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51章 热闹啊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项以轮回家的样子,很是狼狈。

    脸上挨了一拳,没有鼻青脸肿,也有一点印子。

    同为一起送老太太入土为安的梁川,就是没有跟去盛家,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也猜得到项以轮脸上那点印子是怎么来得。

    除了盛韩轩,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之前也是相安无事的,盛韩轩都动手了,可能是发生了一些性质更严重的事情。

    “要不要紧啊你?”梁川也不好说谴责盛韩轩的话。

    至始至终,盛韩轩都是有理由发飙的。

    就算责任不在项以轮一个人身上,却也是项以轮亲爸爸做出来的,差点害得盛韩轩家破人亡。

    项以轮摸了摸脸上那块被打的地方,摇摆不定地说:“要不,你们跟我一起去国外吧。”

    们里面包括了谁,都没有包括梁川的家人。

    这点,梁川本人很清楚。

    “我走不了,家人都在这里,这个话题之前就跟你说过。”

    “这次,我怕盛韩轩,要对我赶尽杀绝了。”项以轮不是说得丧气话。

    投资失败,金钱还只是身外之物。

    项家人对林满月的折磨,是金钱甚至任何东西都弥补不了的。

    唯有的办法,大概就是用同样的办法来折磨项家人。

    项以轮不是不心疼林满月,他是扛不住盛韩轩的打击报复。

    一般的人,都扛不住的。

    举个例子,林满月的前男友修宇,最后落得的下场。

    梁川说:“那你暂时不要在这边晃荡,我到时候再问一下林满月,看什么时候能过来了你再过来吧。”

    “别问她!”

    “为什么?”

    搞不懂了,关键人就是林满月,不问她难道要去问盛韩轩哦?

    到时候,不需要被项以轮影响,他姓梁的直接被盛韩轩赶出这座城市永远不能回来。

    项以轮把原因跟梁川说了一遍,林满月的委屈,项老头在项家做得那些自私自利的事。

    听后,梁川半饷才说:“那你还是出去躲一段时间吧,马上就走,稍微耽搁一点时间,怕是走不掉的。”

    把开朗温暖的林满月,都快逼成了神经病,项老头真是够可以的。

    挨了盛韩轩一拳,讲真还算轻的。

    本就没什么行李,也不用收拾的,项以轮孤身一人离开了这里。

    女儿还是留在这里给梁川照顾,项以轮不放心交给别人。

    利益啊利益,跟失忆手术相关的最重要的两个人,项老头变成了残疾,教授死了,手术已经走进了死胡同。

    而被失忆药影响的人,永远找不到答案。

    女孩的妈妈是谁?

    梁川更关心的是项以轮是以哪种方式让小女孩来到世界上,如果是身体上的力行,还是有点介意的。

    代孕或者试管婴儿,心理上的那道坎还能过去。

    没有等到盛韩轩来抓人,也没有等到林满月来质问,梁川等到了另外一个人。

    钟折恺。

    已经入职丰澜国际的钟折恺,可以说是忙成狗。

    趁着中午的时候,来米安跟任佳期她们怒推的梁川工作室,给他爸妈订做服装。

    西装礼服什么的都太没有新意了,不如旗袍长衫来得有意义。

    都是盛家的熟人,彼此都知道彼此的,不怎么需要过多的介绍。

    容医生夫妻两的尺寸钟折恺是知道的,选样式也知道爸妈的喜好,钟折恺自认为是很顺利的。就是,感觉梁川有点心不在焉的。

    在同一个款式,看了三次之后,钟折恺不得不提醒:“这个花式,你给我看了几次了。”

    梁川拿画册的手一顿,又从手边的画册中,挑了一本新出的。

    钟折恺见他有心事,就自己拿着选,反正彼此都是熟人,不需要那些表面上的礼节。

    “我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多少知道一些你的性取向,你这个反应是因为看到我了不能自已,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吗?我不排斥性取向的不同,但要首先申明一点,我喜欢女人。”

    梁川:“……”

    还真是耿直……

    听说这个钟折恺以前是心理医生。

    跟有心理疾病的忍这样说话,没有挨过打吗?

    “不是的,因为我男朋友的事。”

    “哦~项以轮啊,那就好。”钟折恺表示明白了。

    那两人的感情,在他们这个小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并不是林满月她们大嘴巴到处说,钟折恺是自己发现的,私下里的一些小动作是爱人之间才会做得。

    选好了花式,交了定金,到时候会电话通知来取。

    临走的时候,钟折恺被梁川叫住。

    “外面有传,盛三少的手上,不止沾一条人命,是真的吗?”

    如此幼稚的问题,换做别人,钟折恺是不会理的。

    问这话的是梁川,才搭理几句。

    “真要是沾了人命,还是不止一条,韩轩得活在铁窗之内了。”

    也是,谣言终究是谣言。

    就在梁川松了一口气时,钟折恺的后话,又把梁川的心给提了起来。

    “好些年没有留在一个城市,也不清楚韩轩手上是否有沾人命。不过,就算是要做那些事情,真正不需要他自己动手也是不会传出来任何一句的。”

    梁川:“……”

    闷声发大财,是同样的道理。

    钟折恺从梁川工作室出来,坐进车里还没启动,就看到了阿禾开车来了。

    热闹啊。

    看着阿禾进了工作室,钟折恺从车上下来,到了阿禾开来的这辆车旁。

    往车窗里望了望,没人,副驾驶位置上有个文件袋。

    两三分钟,阿禾就从工作室里出来了。

    “钟先生。”

    猫着腰在看车里的钟折恺,被背后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直腰起身转过来。

    还没跟阿禾面对面,就被阿禾按着身体压在了车门上。

    阿禾整个人也是贴在了他身后,两个人挨得紧紧的。

    姿势别扭,脸挤压在车窗上,钟折恺动都动不了。

    难道是因为好奇过来看了看车内,就是这样的待遇?

    太暴力了。

    再怎么样大家都是熟人,他还是韩轩最好的朋友,不应该这样动手的吧。汗颜的是,一个男人被女人这样压着,无法动弹。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