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41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不管什么原因对方什么是什么人,任佳期永远维护的都是林满月。

    抱着孩子的女人,看着是比阿禾弱,任佳期也不会帮着那女人说话。

    没有懂梁川那像做了双眼皮手术失败后遗症的颤抖是什么意思。

    很坚定地,站在了林满月身边,与之同一条战线上。

    要骂一起骂,要打一起上。

    梁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项以轮最近都不在香港,要我帮忙照顾一下他女儿,我人也不会去香港,只有把她们接过来。”

    已经把小女孩当成了女儿,项以轮不放心丢在香港。

    暂时还没有跟项安娜说这个小孩的存在,只有梁川才是最信任的。

    梁川也是将将把她们接来,安置在梁家是不行的,突然多了个女儿。

    准备先安置在酒店里,还没送去呢,林满月就来了。

    只学了一点点的手语,对着保姆比划,比着比着也不知道比成了什么玩意儿,放弃了比划。

    林满月没再看保姆,面向梁川:“孩子的亲生父母有消息吗?”

    不可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如今也在找亲生爸爸的林满月,能有一点感同身受。

    梁川说:“没有,但你放心,项以轮还会继续再找下去的,至少要搞清楚她的来历。”

    林满月很想翻白眼。

    什么叫做她放心?

    紧张的又不她,紧张的是保姆。

    凭心而论,在香港时保姆对她的照顾是不错,她现在也没有要伤害保姆的任何意图。

    只是保姆的反应,她像是一个专门抢孩子的坏人。

    “我外婆等下就过来了,你把她们安排走吧。”

    “嗯,我马上打电话安排。”

    梁川也是着急,当初林满月完全就是被耍了一下,跑去香港做亲子鉴定。

    煎熬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突然告诉她儿子可能不是她的,女儿流落在外,很辛苦的吧。

    所以现在见到这个小孩,心里不舒服。

    其实林满月不是心里不舒服,就是微妙的。

    要梁川把人不放在工作室,是不想被外婆知道太多。

    老人家思维敏捷,从一点点细节上都能推敲出事情的发展。

    这些曾经的麻烦事,还是不要让外婆烦恼了。

    很快来了人,要带聋哑保姆离开,聋哑保姆站在梁川身后不动,不愿意走都不需要说,动作太明显。

    只信任梁川一个人,大概以为这些人都是来抢孩子的吧。

    欺负一个聋哑人,不太好。

    林满月就说:“算了吧,暂时让她回避一下,只要别让我外婆看到就行。”

    那好办,工作是不止这一间房,安排到其他房间等着。

    别人是带不走保姆的,保姆跟着梁川,去了梁川的休息室。

    听不到他说话,他又不是很懂手语,于是就用简笔画来画出,叫她暂且在这里休息。

    保姆看懂了,点了点头。

    梁川深深呼了一口气,真是难得的沟通。

    时间掐得刚刚好,安排保姆进去,林满月的外婆就来了。

    外婆还要在盛家待一段时间,服装上她要黑色,林满月就推荐她来梁川这里做黑旗袍。

    梁老师傅已经不再做旗袍了,梁川继承了手艺,一般也是专人来定才会做。

    量尺寸询问喜好的时候,任佳期跟林满月坐到了一边去。

    任佳期真诚地开口:“谢谢,还是要说。”

    “要谢啊,以身相许吧。”

    “我是愿意的,就怕到时候盛三少杀了我祭天。”

    林满月斜了她一眼,这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这么些天,一直有事忙,本来是想准备哪天好好跟你说得。今天见面了,那我就把实话告诉你吧。”

    长一段话,听得任佳期心跳加速。

    不是悸动,是听出了有大事。

    生活不要苦逼,任佳期只希望她和她在意的人开心地生活,不要被那些所谓的烦恼打扰。

    “给我们下药的人,是被叶虹茜收买了,那个药的药效是让人暂时失去某段时间的记忆。”

    “啊?”任佳期听懵了。

    失去记忆?是什么高级货?

    所以林满月的计划是找天合适的机会跟任佳期说得,一两句根本解释不清楚。

    前后原因,挑着最关键的点,说了一遍。

    任佳期越听,嘴巴张得越大,震惊的。

    饶是她看过那么多传奇的故事,都觉得没有这个故事传奇。

    不,这不是故事,这是事实。

    半晌,确定林满月不是在开玩笑,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她们身上的。

    任佳期才说:“那不是什么诺贝尔奖,那是毒啊!”

    如果研发出来,就是新型毒啊!

    瘾君子们对毒品没有了依赖,却是对那东西有了依赖,不是新型毒品是什么?

    还什么解救人类,那教授跟叶虹茜,是想毁灭地球吧。

    相亲活动那天晚上,任佳期是真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貌似是在家里。

    幸好是在家!

    在外面要是做了些不可挽回的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林满月看着那边还在选款式的外婆,小声说:“我相信,失忆手术跟失忆药的存在,不会止于我们。”

    到时候传出来,还不如现在就跟任佳期提了。

    叶虹茜跟那个教授,不像是嘴严的。

    特别是叶虹茜,她跟盛启泰都提到了失忆手术,有没有再跟别的人提到?

    这些,都是未知的。

    关键的人,那个教授已经不再,失忆手术应该从此在世界上消失。

    没有说得的是,不知道大佬他,对失忆手术,还有没有保留一些关键资料?

    那种会引人错觉暴富的引子,到了普通人身上就是死,那教授才躲躲藏藏的不愿意露面。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敢大声声张。

    大佬的话,谁敢当面来跟他提哦?

    找死吗?

    任佳期信誓旦旦地说:“满月你这么信任我,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

    “跟我发什么誓,要是真担心你会说出去,我都不会跟你提。”

    打断任佳期的誓言,彼此之间这点信任是有的。

    任佳期提出她的疑问:“叶虹茜就没跟米安她爸爸提过?”

    米邵乾么?这个,林满月问过米安,米安说没有。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