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52章 我的女人,你在害怕什么?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那个……”

    钟折恺的话还没有说完,头部一松,他的脸也没再挤压着车窗了。

    奇怪姿势的站姿,也因为阿禾从他身后退开,不再那么站了。

    好像,刚刚腰有点被闪到了?

    手撑着腰慢慢站起来,钟折恺话还没再次说出来,阿禾已经绕过车头到了驾驶位置外。

    不是吧,什么都不说,就这么走?

    钟折恺手拉着车门,微怒,但说出来的话又那么的吞吞吐吐:“刚刚你,刚刚我……”

    阿禾指着钟折恺身后几米处的地方,一条苏格兰牧羊犬嘴里叼着一个飞盘。

    钟折恺:“??”

    这狗是什么时候来得?他怎么不知道?

    阿禾再指了指她身后几米远的地方,一个小孩用稚嫩的声音在召唤着这条苏格兰牧羊犬。

    阿禾解释:“可能是家长不在,小孩子玩性重,就在这个地方跟他家的狗玩起了飞盘,刚刚差点打到你。情急之下才推了钟先生,希望钟先生不要介意。”

    原来是这样!

    飞盘虽然不是铁盘,这样飞过来打到头了,也是不行的。

    只是,阿禾说得这样干巴巴的,救人了还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调。

    误会就差一点点,钟折恺微笑着说:“谢谢你。”

    阿禾摇了一下头,不再看钟折恺,打开车门坐进车里。

    真是够冷呢,韩轩教出来的人,一个二个都是这样,阿禾跟徐磊差不多。

    只是,刚刚被压的时候,钟折恺内心里泛起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悸动。

    没错,不是十三十四岁的小男生,什么都不懂。

    被阿禾压得那几秒,用“痛并快乐着”来解释太恰当了。

    不会吧……

    钟折恺暂时抛掉脑海里那些别样的心思,先回公司。

    下午下班后,去了盛家。

    正好赶在饭点,大老板盛韩轩还没有回来,他就上桌跟盛家人一起吃饭了。

    言谈之中,提到了几次阿禾,林满月飞镖一样的眼神就看了他好几眼。

    饭后,林满月把钟折恺叫到屋外,主动说:“阿禾跟我提到了,她帮了你一次,所以你要来撬墙角吗?”

    这话从何说起?

    他是来朋友家做客,哪里起过什么撬墙角的意思。

    就算他真有这不友好的意图,也得阿禾本人会同意。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阿禾对韩轩和林满月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们两人送命的。

    林满月又说:“别打阿禾的主意,她是我盛家的人!”

    不对啊。

    今天的林满月,跟以前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钟折恺说不具体的来。

    总感觉,林满月一身的刺,不好靠近。

    之前就算林满月说话气人,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误会,我不是要抢阿禾,我只是单纯的想知道一些阿禾的情况。”

    “阿禾跟你很熟吗?你都想要知道她的情况,目的还是单纯的吗?”

    林满月把钟折恺堵的,无从反驳。

    为什么会来盛家问阿禾的情况,钟折恺自己都不知道。

    此时,盛韩轩回来了。

    跟在盛韩轩身后的那个身影,不是阿禾还是谁。

    林满月瞪了钟折恺一眼,拉着走近的盛韩轩的手,两人进屋了。

    阿禾是跟在他们身后的,却被钟折恺抓住了衣角。

    因为这是盛家,又因为知道只有钟折恺在,这样从身后拉衣服,阿禾才没有一个过肩摔反应。

    钟折恺问:“林满月的大姨妈来了吗?”

    “夫人没有大姨妈,母亲那边的亲戚,只承认一个舅舅。”

    “……”

    这,是把话题给聊死了。

    真的好棒,都继承了韩轩的衣钵。

    钟折恺变着法问:“林满月好像心情不好?”

    “钟先走要是没有别的事,松开手吧。”

    私事,阿禾是不会当着外人议论盛家人的。

    讷讷的五指张开,衣角就从他掌中溜出去。

    阿禾微微点头道别,步伐很快地进去了。

    钟折恺脚踹了踹,路上没有石头给他泄气,那种失落感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没有再进去了,钟折恺灰溜溜地走了。

    而林满月拉着盛韩轩,一直进了卧室。

    给他找在家里穿得便装,收拾他脱下来的工作装,看似无意其实是有意地提:“要不,我们把外公接到这边来吧。”

    小眼神闪得有点快,很期待又害怕的感觉。

    盛韩轩看着她,没有立刻回答。

    “你为难就算了,我们还可以逢年过节去新加坡看望外公的。”林满月还摆了摆手,像是在表示她的不在意。

    盛韩轩说:“好。”

    还在摆着的手,僵停在半空中。

    林满月眼神复杂地与他对视,敌不过他鹰一样锐利的打探,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我马上去安排。”盛韩轩说着要出去,被她从背后抱住了。

    正装全扔在了地上。

    “不要,你不要都听我的,这样弄去弄来的折腾的是外公,我也知道你们的交接还没有办好。”

    贴着他的后背,衣服上的香味跟她身上的是一样的。

    但是,穿在他身上,就是格外的香,格外的引她的嗅觉。

    接管外公的公司,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

    林满月有时候会听外婆提一些大概的情况,还得慢慢的放权等等,反正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她怕,她真的很怕……

    盛韩轩转过身,双手护着她的双臂,垂眸爱怜地看着她,“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小东西,你的要求我会满足。”

    “不是!”林满月摇头。

    她不敢说,是在钟折恺询问阿禾的情况时,产生了钟折恺要来抢人的想法。

    所有她的家人她的亲人,都要生活在一块儿。

    不要再在她身上发生一点不可逆转的意外,到时候她又错过了与亲人相处的时机,留下的只有不愿意回想的过去。

    “那是什么?”盛韩轩手托着她的下巴,逼着她不要躲避来跟他对视。

    头仰着,视线不能飘向别的方向。

    他再一弯腰,在快贴上她微颤的唇时停下来,“我的女人,你在害怕什么?”

    越说,她的唇颤得越厉害。

    索性,贴上去吧。唇的颤抖没有继续,取而代之的是他的挑动。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