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66章 不是卖身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相逢太意外,原以为一辈子不会再见的人,就这么遇见了。

    还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现,林满月是懵了。

    就算她内心再强大,有些事情,还是没法跟盛韩轩说得。

    过去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只要她不说,别人也不会问的。

    这个别人,不包括盛韩轩。

    一个“戒指”,就差点把他人给点炸了,她不能不说。

    沉默了一小会儿,盛韩轩差点没把手移到她的脖子上掐着。

    对着她,盛韩轩总是有跟平时背道而驰的耐心。

    他提醒:“说。”

    “我妈突然去世,林呈里对我很不好,在认识修宇之前,我一度想过差点放弃对生活的希望。”

    暗黑的那段日子,沉压在内心的最深底处,以为可以不再被挖出来,其实一件小事都能让过往血淋淋再次被提起。

    “那个时候,留着我那一点点的自尊心,走投无路的我,遇见了杨勋然,就是这个人。”

    听到名字,盛韩轩的手很想去捂着她的嘴,不让她过多的念到别的男人的名字。

    可是,还有消息要听,盛韩轩忍住了。

    林满月苦笑:“我妈给了我优渥的经济生活,在她去世之后,我就像是丧失了生存能力,养不活我自己了。”

    骄傲如她,怎么会把自己自卑的这一面展露出来呢?

    就是养不活自己,就是!

    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就算是被录取了,也会被当时的胡晓芸闹到公司里去,公司领导为了减去不必要的麻烦,开除她。

    她可是留学归来,学习艺术的,没有做艺术家也能教教小孩子的吧。

    胡晓芸造谣,她跟培训机构的学生爸爸有染,差点被学生妈妈打,不得已辞职。

    就算是放下自尊心,去餐馆去做服务生,还是逃不过林家人的赶尽杀绝,说她有传染病。

    过街老鼠,差不多了。

    在林家吃饭吃不饱,还不能生病,连感冒药都没有,只能等死。

    盛韩轩铁青着脸说:“我的女人,不想笑不必强颜欢笑。”

    他的女人,大佬的女人。

    做大佬的女人真好,有爱情有亲人有家庭有朋友,应有尽有,眉头一皱就有一堆人来问你怎么了。

    与人生那段岁月相比,一个是天上的云朵一个是地上的污泥。

    “杨勋然……”林满月视线看向电梯那边,阿禾跑着过来了。

    加快速度,特别像百米赛跑。

    跑到车边,就从车窗外把手上的一个绒布袋子递了进来。

    不是盒子装的,就是这么一个小袋子。

    只从袋子外,就能摸出里面是一枚戒指的形状。

    盛韩轩打开袋子,把戒指取了出来。

    金戒指,因为不常带,不是很亮。

    林满月挪开视线,逃避不去看那枚曾经属于她的戒指。

    不止这一个,还有项链跟手镯,当时都交给了杨勋然。

    其他的,应该是都找不回来了。

    盛韩轩把绒布袋子揉进掌中握着,逼问:“怎么来得?”

    “我妈买的。”

    “然后你交给了那个男人?”

    “不是。”林满月不得不把头转过来,面对面解释才是尊重。

    “我没有办法,所以才把这些东西,拜托他……”

    话还没有说完,杨勋然从电梯那边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总是不愿意回忆的过去,林满月又没说了。

    察觉到氛围是有点紧张,杨勋然到车边,从兜里掏钱的时候,动作都慢了半拍。

    掏出来三百块,递到车窗边:“这是你卖给我的钱。”

    话音一落,车门被猛地打开,车外的杨勋然被推倒在地。

    盛韩轩从车上下来,一把拎起杨勋然胸前衣襟,一拳就挥了过去。

    第二拳要抡下去时,被林满月给抱住了手臂。

    力气太大了,就这么拦着根本拦不住,林满月只能选择抱着,像抱栏杆一样。

    她着急解释:“不是你理解的那样!”

    “那是哪样?你告诉我是什么样!”盛韩轩要把手收回来,她抱得很紧,强行抽不是抽不出来,是不想伤到她害她摔跤。

    被拳头打懵了的杨勋然,鼻血缓缓流了出来,都忘记了反抗。

    揍人,不需要总裁亲自动手,阿禾撸起袖子:“总裁,让我来吧。”

    亲眼看过阿禾揍人有多么凶残,林满月不想伤及无辜,混淆的话没有再拖,直接奔入主题。

    “他帮我卖过东西,是卖东西,不是卖身!”

    自尊心啊,骄傲的思想啊等等的,这个时候就不要顾了。

    而杨勋然的那句“这是你卖给我的钱”,在盛韩轩听来,就是挑衅。

    当着他的面,羞辱他的女人,就是找死。

    林满月直到,他是理解错了。

    有戒指在前,他误会了也是正常。

    三百块,就睡在盛韩轩的脚边,还没有放开杨勋然的衣襟,看了一眼那三张钱。

    “具体卖什么?都卖过什么?”

    “值钱的首饰,还有、还有……”林满月难以启齿。

    盛韩轩索性放开了杨勋然,命令阿禾:“给我打,不论生死。”

    这真是遇到阎王爷了!

    为了保命,杨勋然也不会再沉默是金。

    “我说我来说,那段时间我爸妈催婚催得急,就雇林满月做了假女朋友,糊弄我爸妈。”

    林满月看回车里,记忆的闸口被打开,她只是一个在底层挣扎生活的小蚂蚁,随时都会被这个社会淘汰。

    做过很多努力,积极向上,热爱生活,被苦难逼的,差点走上了不归路。“假的!她假扮我的女朋友,我付她钱,一点实际关系都没有。后来我知道她的生活不好,她知道我认识首饰黑市的人,就托我帮她卖东西。问过她为什么不拿到当铺去卖,她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一直追

    问。生活有困难,能帮一把是一把。”

    一连串吐枇杷籽一样的语速,发音准确,都能听懂。

    阿禾的拳头,最终还是没有抡向杨勋然的脸,但也处于半空中的。

    盛韩轩问:“假扮女朋友?”

    “是……”

    “打!”

    阿禾的拳头,毫不犹豫地打向杨勋然。女朋友就算是假扮,只要是林满月,都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