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13章 卖家秀和买家秀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没有回应,还没有发烧到傻的章东来看向车外。

    认出了来人是米安,章东来急忙开门,差点要撞到米安身上,又急忙关上了门。

    好险。

    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撞到安安了。

    他的力气那么大,怕是要把安安撞倒的。

    雨不是特别大,地上是湿的,摔地上总是不好。

    都是他先没看清楚,错在他身上。

    “我叫人送你去医院,你这个状态还是不要开车了。”

    米安准备给米家司机打电话,还没拨出去,就听见章东来说:“不去医院,去医院就不能守着你了。”

    索性,电话也不打了,米安看着车里的章东来:“我需要的是健康的男人来守护,一个男人病怏怏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来守护我?”

    章东来低头不说话,别提多委屈了。

    反正,不去医院的意思,很明显了。

    米安说:“坐过去。”

    章东来:“??”

    “我要去医院,借你的车一用。”

    “安安你去医院干嘛?你身体哪里不舒服?”

    “坐到副驾驶去!”

    这下,章东来不迟疑了,有心要叫他的司机来开车,还要等待。

    章东来手脚并用地爬到副驾驶,米安坐进车里,发动车。

    “安安,你到底哪里不舒服,我有相熟的医生……”

    “闭嘴,没到医院不想听到你说话。”

    还是有心想问,但是米安那么不耐烦,章东来没有惹她心烦去问。

    下雨天,米安开车开得很慢。

    她们几个都不是飙车一族,都信奉着安全才能回家的真理。

    好不容易开到医院,米安督促着章东来去挂了急诊。

    季节性感冒,一向身体壮如牛的章东来,被感冒击倒了。

    跟心情和周遭的事情,也有关系的。

    挂了点滴,米安再去缴费拿药。

    拿药的时候去大厅,遇见了接受老爸苦口婆心劝来接老妈做孝儿子的钟折恺。

    彼此之间有过那么一点小摩擦,但友谊还在的。

    米安是林满月的朋友,也是阿禾的朋友,钟折恺怎么可能跟米安置气呢,他是个大度的人!

    自家亲妈就是医生,耳濡目染对一些药很熟悉,一眼扫过去就看见米安拿着的都是治疗感冒的药。

    没有寒暄说废话,钟折恺捡着重要地说:“季节性流感,长公主平时要注意,也要多喝热水。”

    心情有点郁闷的米安,被钟折恺的网络男友回答女友生病的典型回答给逗笑了。

    多喝热水,直男啊!

    摇了摇头,米安问他:“你来医院干嘛,也感冒?”

    “来接我妈,我爸爸说我妈把儿子当司机使唤会很有成就感。”

    “容医生本来就很有成就的好吗?好多病人想挂她的专家号都挂不到,可谓是现代的神医!”

    说着,还配合着竖起大拇指。

    这个动作,林满月也经常做。

    夸奖谁的时候,声情并茂的配上动作。

    钟折恺看得熟悉,也笑:“还神医呢!这话千万不要当着我妈的面说,她会骄傲的。”

    不是心理作用啊,总感觉背后有什么武器,对着自己。

    医院里,还是晚上,能有什么武器?

    慢慢转身,看到了自己用手举高吊瓶在打点滴的章东来。

    卧槽!

    钟折恺往旁边跳了一步!

    要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他?

    不过是正常地说话而已,抓奸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好不好?

    还是喜欢可以把章东来揍趴下的阿禾!

    为什么,心里自我解释到这里,钟折恺还有骄傲之感呢?

    喜欢的女人,武力值爆棚,也不是丢脸的事情啊。

    换个角度想,别人欺负不到他女人的头上来嘛。

    因为钟折恺跳开了,没有再挡着,米安就看到勒章东来。

    不好好在输液室打针,举着吊瓶到处走,真当他是铁人?

    章东来黑着脸走过来,米安先问:“出来干什么?”

    “我以为你走了。”章东来话是对米安说得,眼神却是防贼一样防着钟折恺。

    天地良心啊,钟折恺可以发誓,他对米安真没有非分之想!

    话还是要说清楚,钟折恺重申:“别用你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有喜欢的人,你是知道的。”

    章东来脸色还是黑的,回问:“你喜欢谁?”

    “就是阿……”

    手臂被米安碰了一下,钟折恺看到了他妈容大医生也过来了。

    “啊切~~”钟折恺承前启后的,把人名盖住了。

    装模作样地还揉了揉鼻子,“流感真的很严重,米安你多注意身体啊,我先走了。”

    容医生想问个究竟呢,就被钟折恺给推着走了。

    哪能相互推嚷呢,有外人在时容医生还是得端着,毕竟职位在那里呢。

    推到医院门口,钟折恺就去取车了,容医生也不能再倒回去问米安。

    上车后,容医生追问钟折恺:“你有喜欢的人了?哪家的姑娘?”

    “没有,开玩笑的。我那只是给我自己台阶下,面对着情侣,说个自己有喜欢的人,单身狗也要有尊严。”

    容医生眼睛斜着,“你说谎的功力越来越差,眼神飘忽不定的,以为是卖家秀wink眨眼杀,实际上是买家秀眼屎多了眼睛不舒服的样子。”

    钟折恺:“……”

    都什么跟什么啊!

    大医生不好好看病例,去跟网上的潮流语言做什么啊!

    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钟折恺记住勒林满月的那些话。在还没有得到阿禾同意之前,不会轻易就当着父母的面就把阿禾提出来。

    这是对阿禾的一种尊重,也是对爱情的一种保护。

    挺好的,都单身那么久了,不介意再单几年,等阿禾爱上他!

    他不介意再等,容医生介意啊!

    差不多同龄的,都结婚生子了。就连从小就有要孤独终老气质的盛韩轩,儿子都快喊爸爸了,钟折恺的爱情进展还没点音讯,能不着急吗?

    知道是从钟折恺这里问不出什么来勒,容医生没跟他废话。

    到勒家里之后,进卧室给林满月打电话。

    他们关系还算亲近的,林满月或多或少会知道一些的吧?

    接到电话的林满月,一阵阵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死钟折恺,办得那叫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