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89章 姑娘,咱能不那么暴力么……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手到膝盖处,不是都应该推断出没穿的吗?

    还弹钢琴又弹了那么一小段距离,脑子呢?

    遮住眼睛的领带,此刻好像变成了薄薄的纱布,通过那小小的细孔能够看到此刻的大佬。

    他是躺着的吧,整个都没穿吗?

    数得是十五下吧,再放水也没有放到十五分钟的啊。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在拖延的十五秒时间内,脱掉的?

    “怎么停下来了?”

    声音从床头方向传来,林满月的手指定了定,进退两难。

    拿开,还是继续弹钢琴?

    “不想确定一下,是不是我本人吗?”

    声音都是他,人还不能是他吗?

    林满月另外一只手抬起来准备解掉,他制止:“先不解,感受一下此刻你手下,是不是你的男人。”

    这不是,废话吗?

    声音是他,怎么样都是他啊。

    难不成,还出来一个双胞胎兄弟?

    他说:“听话。”

    一向听话的林满月,真就听话没有摘下领带来。

    老夫老妻了,什么没看过。

    手指又在他腿上的皮肤上,弹了两下,顺着床头的方向前进。

    过了腰侧,手指经过主人她的意识指令,偏了一个角度去了他的腹部。

    没有肥肉,小小用了一点点的力,那隐隐的腹肌硬度。

    顶多就是跑步,做一下俯卧撑或者仰卧起坐,怎的他的腹肌就一直在。

    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给了他那样帅气的脸,还给了他这样好的身材,还有好到让人羡慕的家世。所有的优点,他都占齐全了。

    他是老天爷优秀的产物,那又怎么样呢,还是她的男人的。

    酸什么酸,自家男人很优秀,她也是一种福气的说。

    手指往上,心猿意马地弹钢琴点上去,一直到了脖子处,才停下来。

    这下,林满月确定以及肯定,他什么都没穿。

    大佬啊,加长十五秒,能连衣服都一起脱掉的吗?

    这么速度,曾经是做过兵哥哥?

    并没有,大佬的人生诡计跟兵哥哥没有关系,只是在国外时,跟着特殊教练锻炼过身体。

    “是谁?”

    都这样了,还在问。

    林满月很配合:“是你。”

    “我是谁。”

    “你是韩轩啊。”

    “韩轩是谁?”

    “是我男人。”

    擦说完,她的唇就被他用唇压住。

    天旋地转,两个人换了方位。

    一个深吻结束,遮住眼睛的领带被他解下来。

    粗鲁的,丢到床下。

    接触灯光的那一霎那,有些刺眼。

    他的手掌就挡在了她额头上方,看不到光的直射,她的眼睛舒服好多。

    随着他手掌的倾斜度转变,她也在慢慢适应光。

    不再畏光,他那只手才拿下来。

    深邃的眼睛看着她,“你找到了我,现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林满月嘟囔:“不算我找到的,是你提醒的。”

    完全没有猜过他会在床上,她在床下找一会儿,没人的话她就去屋外找。

    计划是这样,不知道还要找到什么时候。

    不提醒,他躺在床上睡着了,她都还没找回来吧。

    “好,你没有

    找到我,换我对你为所欲为。”

    “不平等的条约,你霸道……”

    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

    他开始为所欲为了,她哪里还有心思说什么霸道条款。

    游戏是她提出来的,得玩得起。

    输不起的人,没有风度。

    为了一份女士风度,林满月的腰酸腿酸,翌日上下楼都有撑墙走的想法。

    不要表现的太明显,还是只扶扶手。

    要是盛家里,有电梯就好了。

    三层,也是可以安置电梯的嘛。

    不是有人上门来,林满月还不会下楼的。

    来人是米安,好朋友呢,装什么大牌呢。

    米安是来送手链的,就是她自己动手做得。

    手链盒子就很精致,像极了名牌首饰店的包装。

    打开一看,每一颗珍珠都那么好看,又圆又亮。

    见着林满月戴在了手腕上,米安笑:“实不相瞒,当时选珍珠时,眼睛都快选瞎了。”

    从那么多颗粒中,挑选最好的,形状颜色之类的都相似,选久了是会出现审美疲劳。

    因为友情,米安还是坚持选了下来。

    “我那正好有没有用过的眼药水,等下给你一瓶。”林满月笑着回她。

    手腕上的珍珠,她也是真喜欢。

    那份心意,就暖暖哒。

    “你知道佳期跟我说什么吗?”

    听着林满月可以预料,不会是正常人能够说出来的话。

    “佳期说,珍珠够大,要是以后她跟祁行之分手想不开割腕自杀,手链能够完美的把伤痕挡住。”

    “……”林满月抬眉:“说反了吧。”

    “相对来说,想不开的会是祁行之,手链该给祁行之。”

    两人都笑了起来。

    黑任佳期,她们两是专业的。

    花房的花开得很好,外婆剪了一些进来,米安看到了有点想去。

    打算坐着聊会儿天的林满月,还是主动带米安去。

    客人嘛,就几朵花而已,她不能吝啬。

    花房里插花包花的所有原材料都有,只要手艺在身,包一束花送人都以为是花店里的呢。

    自从上次剪刀剪到手之后,林满月很少碰剪刀了。

    视线所及之处,就看不到剪刀。

    大佬交代过盛家所有人,藏了剪刀不给她……

    花房里还有一个简易书架,上面都是一些花卉知识的书,还有一本是教新手包扎花的。

    按照书上教得步奏,米安包了一束玫瑰。

    包扎的纸,是类似于发黄的报纸样式,排版都是英语。

    选的玫瑰,多是深色。

    乍一看,还有点复古的意味。

    “满月,我有点不安。”

    欣赏着玫瑰的林满月,被米安没头没脑的这句听得,疑惑:“怎么了?”

    “章东来单独跟乔思威的女朋友见了好多面,以前他什么都跟我说的,可是昨天我问他,他敷衍了我。”

    林满月看着米安,先没插话。

    “那个雷迦满月你是见过的,比我漂亮比我高比我瘦,我只有在家世上比她好。真正的爱情到了那个地步,家世也不能左右男人的决定。”

    林满月说:“章东来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送你一把剪刀。”

    “满月你是要我废了章东来了命根子,剪了它?”

    林满月扶额,“我是要你剪断情缘……”姑娘,咱能不那么暴力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