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68章 急什么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哭红了双眼,残留的一丢丢理智,林满月叫阿禾把车开去了她跟盛韩轩的小窝。

    盛家,暂时不回了。

    她是无法对着心思缜密的外婆撒谎的。

    至于她曾经做过这些事情,真的不想对着外婆和宋姿去提起。

    一进大门,林满月就直直地奔向卧室,羞耻心让她一时间不能面对盛韩轩。

    没脸,她是真的配不上他。

    盛韩轩没有去打扰她,但也没有离开。

    她需要静一静,他给。

    离开,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必须在他的伸手范围之内。

    吩咐徐磊,把需要处理的文件都送到这里来。

    几头忙的徐磊,把车当成飞机的速度来开,送来了之后,与阿禾在门外沟通信息。

    “怎么了?”

    阿禾摇头,那些话在没有得到夫人的允许之前,她是不会对外说得。

    就算夫人同意了,阿禾也不会说!

    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才会把临时办公地点选在这里,徐磊见阿禾的样子,就知道她是隐瞒了。

    既然问不出来,徐磊也不勉强。

    “最近几次遇到……”徐磊突然间停下来。

    不是故意吊人胃口,是觉得没必要说。

    遇到钟折恺,向他打听阿禾。

    对于阿禾,徐磊并不是很了解。

    也猜不到钟折恺是什么意思,毕竟阿禾是总裁夫人的人,钟折恺应该不会伤害到阿禾的。

    毫无交流的交流,徐磊迈着急切的步伐走了。

    阿禾再进屋,门都还没有关,盛韩轩一个眼神扫了过来。

    看懂了是什么意思,阿禾把手上的车钥匙放在鞋柜上,转身出去。

    林满月一直没有从卧室里出来,夜幕降临,晚餐送来,盛韩轩才去叫她。

    人躺在床上的,走近一看,她几乎全部裹在被子里的,像是蚕蛹。

    这样,也许就能躲避不愿意面对的那些过往了吧。

    自欺欺人。

    脸上的泪痕,那么明显。

    坐在床边,盛韩轩抓着被子的边角,把蚕蛹状态解除。

    睡得半梦半醒的林满月,睁开模糊的眼睛。

    盛韩轩低身,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起来吃饭了。”

    林满月手肘撑着床准备起来,又被他按着肩膀给躺了回去。

    眼睛好疼,还是看向他。

    “等我。”他说完,就进了洗手间。

    传来了水声,一会儿后他拿着还冒着热气的毛巾走了出来。

    没有再问她,抱着她坐起来,热毛巾擦脸擦眼。

    不是温毛巾,是热毛巾,从程度上来形容,还有点烫。

    不知道过水的时候,水是有多烫。

    林满月看向他在帮她擦脸的手,手背上的皮肤有点红,是烫毛巾的时候留下的。

    不疼吗?

    他好像一直都这样,痛觉少了一些,流血都没见他喊一个“痛”字。

    怎么会不疼,烫红了!

    她心疼啊!

    脸擦完后,他起身,林满月就及时抱住了他。

    无声的拥抱,无声的谢谢。

    摸了摸她的背,他低沉的嗓音问:“要抱抱?”

    “嗯。”她才点了头,就被他给抱了起来。

    面对面的抱,双腿就主动圈住了他的腰。

    毫无压力,也没见他走路腿打颤。

    抱着她,去洗手间放了毛巾,再抱着她去了餐厅。

    坐下时,她顺带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餐桌上的饭菜,不是他的黑暗料理,从品相来看就能看出来出自于星级酒店的大厨之手。

    三餐一汤,两个人吃很合适。

    伸手要去够碗筷,被他先一步给拿走。

    “我喂。”

    “可以自己吃。”

    坐大腿,就影响了他进餐,喂她的话,他自己怎么吃?

    “别动。”盛韩轩没听她的,夹了菜进碗里。

    不分你我,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一顿晚餐。

    心里难过的情绪还在,没有什么胃口,吃几口就饱了。

    抽着卫生纸给她一边擦嘴,盛韩轩一边问:“今晚回去吗?”

    摇头,她想躲一躲。

    得到她的答复,盛韩轩就把她抱回卧室,他再到客厅阳台给家里打电话。

    盛宝贝是断奶状态,黏妈妈是黏,不需要再吃母乳,家里那边问题不大。

    交代好后,盛韩轩把工作全部处理完,再回卧室时,林满月已经睡着了。

    眉头皱着,睡梦中的她,都被烦心事所扰。

    没有吵她,洗簌之后,就把她搂在怀中。

    只要是重提以前在她身上发生的事,且那些事是她不愿意提起的,她的后续反应就是睡觉。

    睡到天昏地暗,睡到忘我,那样的话就不用去想了。

    上次提起在项家的生活,她也是这个反应。

    思想放空,自我逃避的林满月,这一觉就睡到第二天中午。

    其实有听到盛韩轩的动静,进出卧室都听到了,她觉得她还没有睡醒,眼皮睁不开。模模糊糊的,瞌睡就继续睡了。

    泡个热水澡,舒缓一下疲劳。

    躺在热水中,享受着植物精油给身体皮肤带来的舒适感。

    好像,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她忘记了?

    关于假扮别人的女朋友见父母,她会再细致的跟盛韩轩说一遍,洗完澡就说,忘记的事情就不是这件。

    那是什么?

    泡澡放音乐,再来一杯红酒?

    滴酒不沾,一杯就倒,小窝里曾经的那些酒,都被她送人了。

    卧室跟洗手间的门都没有关,外面大门门铃响起来,林满月听见了。

    有盛韩轩在,谁来都不敢闯进来的,她就没从水中起来。

    能够听到一点点的声音,再就是盛韩轩上来了。

    “小东西?”

    洗手间里的林满月“嗯?”了一声。

    卧室门反锁,盛韩轩进洗手间,站在浴缸旁边。

    水面没有玫瑰花瓣,连沐浴露的泡沫都没有,很直白的把她自己展现在他眼前。

    下意识的,双手护在了胸前。

    不够,还有腿那里。

    只有两只手啊,腿就叠着微微侧身。

    “有人找你。”盛韩轩看着她的脸。

    “谁啊?”

    “任佳期的同事。”

    “!!”林满月一下就从水里起来。

    是说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小满的直播!

    那可是关乎着,任佳期打赌辞职的问题!

    “急什么。”盛韩轩扯下浴巾,把她的身体包住。必须急,这不能不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