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38章 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隔着洗手间的门,听见盛大佬在说。

    “立刻马上给她重新安排房间!”

    扭门把,门还从里面反锁了。

    打不开,林满月就拍门:“让我进去!”

    “我没事,你先去别的房间。”

    “不去!你不能赶我走,我很担心你,让我看看你。”

    “想看我也行,先转过身去。”

    也?

    转身,还怎么看啊?

    他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总统套房的钥匙她又没有,强行破门而入的力气又没有。

    主动权在他手上,她不跟他玩虚的,答应了就要做到。

    林满月转过了身,背对着洗手间的门。

    “我已经转过身了,你可以出来了。”

    侧耳倾听,好像是有他的脚步声。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林满月的心也跟着锁芯关在转动一样。

    接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空气不一样,从背后袭来了一股带着沐浴露的香气,林满月还没来得及犯规转头来看。

    盛韩轩一记手刀劈在林满月的脖子后,失去意识的林满月,倒在了盛韩轩身上。

    没有抱着,而是背着,把林满月背出了卧室。

    才到门口,看到阿禾抱着盛宝贝,盛韩轩就站定。

    下达命令:“出去!”

    阿禾没有立场跟勇气像夫人那样来跟盛韩轩讨价还价,放下盛宝贝就要走。

    “不是叫你一个人出去,把盛择优也抱出去!”

    转过身来,阿禾抱起了小少爷,步伐很快地出去了。

    急急忙忙安排了房间得徐磊,赶到总统套房外,看见阿禾抱着小少爷站在外面,没有任何行礼,有那么一丢丢的凄凉感。

    徐磊急忙开门进去,不知道说了什么,很快又提着行李出来,再给了阿禾一张房卡。

    “你先带小少爷去休息。”

    阿禾收下了房卡,但还是问:“夫人她呢?”

    总裁不高兴,生气了还,夫人貌似也被骂了。

    同样被骂的徐磊,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夫人自会有总裁来安排,你先去。”

    战友一样得关系,阿禾还是相信徐磊的话,提着行礼走了。

    徐磊再倒回总统套房,还没停留两分钟,就灰头土脸地出来了。

    自作主张把总裁夫人请来,发飙的总裁好可怕……

    林满月醒来时,人躺在陌生的床上,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昨日的种种,幻灯片一样一幕幕地在脑海里回放。

    她来找盛大佬了,见到人后盛大佬避着她,躲到了洗手间里。

    后来她脖子很痛,再也记不清发生什么事了。

    回忆起想不起的时候,揉着脖子起来,当时屋里只有她和盛大佬,打晕她的人只能是盛大佬。

    不过是想看看他严不严重,怎的还把她打晕了呢?

    视线扫了一圈,这套房虽然比不上总统套房,空间也是挺大的。

    谁把她“运”到这里来得?

    徐磊吗?

    更可能是阿禾,醒来没看到阿禾人,盛宝贝也不在。

    揉着脖子下床,在外面房间走了一圈,也没有阿

    禾跟盛宝贝。

    林满月给徐磊打了电话,徐磊按掉了!

    竟然按掉她得电话,胆子太大了!

    紧接着,徐磊发来一条短信,“总裁在第一医院,快!”

    快什么?

    林满月想法跟行动没能对上节奏,没有想通为什么,她人已经跑出门了。

    盛大佬绝对是严重了,才戴着口罩不给她看!

    人还没过来的之前,徐磊打电话告诉她,总裁昏倒在了会议室里。

    身体那么健康的他,为何会昏倒?

    不是饿昏的,再忙三餐还是照常吃了。

    林满月有专门问徐磊,出差过来,盛大佬并没有哪一顿是饿着的,饿昏到不存在。

    关键是,盛大佬自己又不去医院,林满月担心他才专门过来,还不知道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病来如山倒,平时都有在锻炼身体的盛大佬,也逃不过病的折磨。

    一路乱猜乱想,催着的士司机开快点。

    越是着急,越是有事。

    路上遇到了堵车,的士车后面又来了很多车,处于中间是无法调头的。

    这个情况,催司机没有用,除非车长了翅膀飞过去。

    好不容易,前面的车都在行驶了,林满月给徐磊发了几条信息,徐磊回了她一个字:“快”。

    连标点符号都没多加一个。

    到了医院,丢下一百块就跑进去,没等司机找零,等不了了。

    “唉年纪轻轻的,感冒就夺去了他的生命。”

    “看着那么高,身体也很壮实,感冒发烧引起身体各种病变,一两天时间人就没了。”

    “是呢,进急诊室的时候人就快不行了,听说他是隐瞒家人来得,儿子还那么小就没有爸爸了,现在医院在联系他的家人。”

    “因为跟我一个姓氏都姓盛,觉得特别可怜,就这么走了孩子可怎么办?”

    林满月停住脚步,看向说这些话的几个人。

    医院里每天都在上演着生离死别,这种事例不是不常见。

    眼睛急聚泪水,林满月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胳膊,不住地问:“那个人姓盛?是姓盛吗?个子很高是吗?我老公姓盛,我老公很高!”

    旁人只能是感叹生命的无常,哭成这样且紧张到这种程度,只能是家属了。

    那么年轻就走了,丢下老婆跟孩子,真可怜。

    “妹妹你来得正好,我带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吧。”这人反过来搀扶着林满月。

    有好多话都没说出来,眼泪这样流,路人都不忍心。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就是像她这个样子吧,走路都没有力气。

    如果没有人扶,绝对会倒跪在地上。

    扶着走到的时候,正好遇到护士推着推床出来,上面得的身体整个被白布盖着。

    医院里的被子本来就是白色的,身体盖着不反常。

    只有死去的,头才会被盖着。

    推床上那个,林满月脚顿住,走不动了。

    突然歪软在地,扶都扶不起来。

    推床要从林满月身边推过去时,林满月拉住了。

    她喊:“不要!”

    见惯了家属不愿意相信死亡,拉着推床不准走,不是第一次。护士还没劝呢,林满月就哭着说:“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