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373章 关你屁事!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怀孕的事情,没有公布,但亲近的人都知道。

    大家都在等待着小宝宝的降临,干妈都自封了。

    可是,满月却被带走了!

    米安说着,开始难过。

    刚刚在那群人面前的勇敢,不翼而飞。

    还是有点怕盛三少的,但为了好朋友,还是要来问。

    满月那么好,一定不会出事!

    “管好你自己。”

    盛韩轩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没人敢拦,米安也是不敢的。

    徐磊带着罗颜晓,从那边追过来,一左一右走在盛韩轩身后。

    那怎么可能会是普通的秘书,秘书一般是不会跟着盛三少出席这种地方的。

    有幸见过盛三少的秘书,比学校里的年级主任都要严肃,但是她们的工作效率很高,是属于干练型的。

    为什么米安那么生气,因为这个罗颜晓,照着满月来打扮,却是走得花枝招展的路线。

    满月平时不这样,米安觉得罗颜晓是在侮辱满月。

    章东来终于是跟那群找他商量事的老总说完了话,赶过来时,盛三少已经走了。

    只留下,米安一个人在这边生闷气。

    自从林满月离开,这小妞跟任佳期也像是被带走了灵魂。

    这种活动,基本上都谢绝不参加了。

    今天好不容易把小妞带出来,多多加入人群,提前不知道盛三少也会来。

    “章东来,你跟我说,满月一定会回来!”米安咬着后槽牙,说着像是愤恨,其实是她的期望。

    “必须回来,林满月那么聪明,只有她玩别人的,没有别人能玩她的。”

    章东来把林满月吹上了天。

    事实也不假,林满月是她们三人中最聪明的一个。

    至于秦双姝那种女人,经心经营那么多年,亲情牌和苦肉计都用上了,只要是人都得栽下去。

    听到章东来这么说,米安心里才好受一些。

    章东来是她的精神支柱和依靠,她要相信他说得话。

    盛韩轩带女人来参加宴会,不仅本市的人知道了,国外的项家也知道了。

    当然,林满月不知道。

    一切跟林满月过往历史有关的事情,都不勒令禁止向林满月提起。

    室外有点起风,林满月在屋里带孩子,亲力亲为,不需要保姆来动手。

    上次离开三天,是逼不得已。

    室外,项以轮和项老爷子相邻而坐。

    脚下踩着软软的草地,桌上的香味浓郁的咖啡。

    “时间,真是一面好镜子。”

    项老爷子把手机收到的信息,递给项以轮看。

    照片信息,都是盛韩轩身后跟着罗颜晓。

    还有几张是,罗颜晓跟米安怼的时候拍下的。

    计算林满月回到老头子这边来了,老头子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对于这些评价,项以轮不做评价。

    项老爷子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爱情又是什么呢?只有父母长辈,对子孙后代的爱,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项以轮还是不做评论。

    一般情况下是在盛韩轩身边见不到女人身影的,他们回来了,盛韩轩身边就来了女人,演得。

    演给老头子看得。

    目的就是为了把满月救出去,所以,项以轮没有告知他老爹真相。

    “娇娇跟你提到的遗产,我是打算把自己的一部分给她,公司的所有都是你的。”

    项以轮还是沉默,钱是重要。

    但对于不缺钱的人,给她钱她是不会快乐的。

    给满月再多的钱,还不如让她回到盛韩轩身边,来得好。

    跟老头子说这些没有用,项以轮也没打算说。

    “之后,你再给她物色一个优秀的男人,能够照顾她后半辈子的。她的孩子呢,就做我们项家的人。”

    项以轮不得不插嘴:“满月她同意了吗?”

    意思太明显,盛韩轩的儿子,从小生长在项家,按照老头子的计划,以后满月再嫁人,也不会跟着妈妈一起嫁,而是生活在项

    家。

    “她会同意的。”

    项老爷子说得笃定。

    只要消除记忆的手术一做,连曾经是叫林满月,或者是自称为韩轩,都记不住了。

    到时候,是一个崭新的人,跟她说她是项娇娇,单身没有生过孩子。

    也就,不会为了孩子抚养问题,来跟他来吵闹了。

    妈妈哪有不要自己孩子的,忘记了不就行了。

    生产也是顺产,没有剖腹产留下的刀口印。

    项以轮追问:“怎么会同意!满月她即使忘记了盛韩轩,孩子她怎么可能忘?爸你不要把满月逼成那样,她是姐姐唯一的女儿!

    ”

    “天底下,有几个是会真心实意对待继子和继女的?到时候满月有了新的家庭,也会再有孩子,这个孩子带到那个家庭,就会是

    多余的!留在我们项家就不同了,他会是我们项家的宝贝。”

    “……”项以轮看着他爸,不愿意说话了。

    这是以偏概全吗?

    是真心为了满月跟孩子好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得不对吗?”

    “如果满月再婚,你还可以把孩子送还给盛家。”

    “绝对没有这个可能!你也别打什么歪主意,孩子就是我项家人!还有你的婚事也要抓紧了,你是满月的舅舅,拖到她后面成家

    ,像什么样子!”

    在满月的这件事上,老头子都如此固执和强势,他的感情问题更不想说。

    没再陪着老头说话喝咖啡,项以轮进屋了。

    走到客厅,孩子在婴儿车里睡着了。

    看小家伙的样子,睡得很安稳。

    小鼻子小眼睛的,整个跟盛韩轩一个样子。

    压低了声音,项以轮说:“睡着了,就放床上去吧。”

    林满月翻着白眼:“关你屁事!”

    项以轮:“……”

    持之以恒的敌意,项以轮只好耐心劝:“床上好睡一些,我看你也瞌睡来了,干坐在这里做什么。”

    “你很闲啊,我要你来管,管你自己的爸爸去。”

    林满月不屑,推着婴儿车走了。

    这一幕,刚好落在进门的项老爷子的眼里。

    舅甥两一见面就吵。

    不对,是她单方面的吵,做舅舅的都让着她的。

    老头子过来安慰似的拍了拍项以轮的肩膀:“过一段时间了,就不会这样了。”

    “为什么要过一段时间,不会这样?”
小说推荐