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590章 他是魔鬼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项安娜认为,盛韩轩是在硬撑。

    不喜欢项家人,不愿意靠近项家人,就连这么重要的日记都是用卫生纸隔开来翻。这对项家人来说也没什么,造成不了什么损失。

    但对林满月来说,损失就大了。

    如果老头子的日记里,真有对林满月有意义的东西呢?

    主动拿给他们看,不代表可以给予的,他们就应该一起看或者把有用的信息给拍下来。

    意气用事,绝对不行的。

    没想到赫赫有名的盛三少,也有意气用事的时候。

    项安娜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给了喝咖啡的时间,是盛三少自己不要。

    那她再给几分钟,算是对把林满月困在项家的一种补偿了。

    水才过了喉咙,杯子还没放下,盛韩轩就合上了日记本,推到对面的项以轮手边。

    林满月问:“看完了?”

    “嗯。”盛韩轩把手上的餐巾纸丢掉,像是丢了垃圾一样。

    “看完了?”项安娜不相信的重复问了一遍。

    不是她故意跟他们小两口站在对立面,相见就是和平的,只是盛三少太高傲。

    “项女士有何指教?”盛韩轩眼里没什么温度。

    项安娜一时间,没想好怎么接话。日记本就在他们这边,要是盛三少稍微谦虚一点,她还可以给他们再看看,没着急走。

    只是,盛三少的样子,并不需要谦虚,也不需要他们的多给时间。

    项安娜长辈地笑:“三少确定看完了吗?”

    盛韩轩寡淡的表情:“项女士有怀疑,可以问日记的内容,看我到底是不是记住了。”

    杠上了吗?

    还别说,林满月是期待了。

    她也想更清楚的了解一下,盛大佬的一心二用到底有多厉害。

    也给项安娜女士开开眼界,不要拿普遍的角度来看待人,有些人就是那么神,神的会让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耳朵。

    项以轮闻出了火药味,来自于盛三少。

    看没看完又有什么关系了,反正有关寻找林满月妈妈的那几页已经撕掉了。

    唉,来之前就提醒了项安娜不要随便招惹盛三少,说些安全问题,项安娜何必跟盛三少杠上呢?

    来不及阻止,项安娜出题了:“日记上写到,以轮他爸爸跟我见面,是什么天气?”

    “暴雨,不能出海,他到海边检查船只,在海边遇到了被你爸爸殴打后的你。”

    项安娜:“……”

    只是问了什么天气,干嘛说出被爸爸殴打的事情!

    也是有点年纪了,说起陈年旧事,就一点面子都不要的啊……

    没有看过日记本的林满月从项安娜的表情可以看出来,盛韩轩已经答对了,对他的崇拜又上升了。

    想要测试他的记忆能力,项安娜真是打错了算盘。

    项以轮也被震惊了,日记他看过,老头子在写跟他妈相遇的事情有点散,盛三少是给总结出了关键点。

    讲真,项以轮都不可能保证能这么快就说出关键点的。

    尴尬之后,项安娜觉得凑巧,她是问得日记前面记得那些事情,盛三少之前看得认真后面不可能了。

    “以轮三岁那年被一个黑人欺负,他

    是怎么做得?”

    “他给那个黑人介绍了一个很凶悍的老婆,结婚之后那黑人过得很惨,天天被老婆打。”

    项安娜:“……”

    项以轮:“……”

    林满月从他们两人的表情,又看出了盛大佬说对了!

    很骄傲地笑了,还手伸去挽着他的胳膊。

    她的男人,她的天神,她的一切,她的全世界!

    同为男人,项以轮都有点崇拜盛三少了,不是势力范围和身家,就是看着盛三少这个人的崇拜。

    项安娜没准备问了,项以轮想要确定一下崇拜感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运气,加问。

    “老头子跟我妈吵架,他第一次动手打了我妈,是扇了几耳光?”

    项安娜的脸色更尴尬了,什么不问偏偏问这个……

    又是被爸爸打,又是被老公打,怎么说她也是一个企业的老总……

    盛韩轩抬了抬眼皮,不屑地看着项以轮,“用手边的一个杯子砸过去的。如果你想你妈被扇耳光,你可以自己动手。”

    项安娜:“……”

    项以轮:“……”

    的确,老头子自私归自私,一辈子对他妈只动过一次手,拿杯子砸得,根本没有扇耳光的事。

    问的时候,就是想考验一下盛三少是不是胡口乱说的,给出一个耳光数,那么就真是运气。

    没想到,盛三少看得那么清楚,真服了!

    项以轮是真的拜服了盛三少的记忆力了。

    吃饭也没吃多少时间的,他们说话的时候,盛三少也有插话啊,怎么就记那么清楚?

    盛世集团有如今的地位,真不愧盛三少的能力了!

    “项女士还有什么问题吗?”

    盛韩轩的口气,不屑中还有嘲讽的意味。

    是的,没用任何一个嘲讽的词,语气有啊!

    林满月都不认为盛大佬是在咄咄逼人,就告知了看完了,是项安娜自己要问的。

    的确也是林满月先问,她问跟项安娜问能一样吗?

    项安娜摇头,震惊到说不出任何话语。

    很好,对方震惊的样子是盛韩轩乐意见到的,带着林满月站了起来。

    人都走出了餐桌,盛韩轩又停下来,“友情建议,项女士经常失眠,咖啡还是少喝。”

    项安娜:“……”

    项以轮别开脸,不去看他妈的表情。

    没法跟盛三少叫嚣什么的,是他妈先开战的啊,要问看没看完,质疑盛三少的记忆力。

    失眠,不是因为盛三少调查了他妈的底细,再牛逼的侦探也无法查出那个人有没有失眠吧。是日记本里写的,项老头提笔写过几次。

    项以轮以前都不知道,对他妈关心太少了,也是看老头子的日记才知道。

    而盛三少提出来的失眠跟咖啡,是打脸项安娜的友情给出喝咖啡的时间。

    人家根本不需要!

    小两口走后,项安娜无力地靠在沙发上。

    “妈,你还记得老头子没失忆之前,是怎么形容的盛三少吗?说他是魔鬼!”

    记得,项安娜只是以为老头子主观意识的讨厌而已。正常人,怎么可以做到那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