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14章 剃头担子一头热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真是难做人。

    目前还是钟折恺剃头担子一头热,阿禾没有做过任何表示。

    也不能一刀切,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呢?

    钟折恺除勒说话不着调了些,其他的方面都是很好的。

    林满月才不想阿禾终身不嫁,她希望阿禾有一个美好的归宿,有一个很爱很爱的男人,再生好多好多小宝宝。

    所以,林满月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告诉给容医生了。

    感情的事情,还是要两个人自己去解决,外人插手太多,反而是一种阻力。

    对不起勒容医生。

    在心里跟容医生道歉了,林满月才说:“我不知道呀,钟折恺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吗?”

    装傻装的,不仅听电话听不出来,就算站在林满月面前,都不会察觉到她说勒谎话。

    这个世界上,只有盛韩轩一个人,能分辨出她的演技。

    当然了,她对谁都会演,就是不会对盛韩轩飙演技。

    他是她的男人,他的依靠,他的神灵!

    心诚则灵,要真诚对待神灵!

    “你也不知道吗?平时钟折恺表露出来的那些喜欢,有留意到吗?”容医生还是再问了一遍。

    在父母面前和朋友面前,钟折恺是两个样子,上次盛家帝王蟹宴请那么多人,容医生就看出来了。原本以为有单身姑娘的,来勒之后才知道,没有的,都是有主了。

    “没有留意到,不过容阿姨你既然说了,以后我帮你留意着,要是发现什么线索立马告诉给你。”

    “好,那就麻烦满月你了。”

    “太客气说什么麻烦,钟折恺要是感情问题能定下来,也不让容阿姨跟钟叔叔再那么操心了。”

    前面的话,多少带着哄骗的意味。

    最后一句话,林满月说了真话。

    感情怎么没有,盛韩轩才几个朋友啊,她是爱屋及乌。再因为容医生帮了盛家那么多,林满月理当回报一些给容医生。

    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保密,有点讽刺哈。

    打完这个电话,林满月深觉得有点累。

    跟关系好的人说话,心里也过意不去,真不知道那些整天跟家里人说话的人,日子是怎么过下来的。

    没打几分钟,感觉脖子都酸了,放下手机双手护着脖子揉捏。

    闭着眼睛,还带着晃头来增加揉捏的力度。

    揉着揉着,一只大手覆盖在她的手上。

    还没看,就知道是谁到她后面来了。

    手被他拿下来,大手手掌覆盖在她的脖子之处,用他的力道给她揉。

    这只签名就是上亿生意的手,此刻在给她的脖子缓解酸痛,金贵到林满月觉得是一种魔力进入到了她脖子处的肌肤和骨髓血肉,那处已经不再酸了。

    还要什么按摩椅,还要去什么按摩院,只需要他动几下,不就好咯!

    嘿嘿,有情饮水饱,只要是过勒他手的,在她看来都是珍贵的不得了。

    舒服了,没控制住自己,随着他揉捏的继续,林满月舒服地低吟了一声。

    在本就安静的房间里,种下了一颗火种,迅速成长到能够灼热到他心的火苗。

    如若让火苗继续燃烧,他的心会很烫,体内和身体都会一起烫起来。

    解决的办法,就是去火。

    真丝睡裙的肩带,从她细嫩的肩膀上,被迫滑落下去。

    就像在弹奏的古筝,突然断了铉,“争”的一声,炸响了她的耳膜。

    她是在化妆台前跟容医生打得电话,人此刻还在镜子前。

    “热吗?”他问。

    林满月摇头。

    心理作用的影响,真丝睡裙的肩带是起不到任何保暖作用的,在滑下来之后她还觉得有点凉了。

    “冷吗?”他又问。

    林满月思考勒一秒,还是点了头。

    睡前准备就绪,躺进被子里,就不冷了。

    总比,肩带滑落,坐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身体要好吧。

    虽然是自我认为长相还过得去,也没到要时刻欣赏自己身材和脸蛋的自恋程度。

    另一边的肩带,也被他滑了下来。

    她看着他的手,动的!

    手伸到胳膊处,想要把肩带弄上去,被他握住了。

    他弯腰下来,下巴枕着她的肩膀,对着她的侧脸呼了一口热气。

    没有酒味,她也微醉了。

    他说:“你真美。”

    当面夸奖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此话,还是出自于她所爱的男人之口。

    微醉的状态,以光的速度跌入到沉醉。

    红勒脸,心跳加速,林满月做出了点头的反应。

    说得对,他说得都对,她没有任何意义。

    抵着她肩膀的下巴,往中间来,唇亲在了她脖子肌肤上。

    舍不得推开,他想做的这些,她都可以满足。

    何况,她也很享受他的亲吻。

    怎么从化妆台前到的床上,林满月已然忘记了。

    等她回味过来,人已经躺在了床上。

    迟迟没有下一步,林满月睁开情动的双眼,发现他也在看她。

    这一对视,不公平了。

    他还穿着衣服呢。

    林满月哼了一声,“坏的你,只脱我的,不脱你自己的。”

    “为什么洗澡后要穿上反正要脱的睡衣,还不是为了我在忙着亲你的时候,你也有的忙来解开我的睡衣。”

    林满月:“……”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亲亲,要那么忙吗?

    要的吧,情动到勒一定的程度,是等不了慢不了的。

    在他亲下来后,林满月就按照他说得,帮他解开睡衣了。

    眼睛是闭着的,看不见具体哪颗扣子在哪,是顺着路口摸下去的。

    此时,林满月有在笑,为什么睡衣一定要是扣子呢?

    不能设计拉链的吗?

    一拉到底,省时省力,多好啊。

    唇上传来吃痛感,林满月嗯了一声,听见他说:“要专心。”

    哦……

    是夜,人静之时,钟家的钟折恺,翻来覆去的没睡着,他是不是该跟阿禾说清楚了?

    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啊,要是阿禾打算做一辈子的单身贵族,他也要一直单身下去?

    追求的法子用起来,烈女怕缠男,他要想办法靠近阿禾,让阿禾适应到身边多了一个他!只要追到手了,父母这边任何意见都影响不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