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435章 活着不好吗?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打开,一目十行地看完,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其实徐磊说得那几句,已经综合了盛启泰主要做了什么,调查的内容只是更详细了一些。

    盛韩轩交代:“干预他。”

    “好的总裁。”

    徐磊站着等了一会儿,没有新的指令,就对总裁微微弯腰行礼,转身走出办公室。

    门才关上,盛韩轩的私人手机震动起来,是钟折恺打来的。

    “韩轩,今天到我家里来吧。”

    “不去。”

    盛韩轩正要挂电话,钟折恺急忙喊:“别挂别挂,听我说完……”

    没听完,直接给挂了,手机放回桌上。

    电话这头的钟折恺,好似已经习惯了被“粗鲁”对待,没有继续给盛韩轩打电话,换了个人打给林满月。

    不同时间不同对策,盛韩轩“耍大牌”不理,他把林满月请去还带着盛宝贝,老婆儿子都去了钟家,看大牌还去不去。

    没有大肆庆祝换职业新工作,老太太才离去,就庆祝这些不合适。

    说了入职丰澜国际这件事,林满月就答应去钟家了。

    林满月并且还答应会把韩轩一起叫去。

    这样,钟折恺的心理平衡才找到。

    大牌盛韩轩能够娶到林满月这样的老婆,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林满月答应了钟折恺的邀请,就开始在家里找,有没有适合的礼物。

    回国的第一份工作,还是有意义的。

    操办奶奶的后事,钟折恺帮了很多,虽然是朋友关系也不能看不见别人的用心。

    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合适的。

    于是,林满月打电话给阿禾,去商场买礼物。

    不能乱送东西。

    一个打火机,差点引起夫妻之间的矛盾,所以林满月就叫阿禾买了个貔貅摆件。

    阿禾现场买的时候,还发视频过来,让林满月来选。

    最后,选了个差不多貔貅背上还吊了一串铜钱的摆件。

    喜庆,寓意象征好。

    关键是,不会让盛韩轩误会。

    心理医生这个职业,帮助别人疏导心理问题,在国内真的很稀少。

    好朋友换了职业,去了私企,还是得支持。

    钟折恺当然也邀请了宋姿,只是宋姿暂时还不想出门,婉拒了。

    带着盛宝贝,林满月去了钟家。

    钟折恺接过阿禾递上的大纸盒,一脸灿烂笑容。

    “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啊,真是的。”

    当他打开盒子,阿禾帮忙着把貔貅摆件拿出来放在茶几上,他脸上的笑容僵了。

    配合着场景,林满月说吉祥话:“祝你升官发财,步步高升。”

    钟折恺:“……”

    差不多有盛宝贝那么大一个摆饰,雕刻还挺精致的。

    “谢谢你送我的、嗯狮子,我一定像它一样争取做森林之王。”

    厨房里的容医生,出来,照着钟折恺的后背就是一巴掌。

    “送你出国留学,眼睛都给读瞎了吗?这是貔貅!貔貅!还狮子呢,动物园逛多了是吗?”

    钟折恺反手揉着被打得后背,他第一眼真看成了狮子。

    也不是没听说过貔貅,只是一下子没对上号而已。

    容医生对着钟折恺的后背又是一巴掌。

    “真是活见鬼,丰澜国际的老板请你去上班,不怕公司倒闭吗?”

    钟折恺躲开,“我知道貔貅的,镇宅、辟邪,可以带来好运。”

    这么一想,寓意还不错,看着貌似挺好的。

    只是,出自于好朋友的老婆送来的,有点怪异的感觉。

    容医生白眼一翻:“你知道,那你把‘貔貅’两字写给我看看。”

    钟折恺:“……”

    还真不会,记忆中,那两个字貌似很多笔画。

    容医生抡起手又要打,门铃响了,钟折恺跑着去开门,顺便躲掉了再次被殴打的命运。

    来人是盛韩轩,钟折恺一下就忘记了后背上的两巴掌,对着门外的盛韩轩挤眉弄眼的。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走错门了。”

    打不到钟折恺的容医生,脱了拖鞋就朝钟折恺砸去。

    好似脑后长了眼睛,钟折恺一个下蹲,容医生的拖鞋就砸在了盛韩轩的胸口处。

    阿禾:“……”

    林满月:“……”

    “哈哈哈哈!”钟折恺看着从盛韩轩胸口掉落在地上的女士拖鞋,笑得很欠打。

    被袭击的盛韩轩,面无表情地从钟折恺身边经过。

    容医生头一定,撒腿就跑向厨房,还不忘把厨房的门给关上。

    一只脚有些一只脚没鞋,那跑姿,实在是有点滑稽。

    碍于盛韩轩脸色不好,林满月没有笑出来。

    脱了外套,盛韩轩从林满月手上把儿子接过去抱着。

    视线所及的茶几上,看到了貔貅摆饰,没发表什么意见。

    掌勺的钟叔叔,出来跟他们打了招呼,又回厨房忙了。

    菜不多,但都很精致。

    盛韩轩看着桌上是没准备酒,就把车钥匙递给阿禾下去拿。

    阿禾跑了一趟,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瓶红酒。

    钟折恺去找开瓶器,“你个闷骚,不是说不来的吗?那还给我准备了红酒哦。”

