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81章 怎么感觉,有点不要脸呢?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梁川出来的时候,直接感受到了,气氛不一样了。

    貌似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章东来身上。

    即使不是专注做旗袍上,都不重要。

    听了米安的那一番话的章东来,郁闷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只是稍微好一点,并没有全部释怀。

    传到母猪身上,还传到了米安的耳朵里,虽然米安是没被影响,他还是认为没有把米安保护好。

    沉入到自身事件的章东来,哪里还有心思跟心情管乔思威的事儿,连梁川休息室的小孩子哭声都没记住。

    本来就没放在心上,是梁川作贼心虚。

    视线还似有似无地飘向雷迦。

    再这样看下去,就算章东来不怀疑,乔思威也不是个傻蛋没点反应。

    林满月就重重地踩了梁川一脚。

    用了重力,痛得梁川急忙用手捂住了嘴,才没有痛叫出声。

    动作幅度不是很大,所以没有被发现。

    忍着脚上的痛,梁川也没去怒视林满月,把对雷迦的关注度收了一点。

    有惊无险的,选好了样式,米安一套雷迦一套。

    之后才到来的林满月,没有选。

    走的时候,林满月提议请他们一起去古典音乐会。

    别人的邀请,章东来得考虑一下有没有那个闲暇时间,但是出自于邀请,章东来立马答应。

    身份即使跟豪门有点搭边,章东来也是草根长大,音乐会什么的高雅场合他很少参加。

    特别还是古典音乐会,听了想睡觉……

    因为是林满月,才舍命陪君子。

    乔思威是看章东来的脸色行事,自然不会推辞。

    请你的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这是乔思威的自我评价。

    入口处的观众基本上都穿得很正式,没怎么来过的雷迦有点紧张。

    突然停下来,林满月小声地说:“我在国外的一个朋友,他加入乐团的第一次演奏,要图个好彩头就问我,该怎么办?”

    邀请者都停下来,被邀请的也跟着停下来。

    她说话带着笑,一般的人都喜欢跟她交流。

    有点紧张的雷迦,都在听着林满月的下文。

    “我们经常说开门红,文化差异我那朋友不是很懂,于是我跟他说穿一条大红色内裤,喜气又辟邪。”

    音乐会门口,讨论大红色内裤,也只有林满月有这样的底气了。

    “临时准备,就近买了一条新的大红色内裤穿上。他是汗液特别发达,还是第一次面对那么多观众,演出流了一身的汗,裤子里就不例外。结束的时候,椅子上就有一滩红色。”

    “噗……”米安喷笑,她相信这不是段子。林满月的那群朋友,出名的和不出名的,都很有趣的。

    笑点高的章东来,顺应笑了两声。

    拘谨的雷迦,不止林满月一个人发现。

    这就是为什么章东来会那么尊重林满月的原因!

    她明明可以谁都不顾,老娘最大!

    但是,她还是观察那么入微,不会让身边的人难受。

    故意怼人的,不算。

    紧张的雷迦,被林满月特地说得放松了。

    又不是演员,从表情上都能看出变化。

    林满月没有再找笑话来说,也到了入场的时间。

    &n

    bsp; 音乐会的门票位置,还是极佳的,不是那种隔得很远连音乐家们手的挥动都看不到。

    不出章东来的预测,坐下没一会儿,他的瞌睡就被这些古典音乐给吹来了。

    没坚持多久,章东来就睡着了。

    醒来,是被米安给叫醒的。

    观众们在有序地离场,看来已经结束了。

    林满月拿眼睛瞪他:“早知道的话,不该给你座票,该给你一张卧铺票。”

    古典音乐会怎么可能躺着看,这无非是林满月在讽刺。

    章东来也不生气,笑着说:“我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才会睡着。”

    说完,章东来自己先闭嘴。

    才被母猪的梗气到没多久,就自己提到猪了!

    呸!

    这张臭嘴!

    林满月哼了一声,往外面走。

    米安手指戳了一下章东来的头,跑着追着林满月,亲密地挽着手。

    为了感谢林满月的古典音乐会邀请,章东来原本打算请林满月吃饭的。

    出会厅的时候,有一辆车很霸道地停在正门口。

    车窗降着,露出后座人的脸。

    盛韩轩。

    章东来加快了步伐,追上了林满月的速度。

    一直到了车边,先整理了一下着装,章东来跟车里的盛韩轩打招呼:“盛总。”

    盛韩轩颔首算是回应。

    阿禾打开后座那一边的车门,林满月就对米安挥手道别,上车走了。

    专门来到车边,就是打声招呼,不是章东来平日的行事风格。

    乔思威给雷迦科普了一下车上的男人,没从雷迦的脸上看出茫然和憧憬。

    雷迦低了低头,掩饰了她那一闪而过的似曾相识之感。

    她再次看向那辆车,聚焦在车牌号上。

    是的,她不清楚那个给她钱买她卵子的人是谁,只记得那辆车和车牌。

    车里的林满月,注意到了雷迦的一直注视。

    她把挽着盛韩轩胳膊的手拿下来,给项以轮打电话。

    “你爸之前在这里用的那辆车,该换了。”

    “为什么?”项以轮是真的莫名其妙。

    住处夷为平地,没事儿他项家不差那点钱。

    车是他的,他没用的时候,可以给梁川用。

    “我猜得,你爸当年去找雷迦,绝对不会是步行。特别是豪车,最能留下印象,人家是学霸还记不住几个车牌号吗?”

    林满月解释这么多,没给项以轮反驳的机会,挂断。

    举手之劳而已,并不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才挂断,项以轮又打了过来。

    林满月瞄了一眼盛韩轩,不是特别厌烦,她才接。

    “最新的进展,我得到了雷迦的一份身体检查,她的余生都不可能怀孕。”

    “??”林满月听懂了意思,现学现卖:“为什么?”

    “原因是因为宫外孕打掉了一个,就不能再生了。”

    “打掉的那个孩子是谁的?”

    “乔思威的,他也知道雷迦不能生,想要对雷迦进行弥补,才想要找回孩子。”

    “……”林满月呆呆地看着盛韩轩。怎么感觉,有点不要脸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