步就承受不了钟折恺的体重,把钟折恺摔倒在蒋爷爷旁边。

    说是旁边,还不如说是把蒋爷爷抵在了角落。

    沙发很软,摔下去没醒,呼噜声就打在蒋爷爷的耳边。

    “对不起宋夫人,我背不动钟先生。”司机睁眼说瞎话。

    司机是男人,她们这些女人更背不动钟折恺了。

    那,还是让钟折恺这么躺着吧。

    打这么大的呼噜,还怎么谈事?

    而且,一声比一声大,打雷真不过如此。

    宋姿想着,反正满月发信息来了,等韩轩来把钟折恺弄到房间去睡。

    别人的力气,都没有韩轩那么大的。

    盼望、等待、终于把盛韩轩给等回来了。

    这个时候的蒋爷爷,脸色已经臭了。

    刚进门就听见了呼噜声,忒夸张!

    为了不把感冒传染给儿子,盛韩轩是直接回了书房,客厅有谁都没看一眼的。

    装都不必再装下去,林满月抱着盛宝贝走到沙发后面,咳了一声:“阿禾,去洗手间把马桶吸拿来,把他的嘴给堵上。”

    钟折恺猛地起身,“我在哪?啊,美丽的满月,你高贵端庄大方的气质把我美醒了,欢迎你回家。”林满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