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381章 是不是仁慈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吃了药之后,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被太奶奶吓到的小宝贝,此刻已经在妈妈怀中睡着了。

    林满月叫保姆去叫司机安排车,送老太太去医院。

    虽然她也不怎么喜欢医院,可是有病就要治。

    老太太阻止了。

    “去什么医院,我好好的。”

    说着,对林满月招了招手,“过来给奶奶看看。”

    动作轻柔地,林满月坐在奶奶身边来。

    老太太没像之前那样,去牵去握她的手,就只是这么看着她。

    眼前的小美女,还是最喜欢地小美女。

    “等韩轩回来,我一定要打他的屁股,这么重要地事情都不跟我说!昨天到得,还是今天到得?”

    “……”林满月说实话:“回来,大半个月了。”

    原谅她的考虑不周,回来后只想到盛韩轩,真的不怎么愿意把时间分给亲人朋友,只想跟盛韩轩腻歪在一起。

    是有打电话的时间,但是,奶奶他们知道她回来了,会像任佳期和米安那样,等着她再打电话约吗?

    不孝了一次,林满月就没有提前跟奶奶说。

    老太太听到“大半个月”,眼睛就眯了起来。

    是吧,会生气的。

    反正林满月已经这么做了,生气,她也做了。

    林满月说:“对不起奶奶,我没有立刻就来见你,让你担心了。”

    老太太假装抹泪:“岂止是担心,想你想得快得这颗心脏都差点变成望夫石。”

    林满月:“……”

    戏瘾真得很足,一见面就开始演戏了……

    “你受苦了。”

    老太太枕着林满月的肩膀,温声细语地说:“在外面肯定是想家地,可惜奶奶没那个本事去把你找回来。生宝宝地时候,很痛吧

    ?我们盛家对不起,等轩儿回来了,让他跪搓衣板给你唱《征服》。”

    林满月:“……”

    亲奶奶!

    大佬你幸好没回来!

    完全不知道怎么搭话,天马行空,不知道老太太下一句会是什么。

    讲真,以前跟那死老头斗智斗勇的时候,她就是学得奶奶。

    天一句地一句地,搞得听话人无从接话。

    真地从奶奶身上学到了很多,也很受用。

    “轩儿那人好面子,要他跪搓衣板他肯定不是很乐意,就叫他唱《老婆老婆你最大》这首歌。”

    “有这首歌吗?”

    “没有的话,我现场写。”

    ……好吧。

    因为还想着要问阿禾老家地址,林满月坐一会儿就真走了。

    老太太很想把孩子留下,抱抱看看地。

    林满月没有答应,只说下次再带小宝贝来。

    孩子就是她的命!

    那几个月在香港的煎熬,为得就是孩子。

    已经养成习惯,丢不开孩子。

    也就在林满月走后几分钟,盛启泰和宋姿回来了。

    还坐在客厅回味的老太太,叫着宋姿就说:“你做奶奶了!”

    半年来,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的宋姿,也没什么喜悦的。

    盛启泰听着,兴奋问:“真得吗?韩轩跟你说得?”

    鸟都不鸟盛启泰一下,老太太继续拉着宋姿说:“等下,我们去商场买shopping,给你孙子买好多好多东西。”

    待在家里也没事,宋姿就答应出去了。

    盛启泰被留在家里,幻想着做爷爷的喜悦。

    不过呢,经过上次妮可的教训,盛启泰不会随便去给韩轩身边地女人扣帽子了。

    既然怀孕,不带回家给名分,孩子还是盛家地。

    去商场,宋姿才知道,林满月回来了,还把孙子给带回来了。

    仿佛一剂鸡血,打进了宋姿的血液,宋姿一下就活了过来,选婴幼儿的东西特别起劲。

    城市的另一边,盛世集团总裁办公室,林满月跟盛韩轩提起了阿禾。

    盛韩轩却说:“以后跟随你出行地保镖人选,正在物色当中,你再等几天。”

    林满月没说话,来得时候,就猜到了不会很容易把阿禾要回来。

    但是,她真的不想跟盛韩轩吵架,真的不想。

    他又说:“总有习惯的过程。”

    “我自己能去把阿禾要回来吗?”

    不要他再提供什么老家信息了,她叫人去查,再去找。

    “三番几次保护不了你,有何用?”

    “我要阿禾,你已经破例两次了,再一次吧。”

    “不……”

    行字还没说出来,林满月倾身上来,吻住他的嘴。

    婴儿车里的小宝贝还在睡,不知道爸爸妈妈在亲亲。

    亲过之后,盛韩轩的呼吸不稳,单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推着婴儿车,进了休息室。

    手办,手办一次。

    得到舒解,盛韩轩答应了,会派人去把阿禾带来。

    林满月揉了揉手腕,好酸,这算是代价了。

    他又继续去工作,她就在休息室里,用手机看电视。

    项以轮打电话进来地时候,正好看到精彩的时候,很不想接。

    这是从国外回来后,项家人第一次打来。

    怕是没怕,那老头被消除了记忆,还被打瘸了不能行走,还有一些报复的细节,盛韩轩没有跟她说,反正是生活无法自理了。

    但那又怎么样?

    因为是老头,所以原谅了?

    谁来弥补她缺失的宝贵时间?

    林满月接了。

    “我是项以轮。”

    “知道是你,有事吗?”

    “以为你已经把我删除了,所以才自报家门。前几天我去了香港一趟,找到了老头关你的那个地方,还见到了照顾你地那个聋哑

    人。”

    打电话不是来叙旧的,林满月等着他的下文。

    “从她的描述,我得出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

    “关于我?”

    “你走后,照顾你的那个聋哑人,还在继续照顾一名女婴。”

    “什么意思?”

    趴着的林满月猛得起身,声音很大,外面办公的盛韩轩进来了。

    电话里地项以轮说:“我问了这个聋哑人,她说她也不知道女婴是怎么来的,当时是老头给她叫她养着。”

    林满月体内地血都快燃了起来,她记得她在国内做检查时,没有提过双胞胎。

    当然了,那老头领她做得那些检查结果,是一项都不能信的。

    整个就是欺骗。

    只是把那老头打残,是不是仁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