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600章 你老婆叫我们来的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婚礼,是喜庆的事情。

    尘封的想法,再一次被外婆吹散灰尘,展示在了眼前。

    宋姿不确定地说:“韩轩他不喜欢那些场合,还有盛宝贝都这么大了,还举行婚礼吗?”

    不失是一个遗憾。

    大部分人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婚礼,那会是美好的记忆。

    宋姿也想儿子有一个盛大的婚礼,喜喜庆庆地把满月娶回来。

    曾经也因为她提议要办婚礼,被韩轩拒绝过很多次,拒绝到只要她提到婚礼韩轩就垮脸,最后还是没提了。

    “为什么不行?婚礼是为高兴,是为见证,亲朋好友来见证他们的爱情,有孩子的话还能当花童呢。不过我们的盛宝贝太小了,还举不起花束。”

    说着,外婆爱怜地碰了碰小宝贝的鼻尖。

    轻轻地一碰,生怕用力了会把小宝贝给弄疼了。

    被鼓舞了,宋姿还是没有揽下这个责任,“要不,妈你跟韩轩去说吧。”

    外婆乜了宋姿一眼,“你知道韩轩不喜欢人多的场合,难道我会不知道吗?我去说,韩轩他会答应?”

    那……宋姿为难了,那点希望之火貌似又要被韩轩的不喜欢凉水给浇灭了。

    “过两天我要回新加坡,我跟他外公提,叫他外公跟韩轩提。”

    “哈哈哈哈,妈你想得好周到。”

    宋姿开怀大笑,“要是爸爸提,那婚礼办下来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要说韩轩会听谁的意见,其一就是林满月,其二就是他外公。

    林满月她们劝不了,还劝不了外公?

    “该办的还是要办,满月现在还年轻,考虑不到那么多。等到她老了,回忆起连婚礼都没有办过,那就是一件憾事了。她为盛家为韩轩的付出,我们都不能装作没有看到。”

    “是是是,妈你说得都对,满月是盛家的女主人,婚礼办下来,毫不夸张地说,就像是封后大典,有了仪式才隆重身份才确定。”

    为数不多的,外婆这次同意了宋姿说得。

    盛宋两家的资产,韩轩是统治资产的人,背后的女人弄一个“封后大典”,不为过!

    林满月不知道尘封的婚礼又被两位长辈提上了日程,她要挽留米安跟任佳期今天在盛家吃帝王蟹。

    霸气侧漏吓唬了一个客人,送来的东西还是一起分享。

    两人都答应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嘛。

    在听到任佳期给祁行之打电话推了约会,林满月要凌乱了,推掉约会不好吧?

    米安也打电话给米邵乾,这些天都米邵乾推掉了所有的应酬,父女两一起共餐,不回去就提前说一声。

    还没完,事情的发展,不会随心的。

    祁行之被任佳期拒绝,立刻又给林满月打电话,询问他能否到盛家做客,以前一直没机会来着。

    答应答应,林满月都间接破坏了他们两的约会了,多来一个人没什么的。

    再是,林满月接到了钟折恺的电话,说不讲义气吃独食,有帝王蟹都不邀请朋友。

    为了弥补上次钟折恺在盛家关灯被吓到,林满月就答应了。

    允了钟折恺,林满月又接到了容医生的电话,因为钟折恺说有人给盛家送了一只有水缸那么大的蟹,好奇来看看。

    这话传得……就算是没有水缸那么大,林满月还是热情地邀请容医生来。

    至于项以轮跟梁川是怎么知道盛家有一只帝王蟹的,已经不重要了,人都来了,还能轰出去不成?

    宋姿是很喜欢梁川的,项以轮又是舅舅的身份,林满月也不好当着宋姿的面轰人。

    盛韩轩回家的时候,客厅里很热闹,打牌、嗑瓜子、自拍的,忙的不亦乐乎。

    输得很惨的梁川,脸上被任佳期不客气地画个王八,特别滑稽。

    当然,口红是林满月友情提供的新的,没有用过的。

    不然别的女人唇上擦过的口红画梁川脸上,项以轮不会坐得住。

    “谁叫你们来得?”

    盛韩轩问得更不客气。

    客人中有温和的钟叔叔,他也考虑不到那么多。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答:“你老婆。”

    林满月:“……”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邀请是没有的好吧,明明是他们打电话问她,她是被迫答应的。

    林满月还是有点心虚,可以拒绝的,她没有……

    跑过来,拽着他上楼回房间。

    安抚他,需要静悄悄的环境,大家在客厅玩嗨了。

    “他们来做什么?”

    “来吃帝王蟹。”

    “不是来吃东西的,是来打扰我们夫妻生活的,你必须把陪我的时间,分去陪他们。”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客人都到家里来了,待客还是要礼貌的。

    “下去的时候,我就坐你旁边,你说话我听着,也是只陪着你啊。”

    林满月劝着他,热吻到呼吸不过来,他才同意去待客。

    换了衣服,不是西装在身,减去了一两分的严肃。

    输得惨败的梁川,被项以轮换了下来,任佳期才不会傻着跟项以轮比智商,叫祁行之换她。

    只有米安了,她把牌一放,“欺负我没人换是吗?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能叫来一百个男人来帮我打牌?”

    故意的,逗得外婆容阿姨他们哈哈大笑。

    保姆小跑进来,跟林满月说了又有一位客人来了。

    林满月拍了三下掌,笑着的大家都看了过来。

    “长公主你不需要打电话叫一百个男人了,有一个以一敌百的男人来了,你要不要帮你上牌场?”

    玩笑已经开起来了,米安还装模作样地问:“本宫没听说江湖上还有这号人物?不要给本宫节约电话费,本宫是有点家底的,叫一百个男人来的电话钱还是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长公主要不要见一见?”

    “快宣他进来吧。”

    大家,又被林满月跟米安的对话给逗笑得不行。

    钟折恺还不忘给大家科普米安长公主的由来,活像了皇帝身边那个谄媚献计的大太监。

    林满月再朝着门口处暗示性地拍了一掌,“进来吧。”

    大家都好奇地看向门口,然后一个身穿红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那红色,比大姨妈都要红!

    任佳期第一个站了起来:“卧槽!章东来你这么骚包干什么,穿这么喜庆你来结婚啊?”

    没错,来人正是章东来,特别显眼可以说是炸眼了。对于没有帮忙者来打牌的米安,的确可以说是以一敌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