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523章 扮演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休息是休息,不是就不管林呈里的事情了。

    哪能呢?

    一切想把林呈里从火海中拉出去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换了一身看不出牌子的服装,还化了个完全看不出她五官的妆,林满月出门了。

    跳梁小丑就让他先跳一会儿吧,有什么样的目的都让他吃苦果子!

    车开到新病患家楼下,阿禾还是小心地问:“要不还是我一个人上去吧,夫人你就等在车里。”

    即便已经排除了安全问题,附近也有接应的人,阿禾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不会有意外情况发生。

    林满月从包包里拿出小镜子,对着脸左看又看的,“还能看出来是我吗?”

    化妆术真的很神奇,不夸张地说真的像整容一样。

    再佩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有神的眼睛被遮挡住,天差地别了。

    阿禾转过身,认真地盯着她的脸看了十几秒,才说:“我看得出来,外人的话,应该有点难度。”

    身边的人,凭感觉就能判断出对方的真假,问阿禾没有意义的。

    反正林满月自己是快认不出自己了。

    也不是像席曦那样的名人,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她的,打扮成这样其实可以了。

    镜子放下,林满月催阿禾:“你快到后面来,我给你画个妆。”

    伪装一个人也没有用,圈内人基本上都知道她的保镖阿禾。

    阿禾被认出来,她的掩饰也是没有用的。

    有些事,她必须要亲临。

    阿禾是有她办事的影子,却不是她。

    林家那些事、还有关于赵文清女士的,林满月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就算盛大佬可以让帮忙调查的人闭嘴,主观意识上林满月就是不想插手的人多了。

    化完妆后,林满月还从携带的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顶假发。

    还是齐刘海的假发……

    阿禾:“……”

    酷酷的阿禾,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有齐刘海的样子。

    临时造型师林妮可,对阿禾的新造型很满意。

    要不是出自于自己的手,隔着远观望,真的不会相信那就时阿禾。

    最后再配上一副粉红边框眼镜,完美变身啊!

    林满月把小镜子举到阿禾脸前,“我快认不出你了,你能认出你自己吗?”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阿禾摇头。

    完美装扮,两人都伪装了,那就开干吧。

    拿起精神病院送来的文件材料,林满月先下车。

    阿禾立马下车,跟在林满月身后。

    身上除了枪,防身的武器都有,三五个大汗都别想拦住她。

    假发头套可能会影响到一点发挥。

    不过真到了动手的时候,假发也没有什么用了,直接扯掉。

    上楼,按门铃的时候,阿禾要取而代之的,被林满月制止了。

    “记住了,我们两从这一刻起都是精神病院的员工,不是什么夫人。”

    阿禾往后退了一步:“记住了。”

    对嘛,同事之间那么客气那么尊敬,精神病院的工作氛围也太好了点。

    要平等,平等的位置,才不会露馅的。

    门一开,女主人就说:“你们是精神病院那边来得人吗?”

    都不用自我介绍了。

    林满月点头,阿禾跟着一起点头。

    “早上打电话来说下午会有回访,我专门在家里等你们来,进来坐吧。”

    主人径直去倒水了,林满月进去之后,打量了一圈。

    挺干净的,东西摆放得很整齐。

    普通家庭,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摆饰。

    最值钱的,应该就是墙上的十字绣了,十字绣画上的“旭日东升”四字,寓意挺好的。

    女主人倒得水,林满月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就放在了茶几上。

    水,她是不会喝的。

    话,却是要问的。

    “军军他,给你们添麻烦了。”

    军军,新病患的小名,全名谢国军。

    女主人谢妈妈,真的是个很有礼貌的人。

    要不是事出有因,林满月还真不想来套话。

    场面话说了很多,然后切入正题,“我们想了解一下,谢国军病情和今年的加重具体情况。”

    再次去揭开谢妈妈的伤疤,林满月也不想啊。“军军他,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我跟他爸爸都是老师,经常被安排带毕业班,特别忙没有时间管他,就把他独立的性格培养了出来。学习特别好,特别为我们夫妻两争气,一直都是学校里的佼佼者。我们也没有想过,他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升学考试成绩出来就被打倒了。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效果,我就辞职了。亲戚们劝我们还年轻,再生一个,我跟他爸爸也觉得生一个,以后长大了可以照顾哥哥。

    家里添了弟弟,军军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年他要打人。”

    林满月接着问:“会不会是因为被什么事情刺激到了呢?”“没有的,我出门都是牵着他的,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他不喜欢剪头发,额前的头发都遮着眼睛了,当时医生说得是逃避。我总是等他睡着后,才帮他剪,有一次他突然醒来,看到我拿了剪刀就反抗

    ,剪刀在他额头上扎了好大一个口子,流了很多血还留了疤,这算刺激吗?”

    不是专业的,林满月判定不了剪刀剪头发算不算刺激?

    书到用时方恨少,她应该多看一些精神方面的书。

    哦对,钟折恺可能会更懂一些。

    这个时候,再叫钟折恺来,已经来不及了。

    新病患的头发的确很长,特别是额前的,都不知道眼睛看不看得见……

    林满月收心,很平静地问:“从什么时候开始打人的呢?”“从,家里来了小偷开始。那天晚上我跟他爸爸被翻东西的声音吵醒,就起来看。门已经被撬开了,屋里的东西都被翻过,幸好客厅没有值钱的东西。我跟他爸爸去房里看他时,看他被子没盖好,想帮他盖

    得,他就动手打了他爸爸。”

    “那不是被小偷给刺激到了吗?”

    “不是的,周围邻居都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大儿子精神有问题,房里没有东西小偷不会进去。”也是,有些小偷要先踩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