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389章 不是我叫人打得她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翌日,老太太神清气爽地早早就起床了,给小宝贝冲了奶粉先喂饱了,然后就等在客厅。

    等到轩儿出来,还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断定小美女没有反水说出真相。

    老太太,对林满月竖起大拇指,意思是做得好。

    林满月这个中间人,奶奶不许她跟大佬说真相,大佬也不让她告诉给奶奶。

    那么,两边都不得罪,都不说好了。

    “轩儿,大早上起来,怎么脸色这么差,昨晚没睡好?”

    老太太笑嘻嘻地走过来,她的喜悦跟盛韩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往餐桌上端食物的宋姿,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只是听着老太太的话,看着自己的儿子大早上的板脸,才关心问:“没有睡好吗?我知道有一种有助于睡眠的香,今晚给你点上

    。”

    “不用了,我睡得很好。”盛韩轩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林满月一眼。

    林满月被他看得,躲避眼神。

    他是睡得很好,她就有点……

    “来,抱抱你儿子。”老太太故意说得“你儿子”,她要看轩儿是什么反应。

    盛韩轩说:“给他妈妈抱吧,我要吃早餐。”

    老太太真差点没笑出来,忍了又忍憋了又憋,然后把孩子递给了林满月。

    同时,还万事成功地对林满月眨了眨眼睛。

    轩儿以为孩子不是他的,连抱都不愿意抱了。等他知道真相,孩子的确是他的,就会很后悔这两天的反应,冷落了自己的孩子

    ,得多自责啊。

    老太太一想到孙子,那后悔的脸都黑了的样子,她就乐呵。

    谁叫他平时就爱那么端着,明明孩子是自己的还要去做鉴定!

    就是要骗骗他!

    看他以后还那么冷淡待人!

    林满月抱着小宝贝,迎接奶奶的眨眼,心里也是无语的。

    您孙子早就知道了一切,您老这些反应,都是您孙子给计划好的啊。

    妈呀,这算不算另一种意义上的夹心饼干?

    吃早餐的时候,盛韩轩连余光都没有看小宝贝,老太太全程都在观察。

    送盛韩轩去上班,老太太又抱着小宝贝,一直送到电梯门口,还是没看。

    得意洋洋的老太太,等盛韩轩走后,在家笑了一上午。

    宋姿很不明白,便问林满月:“你奶奶她,到底是在笑什么啊?”

    家里也没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啊,早上就是一起坐下来吃了一顿早餐,再送韩轩去上班。

    哪里,好笑了?

    林满月答:“不知道呢,可能是心情高兴吧。”

    高兴,也不至于笑一上午啊。

    林满月没有出卖老太太,也没有出卖大佬。

    婆孙两斗智斗勇,大佬完胜。

    中午的时候,阿禾来了,林满月才带着小宝贝出门。

    老太太还交代:“小美女,记住了我们的约定。”

    “……记住了。”林满月抱着儿子就走。

    要是再多交代几句,她可能就骗不下去了。

    啊喂!

    为什么啊!

    明明是他们婆孙两之间的斗法,为什么是她骗人?

    夹在中间,难做啊!

    可以看出来,大佬真是遗传了奶奶,这些小计谋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知道奶奶知道她孙子早就知道了,会不会给气出个什么来哈。

    哎,爱玩的老人家啊。

    林满月跟任佳期和米安在一家咖啡厅见面,高雅的环境,钢琴曲在放着。

    林满月提到罗颜晓被打,她和米安都看向任佳期。

    任佳期手指指着自己,“我?打群架我能加入多踹几脚,单挑我是不行的。对,单挑只能是阿禾上。”

    阿禾立刻否认:“我没有去揍过罗颜晓。”

    米安也说:“虽然我是想揍罗颜晓,但我还没有付出行动。”

    林满月本人,就更没有了。

    她夹在奶奶和大佬之间,哪里还有心情去管那什么姓罗的。

    不是她们四个,那又是谁?

    “不知道是哪位天使大姐给帮得忙,把罗颜晓给揍进医院了。”

    任佳期搅着杯中的咖啡,说:“要是知道了,我一定送一面锦旗去。”

    她们正说着呢,几个女人推门进来。

    看到靠近门这桌的林满月等人,那几个女人又走了。

    貌似,是不想跟她们在同一家咖啡厅消费?

    还是,有点害怕啊?

    任佳期乐观向上:“多好,以后出门都不用去挤了,自动让开。”

    “哈哈哈,佳期你说得对,名声在外,我们大概已经成为了见人杀人见魔砍魔的女疯子了。”米安笑得两只眼睛都眯在了一起。

    她们都在怀疑是不是她们几个找人去打得罗颜晓,罗颜晓的那些朋友肯定也是怀疑她们三了。

    毕竟林满月回来了,只有罗颜晓曾经陪着盛三少去过宴会。

    嫉妒使女人变得疯狂,才找人去狠狠揍了罗颜晓一顿。

    逻辑是通的,但林满月是被冤枉的。

    刚刚走掉的那几个人,也算是圈中之人。

    谁跟谁之间有过节,彼此都清楚。

    林满月不算跟罗颜晓有过节,她就只跟罗颜晓见了一面,还很友好地打招呼了啊。

    喝了一杯牛奶,林满月就去上了个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她们跟她说等下梁川要过来。

    “他过来干嘛?”

    林满月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最近通话人的确是梁川打来的。

    “说是想问你一个人。”

    梁川来之后,她们四人是两两而坐长椅,没要服务生加椅子,他直接挤在了阿禾旁边坐下。

    别人怕她们,他又不怕。

    相对的,别的男人挤在阿禾身边坐着,早就被踹飞了,梁川还很安全。

    梁川问:“那个罗颜晓,是什么来头?”

    好吧,现在的热门话题都是那个姓罗的吗?

    林满月否认:“不是我叫人打得她。”

    “我知道不是你,当然不是你了,我就是问你,罗颜晓什么来头?”

    来头,林满月是不知道的,交给任佳期这个江湖百晓生来说。

    家里是做什么的,梁川听后,自言自语:“也没有过节啊,怎么惹到他了呢?”

    这话说得,像是知道内情似的。

    林满月问:“你说当然不是我,那你知道是谁?”

    梁川说:“项以轮啊,我听见他打电话叫人,去揍得那个罗颜晓。”

    四人:“……”

    搞去搞来,是项以轮啊!

    那么,锦旗知道往哪里送了。

    项以轮来这里投资,水花都没起一个,不是罗家搞得鬼,罗家没有那个本事。

    “为什么啊?”任佳期和米安同时问出来的。

    梁川蹙眉:“不是为了他,不是为了我,那只有为了满月你了。”

    “我?”林满月指着自己。

    为什么都是她呢?

    “我知道了!”

    任佳期一拍桌子,“项以轮是在给满月出气,敢跟他外甥女抢男人,麻袋套头揍一顿伺候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