    林满月在心里默默想,有时候真的不怪韩轩对钟折恺那种态度,钟折恺本人就欠得很。

    也不知道,他之前是怎么面对他的病人们的。

    从钟家出来,林满月司机开走了盛韩轩那辆车,阿禾则开着这一辆。

    在出巷口的时候,有一辆的士迎面开来。

    还有几米的车距,的士车突然倒着开,避开他们这一辆。

    因为是晚上,且这边车不多,对方这个行为有点怪异。

    有点故意避让的意思啊。

    这巷口,通两辆车是完全可以的。

    的士车没有再倒退,停在了原地。

    阿禾注意力全部集中,快速从这辆的士车旁开过。

    才开出了几米,盛韩轩就说:“停车。”

    没有急刹车,阿禾稳稳地踩了刹车。

    盛韩轩摸了摸林满月的手,打开车门下去了。

    那辆的士车后排,一个人下来了。

    多看了几眼,林满月认出了那是盛启泰。

    空的士车往前开,调头又从他们的车旁开走。

    路灯跟车尾的灯,照亮了他们父子两。

    林满月把盛宝贝换了一个方向抱着,开了车窗听外面。

    寂静的夜,车窗降下来的声音,清楚地传入到盛韩轩跟盛启泰的耳朵。

    “你奶奶跟你爷爷合葬的日子,定下来了没?”

    盛启泰先开口。

    当初盛老爷子去世的时候,就提出来老太太百年归世的两人合葬,墓地都是一起买的。

    老太太的骨灰还在盛家,风水大师算的,近期都没有最合适的时间用作下葬。

    这些事,全是盛韩轩在安排,根本就没让盛启泰过过手。

    盛韩轩凉凉地看着他:“活着不好吗?”

    盛启泰眼神一闪,脸露愠色。

    “我再怎么样都是你的父亲!”

    “哦。”

    “……”

    盛启泰被噎,还是收住愠色,“我跟你妈的婚也离了,你的生活我也再没有插手,你说得我都做到了。”

    偷听的林满月,都快成长颈鹿了。

    她很想下车去听的。

    就是怕她的出现,打破那对父子之间目前的对话氛围,又无缘无故的吵起来。

    只要盛启泰对她有一个眨眼的敌意,韩轩都会反回去的。

    这是自知之明,盛启泰恨透了她,巴不得她早点死。

    “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梦,才能继续活着。”

    盛韩轩说完,转身。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盛启泰追了两步,“虹茜为什么突然不见了?你是不是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盛韩轩已经走到了车边。

    车窗后的林满月,猜盛韩轩说“不切实际的梦”,是不是做失忆手术?

    要找投资人,韩轩不是唯一的目标,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盛启泰就成为了另外一个目标。

    可惜叶虹茜不知道,盛启泰已经跟宋姿离婚了,并且是净身出户。

    可能还有一点点的钱,但大笔资金投入到失忆手术,盛启泰自己手上没有。

    不对,手上没有,还能拉别的投资人,占股不同而已。

    失忆手术的暴利,韩轩跟项以轮没有去赚,总有心眼坏的人。

    本就是非法的东西,投入多少进去,都无法变成合法化。

    盛启泰追问:“还是,你又把虹茜送到非洲去了?”

    所有的关系都动用上,依然没能找到叶虹茜的下落。

    能让一个人消息的那么干净,本市能找到的人没几个。

    盛韩轩已经没有耐心跟盛启泰说话,打开了车门。

    “你知道失忆手术和失忆药对不对?如果你有意想发展下去的话,我全然支持你的。”

    果然,是跟“失忆”有关。

    林满月看见盛韩轩冷笑了一下,回头不屑的睨了盛启泰一眼。

    “那东西害死了奶奶,你真是个孝子。”

    “你说什么?”

    盛启泰直接上前来,手按住车门,不让盛韩轩上车。

    “我奶奶,你妈,被那东西害死了。叶虹茜回来复仇,杀了我奶奶,躲起来过段时间再来杀你。”

    林满月:“……”

    这谎话,大佬说得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不过,能够唬住盛启泰,就不介意那是谎话了。

    “虹茜她要杀我?”

    “你是她舅舅,她不杀你去杀谁?”

    趁着盛启泰发怔,盛韩轩掰开盛启泰的手,上车关上车门。

    阿禾开车,扬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