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379章 每天!每天!每天!everyday!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被叫滚的次数太多,盛启泰已经形成了自然免疫,不会滚。

    两只眼睛,只盯着盛韩轩裸露的上身。

    胸口上的抓痕,显然是女人给抓得啊!

    细看,还能看到胳膊以及肩上都有。

    盛启泰有个大胆的猜测,难道韩轩这么久没露面,是跟女人在家里做这些?

    这是好,还是坏呢?

    只喜欢一个女人太久,一开始花心就是如此的程度?

    “这些天,你一直都在家?”

    盛启泰找不到儿子的怒气本来已经在肚子里吹出了个愤怒的气球,但因为那些暧昧的抓痕,一下就给愤怒的气球给抓爆了。

    “钥匙放下,滚出去。”

    盛韩轩看到沙发上丢着回国时所穿的外套,走过去披在身上,还系上了扣子。

    没有内衬的衬衣,直接套上外套,胸口的肉是要露出来的。

    不习惯在外面人面前露,出来的时候是太急了,没有来得及套上衣服。

    这样的穿着,更加引诱。

    盛启泰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看了都觉得帅。

    “你跟谁,是不是那个罗……”

    盛韩轩没跟他废话,直接抢了钥匙,然后推着盛启泰出去。

    推得力气还有点大,盛启泰都不介意。

    人被推到了门外,盛启泰都还在笑。

    他的儿子终于是开窍了,三十岁之后了才开窍,算不算晚?

    不算吧,幸好没等到四十岁五十岁。

    男人哪有不爱玩的,消失几天就几天吧。

    公司里养那么多人,不是白养的,不是天塌下来的事情,就不要来打扰韩轩了。

    赶走了盛启泰,盛韩轩倒回卧室,林满月已经醒了,在揉眼睛。

    睡眼惺忪地问:“谁啊?”

    平时来送餐的,基本上都是默默的,东西送到就走人。

    不像今天,盛韩轩还说话了。

    脱了外套,和居家裤,躺进被子里抱着她。

    “没谁,还睡么?”

    “睡到是睡不着了,但想躺着。你别也躺啊,我看到小宝贝醒了,你去抱着他走走,小小年纪不能太懒了。”

    婴儿床里的小宝贝,挥舞着小拳头,就像是对他妈妈的控诉,他并不是懒。

    盛韩轩就这么起来,轻轻把儿子从婴儿车里抱出来,围着卧室慢慢地走。

    即使是在走圈子,因为步子不快,所以也不会晕什么的。

    躺着的林满月,温暖的目光看着那一对父子,视线随着他们移动。

    多好。

    这样的场景,看着才是最舒心的。

    以前看那个老头抱小宝贝,生气都没用,那是项家的地盘。

    那手是脏的,人也是脏的,抱着她儿子都是侮辱了她儿子。

    辣眼睛辣眼睛辣眼睛!

    只有大佬抱着儿子,才是美丽的画卷。

    林满月看得太痴,抱着儿子在走的盛韩轩,视线看过来。

    挑了一下眉:“怎么看着我?”

    “你好看啊。”

    “你也好看。”

    嘤~~林满月手盖住脸,害羞之。

    躺得骨头都软了,是不是该起床了?

    再躺躺吧,她要把缺失的都给补回来。

    去他的工作,去他的麻烦,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够了。

    卧室绕了这么多圈,盛韩轩抱着儿子出去走,每一间房间都走一遍。

    独自在卧室的林满月,抓起了他的手机玩。

    黑屏着,按了开机,屏幕一亮按了密码,就有无数条信息提示。

    他的手机一直如此,短信和邮件,隔一段时间不看就会塞爆。

    工作手机更夸张,一般都是秘书先过滤,把大部分的先删除。

    私人手机,通讯录上的号码不是特别多。

    林满月往下滑,滑到了任佳期的号码。

    还没拨出去,就有电话打进来了。

    很少人知道他的私人号码,这陌生的没有存通讯录里,是谁?

    林满月给挂了。

    此时的她,才不管做这种挂电话是不好的事。

    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被关那么久,来做点坏事来找点平衡感。

    不要耽搁她给任佳期打电话。

    电话一通,林满月就捏着鼻子,还尖着嗓子嗲声嗲气地说:“你是祁行之的未婚妻吗?”

    “你丫谁啊?”

    “我是祁行之相好的,我跟祁行之很相爱……”

    林满月才说到“爱”字,盛韩轩就出现在卧室门口,目光阴沉沉地看着她。

    呃……她就是说着好玩的,逗任佳期的。

    “你丫说什么?你跟祁行之相爱?有种再说一遍!”

    电话那头的任佳期,在吼着嗓子喊。

    林满月吞了吞口水,有大佬站在门口,她哪里还敢说跟别的男人相爱。

    就算是开玩笑的,也不行。

    没等到回复,电话那头的任佳期不依不饶:“敢不敢再说一遍啊!怂不怂啊!个不要脸的!你丫太不要脸了!”

    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哭得动静太挺大。

    这边门口站着随时会发怒的大佬,那边电话里的任佳期哭得凄惨。

    林满月望天,她这个电话打得,可真是有意义。

    分别这么久,任佳期怎么变得这么脆弱了?

    以前不是很豪放,只要有女人敢打电话示威,就骂回去。

    这给骂回来了吗?

    把她自己给骂哭了?

    任佳期哭着说:“老子要跟你绝交!绝交!绝交!林满月你有没有听到老子的话?”

    也?

    林满月坐起来,好奇问:“我的声音都变了,你怎么听出来是我的啊?”

    “盛三少的手机,有几个女人能碰?”

    林满月:“……”

    是啊,这手机是大佬的,任佳期那边肯定也存了大佬的号码。

    “失策失策,下次我换个新号码再打。”

    “我要跟你绝交!绝交!”

    “先不说了,我再给米安打个电话,到时候一起约一下。”

    暂时忽视掉门口的盛韩轩,快速拨了米安的号码。

    没有多余的花样,就告知了她已经回来,挂了电话。

    然后,放下手机,再起身站在床上,把枕头放到身前,膝盖一软跪在了枕头上。

    这个认错效果,可以吧!

    盛韩轩这才走进来把儿子放进婴儿车里,然后到床边,单手把林满月从床上抱了下来。

    那只手臂,就像是看台上的栏杆一样把她拦着,不让她掉下去。

    进了洗手间,她小眼神闪烁:“干什么啊?”

    “你知道的。”

    门没关,一会儿就传出林满月的喘息声。

    时快时慢,时重时轻,撩人心境~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林满月软成了一摊泥,被他抱着放上床。

    累了,也管不了儿子在婴儿床里,有没有睡好了。

    因为那一通电话,林满月说好跟好友见面的时间,又往后推了一周。

    约出来的那天,林满月走出大门,脚都仿佛踩在云朵上。

    路不软,是她的腿软。

    每天!每天!每天!everyday!

    索性,大姨妈来了,变相地救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